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1 / 2)

于是一大帮人去楼上,打起了电动。周宁表现得好像比栗子还熟悉这个家的环境一样,玩得最投入的当然是周宁了。刚开始路晨和林漆还有若雪也只是在一边默默的看着。后来周宁觉得他自己和栗子打没有意思,便拉上了林漆。其实若雪本来也想玩,可是她突然想起来,今天老师讲的知识点他好像没有完全掌握,便一个人去楼下客厅写起了作业。

而林漆和周宁因为玩得太仔细也没有发现。其实路晨从一开始,若雪下楼梯便知道,只不过当时自己确实不好意思马上跟上去。他以为若雪只是下楼喝点水或者上厕所,没想到过了半个小时还不回来,于是路晨便去楼下看若雪到底在干嘛。下楼看到若雪那么认真的在学习,路晨也不好意思打扰她,连下楼的脚步声都变得轻了许多。以至于若雪都没有发现路晨下楼了。等到若雪学习完打算休息的时候,一扭头便发现,路晨在自己背后默默的看着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下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本来想叫你的,可是看你学习太认真了,不好意思打扰你。”

“你怎么也下来了?”

“我就是觉得楼上太闷了,而且我对电动也不感兴趣,所以下来随便看看。”

楼上了三个人,玩的依旧热火朝天。

“周宁,你这技术不行呀。”林漆嘲笑周宁。

“不是技术的问题,是我刚刚状态不好,再来一局”

“周宁你就别为自己辩解了,你的技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栗子也在旁边添油加醋。

“行行,那等我先去楼下,上个厕所憋死我了。”楼上的房间里理所当然就只剩下了栗子和林漆,空气中弥漫着尴尬。

“累死了,打个游戏看的我眼睛疼。”林漆一边活动脖子一边说。

“那我给你揉揉吧。”粒子刚打算靠近林漆,林漆便马上站起来说:“我下楼了。”房间里只剩下了栗子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原地。刚刚周宁下楼梯的时候也只是匆匆和若雪还有路晨打个招呼便奔去了厕所。

后来林漆也从楼梯上下来了。看到楼下的若雪林漆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忙于打游戏,都忽视了若雪。

“若雪你什么时候下来的?”

“下来应该有一个小时了吧,本来想和你说一声的,看你打游戏那么认真,没好意思和你说。”

“哎,也怪我刚刚打游戏太投入。”

“没事,打游戏放松放松也很正常,毕竟白天学习很累。”

“路晨,那你又是什么时候下来的?”

“我也是刚刚才下来的,楼上房间太闷了,我又不喜欢打电动,所以就下来透透气。”

这个时候解决完急事的周宁也从厕所出来了。

“怎么一会儿工夫不见,你们都从楼上走下来了?”

“我们就是下来透透气。”

“若雪,你刚刚在学习呀?”周宁看着桌子上的书本。

“白天有些知识点没有听懂,所以只好现在才拿出来写。”

“我对学习的热情,要是有你对学习热情的110就好了,那我现在的成绩应该就不至于这个样子。”

“你上次考试不也有进步吗?从倒数第1名进步到倒数第2名。”说完这句话大家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