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1 / 2)

10分钟之后路爸开车回到了家里,推门看见路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却没有见路晨的身影。

“儿子去哪儿了?”

“楼上洗澡去了。”

“那就行,你没有把我的蠢事和他说吧。”

“本来是想当个笑话给他说的,后来想想路晨听到之后肯定会特别伤心,所以没有说。”

“幸亏你没说吓死我了,我这开车紧赶慢赶的往家里赶,就是怕你说漏嘴。”

“放心吧,不会的。对了,我那两个素菜已经炒好了,就差你那两个肉菜了,赶紧去炒吧。”

“行,你们俩就在那等着吧。”路爸听到路晨没有在楼底下,之后说话声音都比之前大了许多,然后又系上围裙去厨房里做菜去了。

虽然路爸是很久没有做菜了,不过并不生疏。做事情也有条不紊的。路晨洗完澡之后边从楼下走下来了。

“妈,我爸回来了吗?”

“回来了就不在厨房给你炒菜呢。”

“我没听错吧,我爸在给我做饭。”

“你没听错。虽然你爸十几年没有做过饭了,不过年轻的时候厨艺真的了得,所以今天她也要露两手。”

“看来确实很令人值得期待啊。”

“对呀,我都也好几年没有吃过她做的饭菜了。今天能吃到也是一件罕见的事儿了。”

“不过我爸刚才去哪儿了?你回来那么早,我爸妈跟你一起回来吗?”路晨只是无心的一份,但是路妈却表现的比之前稍微紧张一些。

“没有,你爸说他老同学点儿事儿便去他老同学家了,这不才刚回来。”虽然我妈心里很慌张,他也知道说谎其实是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不过善意的谎言对大家都有好处。所以还是佯装镇定,说出了那番话。

“哦。”路晨便坐在客厅上无聊的翻手机看看电视。其实他也想过洗完澡和吃饭中间这段时间用来学习,可是他觉得时间太碎片,然后不利于认真的思考问题,所以觉得还是用这段时间来放松。等到吃完饭之后再集中学习,效率也会比较高。

另一边,林漆和若雪家里两个人也在边下跳棋边等吃饭。往常这个时候他们两个都会去给姥姥打下手,但是今天姥姥说不用,准备饭菜很快,所以两个人就玩起了棋。

不过姥爷倒是今天罕见的去厨房里帮厨。可能也是醒来之后没有事情做,帮姥姥的忙,两个人还能聊聊天,挺好的。

客厅里林漆和若雪下跳棋下得不亦乐乎。好像若雪对一切棋类的游戏都很感兴趣似的,围裙玩的也好,五子棋玩的也好,跳起同样也不差。相对于来说林漆就略微逊一点了。从现在的棋盘上看,再从两个人的表情上看,显然是若雪占上风,林漆处于劣势。

不过林漆也不是那种轻易就认输的人,林漆皱着眉头在思考下一步棋该怎么走。虽然只是个游戏,不过两个人却玩的很带劲。若雪倒是一脸轻松的样子,像是胜券在握一样。

“林漆你这一步棋都走了5分钟了,能不能下了?”

“要有耐心好吗?我这思考着呢。”

“你思考的这时间我都光想睡着了。”过了两分钟之后,林漆终于下了下一部戏。若雪看到林漆棋的走向,便知道这把稳了。反倒是若雪下下一步棋的时候,林漆显得尤为紧张,不过旗子一落定,于是便非常的明了若雪赢了。

“耶,我赢了。”

“好吧好吧,我承认你比我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