做着(1 / 1)

香儿把风衣披到太后娘娘身上之后,这次是彻底的离开了,因为他是这次去给太后娘娘的衣柜整理衣服去了,衣柜里面确实有很多衣服,可能都是夏天的衣服,现在都是穿不着的,于是香儿细心的把每一件衣服都叠了起来,然后用一个包裹给包了上来,然后又把秋天的衣服拿到柜子里面,一件一件都被刮起来了。

因为他知道太后娘娘是有一个习惯,就是衣服不喜欢叠在衣柜里面放着,他喜欢一件一件的,这样衣服才没有褶皱,穿上去才会比较好看,所以香儿脑子里就紧紧的记着这件事情,然后把所有的衣服都一件一件的挂起来,而且还按颜色深浅的顺序排列起来。这样看起来才算是比较整齐的。

叶正寒陪着苏回在屋里面说了一会话之后,停了一会儿话之后,接着还往床上一躺便有一些困意,虽然刚刚是喝了些茶来提神的,可是一躺到床上去之后发现马上又有那种想睡的**,可他还是强烈控制着自己。因为他知道回儿现在睡不着,回儿肯定特别想和自己说话,如果自己又睡着的话,那回来岂不是又要一个人了。

可是苏回又不是瞎子,他在旁边就能够看得出来叶正寒肯定很瞌睡了。而且有好几次说话的时候眼皮子都已经合上了,实在不愿意看她强撑着的这个样子,于是苏回便我说话了。

“皇上,您要是困的话就再睡一会儿吧,我没关系,我可以在旁边陪着你,也不用非得强撑着精神陪我说话,那样你肯定特别累的。赶快躺下休息一会儿吧,我知道你刚刚喝了些茶可能查,也没有什么大作用的,只是短时间内提神醒脑而已。”

看来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苏回的眼睛,但是皇上这次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叶正寒现在真的是快睡着了,也是点了点头,然后钻到被子里面就直接给睡着了,一句话都没有说。

苏回很心疼,知道他为了陪自己很累很辛苦的,所以只能看他多休息一会儿。虽然叶正寒不陪自己说话,可是他可以跟孩子说的话,毕竟孩子现在睡着了,他可以享受的,对孩子说自己想说的话对孩子畅想他们两个以后的未来。

而且因为现在天气冷了,屋里面也比之前冷多了,所以这次盖的是特别厚的被子,而且孩子的襁褓里面也都是全部都是棉花的包裹的好好的,因为苏回害怕孩子着凉。小孩的身体都特别的脆弱的,所以一定要保护得好,有些家长在这方面一定要上一点心。

所以有的时候,如果真的就害怕自己的孩子穿的不够厚,于是苏回在襁褓外面再盖上一层被子。当妈的真是害怕孩子生病,因为他们生病,虽然是孩子和她说过父母的心也跟着很难受呀。毕竟那可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

就到了下午叶正寒还没有睡醒呢,太后已经打算来苏回的宫里面,而且太后已经让香儿弄好那些了全大补汤,而且还用东西包裹起来,就是害怕它太凉了。不过好处就是太后和苏回的宫里离的很近很近,其实走路只有5分钟就到了,汤如果包裹着的话应该不会凉的很快的。

走到这宫里的太后发现这宫里里面静悄悄的,也没人说话,所以太后就算走路也是轻声细语的,然后走到苏回到宫里发现苏回已经在床上坐着看叶正寒和苏回和孩子在旁边睡得可香了呢。苏回看见母后过来了,便小声的向母后问好。

“好了,回儿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床上躺着吧,看见他们两个睡得这么像我,这样都不好意思大声说话了,这是我让香儿给你带回来的是全大补汤,香儿今天特意熬的,可好喝了。而且已经查过书了,说这里面每一样对孕妇都是身体很好的,没有任何副作用的,所以我们就拿过来给你喝,现在还是赶紧趁热喝吧。”

说这句话之后,苏回就是一下去厨房里面拿了一个勺子过来,然后又拿一个吧,把这些倒在碗里,然后端给了苏回。

“真是谢谢母后和香儿了,不过您回去休息好了吗?臣妾这心里面总是感觉很不安,能让你整宿整宿的陪的臣妾,真的是太过意不去了。”

“哎呀,这有什么?又不是你一定要让我在你身边的,是我想陪着你的,因为我觉得寒儿虽然在旁边,可是她有时候不是很细心。所以觉得还是需要有我在旁边陪着你,也不用说的太客气了。筷子汤趁热喝了吧。”

苏回说这句话之后便把碗筷递给了苏回,这趟确实还是要红了,于是苏回就在床上捧着喝。起来确实是特别的好,喝到第一口的时候眼睛马上就睁大了,因为之前自己从来没有喝过的味道。所以说我一边吃一边喝着肉也是感觉入口即化。

吃之后,苏回整个人都冒汗了,可能也是因为汤太热了,可能也是因为太好吃了,总之和母后的表现是一模一样的,然后母后就递过去一个纸巾,打算给他擦擦脸。

“你看咱们两个简直是一模一样,我喝完这个汤之后也是猛的,一下子就出汗了,快给擦一下。怎么样?我说这汤好喝吧,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意思,刚开始像和我说的我还很不幸的,不过现在我是真的相信了。”

母后还是情绪的,苏回也跟着应和着点了点头,真的是太好喝了。

“母后不得不说这汤熬得真是好,那这肉入口即化的都不用交了,而且这汤也特别的肉,虽然闻着很香,可是一点都不腻呢,真的是太好喝了。看来你吃起来也是很幸福的,我们两个人真的太好了,遇到了环儿萱儿还有香儿这么好的丫鬟在咱们旁边伺候,真是感觉三生有幸呢。”

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个就同时笑了起来,这声音也是很小的,可还是把旁边的叶正寒给吵醒,不过他有可能是闻着香味起来的,毕竟这汤这么香。

“晚上你醒了呀,是不是我们两个刚刚说话太大声把您给吵醒了?”叶正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发现母后已经在旁边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