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1 / 2)

“看来姥爷的厨艺还是略胜一筹。”

“当然啦,我可是象棋的资深爱好者。你叔叔他肯定是赢不过我的。”

“叔叔阿姨是已经去公司了吗?”

“对啊,说公司有点紧急事情要处理,两个人没吃饭就出家门去了。”

“今天是周日,你们两个打算干什么呀?”

“对啊,今天是周日干点什么呢?”

“林漆,你打算今天干什么?”

“我感觉头发有点长了,一会儿吃完饭想去剪剪头发,头发已经一个月没有剪了。要不你陪我一起去?”

“你剪个头发还要人陪啊?理发店离家那么近。”

“关键是你也可以换一个头型呀,你这个头像太小孩了,毕竟也是高中生。”

“我这个学生头怎么了?难道不适合我吗?”

“适合你倒是适合你,但是跟你的年龄不符合。”

“姥姥你看林漆整天说我。”

这个时候姥姥发话了:“林漆怎么成天和若雪拌嘴呢?”

“姥姥这不是拌嘴,我觉得他确实需要改变一下发型了,您觉得呢?”

姥姥仔细的看了看若琪的头型,还点了点头:“对啊,若雪要不你就跟阿漆一起去,换一种发型,换一种感觉。”

“那行吧,”若雪思考再三之后说。

“行,那就别说话了,赶紧吃饭,吃完饭你们两个去剪头发。”

吃过早饭之后,若雪穿着睡衣就要出家门,被林漆给拦住了。

“你干嘛呀?你穿着睡衣就出去?”

“不是说去剪头发吗?走啊。”

“那你不换衣服了吗?”

“离家这么近还换什么衣服呀?走吧。”若雪说完这句话便打算开门。

“你先别走,你去镜子看看你自己这个样子多邋遢,赶紧去楼上换一身漂亮衣服。”

若雪拗不过林漆便被他弄到楼上去换了衣服,上楼的时候若雪还说。

“不就剪个头发嘛,哪那么多事儿?”这句话被林漆给听到了。

“其实我是这么想的,咱们剪完头发可以顺便去约个会。约会你不得穿好看点吗?”

“醉翁之意不在酒呀,我说怎么剪个头发还这么多事儿。”

“那你要是不想去的话也行,那就穿着睡衣去剪头发,剪了头发然后就回来。”

“别呀,既然你都提出来了,总不好意思拒绝你对,我马上去楼上换衣服,你等会我。”

其实若雪听到林漆说要去约会的时候,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所以这次穿衣服若雪比之前更加谨慎,站在衣柜前拿了好几套衣服来回试。后来终于选定了一套,就觉得好像还缺点什么,坐到梳妆台前化了个淡妆。

等若雪的时候,林漆已经坐在沙发上开了一句游戏。林漆的游戏打了半个小时,若雪换个衣服化个妆也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

等到林漆终于等得不耐烦,准备喊的时候,正看到若雪从楼梯上走下来。那一瞬间林漆其实是有点被惊到了,因为第一次看到这么精致的若雪。

“走不走?”

“走。”林漆才缓过神儿来。看到姥姥姥爷在厨房里收拾东西,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便出家门去了。

“我今天好看吗?”

“好看呀,你哪天都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