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心(1 / 1)

“你这么一说,奴婢突然想起来了,在家里的时候。老夫人整天陪你在院子里面玩耍。可热闹了呢。”

“对呀,最近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是想回家里边看看,可是皇上又不在宫里,得不到他的允许,自然是不能擅自回去的。进宫这么多年了,也只有两次回过家里而已。”

“娘娘您就别想了,越想肯定是会越难受的,等皇上回来了你和皇上说一声,说不定皇上心情好兴许就答应了呢。”

“所以呀,我倒是盼着皇上赶紧回来呢,我也想出宫去看一看,这宫里太闷了,就能想出去散散心。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在这宫里过一天就感觉和过一年一样漫长。”

不只是伊嫔,估计很多妃子都有这种感觉,可能你刚开始享受到荣华富贵的时候是很开心的,可是时间长了之后就会发现人都会变得非常的麻木,毕竟在这深宫里规矩很多,也没有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做,所以整日便觉得无聊。甚至有时候会有一种虚度光阴的感觉,可是又哪里也出不去,只能在宫里呆着。

“看来娘娘真的是该接触一些新鲜的玩意儿,是真的应该出宫去,散散心啊,如果皇上这次出去微服私访,带上你就好了。也可以让你出去看看。”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皇上这次微服私访哪个妃子都没有带嘛,就一个人出去了。”

“据说是这样子的,说皇上怕麻烦还要照顾他们,所以便只带了两个随从就出宫去了。”

后宫的妃子怎么怎么肯定也想不到皇上会带着苏回一起出去,毕竟他也可是只是个刚进宫的不起眼的小妃子而已。

皇上走之前嘱托了李公公,让他一定贴身伺候好太后娘娘,所以整日里公公便在太后娘娘的门口守着,无论去哪也跟着去的事,做到了皇上的嘱托。

这深宫怎么可能一直平静下去的只有即使平静也只是短暂的平静,而私底下不知道该怎么波涛汹涌。这不突然就听说有个妃子跳井死亡了。

“太后娘娘不好了,听说蓝嫔跳井死亡。”小太监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向皇后娘娘禀报,而且也慌慌张张的。

“蓝嫔跳井死亡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回太后娘娘的话也是刚刚有人经过井口打水的时候发现这井里有股臭味,后来才发现。”

“这蓝嫔怎么就想不开跳江死了呢?赶快找几个人去把后事给处理一下,让他走的安心一点。”

太后娘娘竟然能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妃子做到皇后,然后再坐到太后的位置,自然有它的道理。这深宫中的勾心斗角,她现在也明白的很,所以对这件事情也是见怪不怪了,只能为这件事深表痛心了。

“李公公这蓝嫔是什么时候进宫的?”

“回太后娘娘的话也就是上次选妃而已,大概是4年之前。”

“也就是说蓝嫔已经进过4年了。”

“准确的说是这个样子。”

“怎么在宫里4年了都还没有适应过来呢?看来还是适应不了这宫里勾心斗角的生活。死了也好,死了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到天堂去可能稍微快活一些。”

“太后娘娘所言极是。”

自然是会为蓝嫔的事感到痛心的,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找人去处理好他的后事。

有些人会因为他的死亡而感到十分的伤心,甚至痛不欲生,但是有些人则可以当做没发生一样,就像一片树叶从树上落下来一样正常。

这宫里的人早就已经看到了生死对这种事情麻木了。

“李公公皇上出去几日了?”

“回太后娘娘的话,今天是第3日。”

“第3日这时间过的也真是够快的,估计皇帝马上就要从宫外回来了。也不知怎的,自从上了年岁之后,也感觉这一天过得比一天快了,而且这晚上也总也睡不着,早上又很早就醒了。”

这就是老年人的症状呀,老年人就是觉比较少,睡得晚,起得早。

“太后娘娘用不用奴才去太医院的人过来给您把脉,然后开一些养精蓄锐的方子。”

“不用了,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要什么养精蓄锐呀,我就求着每天能睡上几个小时,就不错了。有时候就躺在床上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在宫外苏回当然很快活了,这里没有规矩可以约束住他,所以他每天过得很开心,而且也没心没肺。整日就是让丫鬟们陪着她出去逛逛街买买东西,然后回来吃饭睡觉,虽说每天在重复一样的,是想但是苏回也不会觉得无聊。

因为对于他来说相比于在宫里的生活和在宫外的生活显然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他更倾向于在国外生活了。

“张耳,朕这是出来的第几天了?”

“回大人的话,今天已经是第3日了。”

“这三日过得真快啊,感觉就像一天一样,过几日我们是不是该回宫去了?”

“是的,大人,再不回去的话,太后娘娘估计就要担心了。”

“是啊,该回去了,这家国外玩的时间也够长了,可是回去的时候,该怎么把小姐给带回去呢?”

“要不咱们就兵分两路,让张博护送您的马车在前面,我护送的小姐还有两个丫鬟在后一辆马车,错开时间段进宫里,这样估计就没有人被发现了。”

“可是宫里的人眼睛都那么尖,真的会发现不了吗?我倒有些担心这个呢。”

“那就这样吧,大人,下午的时候让张博送你回去,然后我到傍晚天黑的时候护送着小姐还有两个丫鬟回去,把他们送到宫门口,看着他们进去之后关上门,我在向您禀告事情。”

“这样听起来倒是不错,真心的希望到时候不会被发现。如果没发现的话,他岂不是会成为后宫所有妃子的目标。”

“大人你就放心吧,小姐这么古灵惊怪的,自然是不会被人发现的,况且即使有人发现了,他肯定也不会说实话的。”

“这倒是挺正确的,估计他说谎话也能给瞎说到一边儿去。不会让别人起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