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1 / 1)

虽然大家都是那种比较放松的状态了,而且可能也觉得英语没有什么好检查的,所以干脆就在桌上趴着,或者就一直盯着自己的闹钟。就是希望可以早一点下去。

“还有最后10分钟了,你们赶紧检查一下自己的答题卡有没有涂错选项之类的英语,有一的很大一部分的分数都在答题卡上,所以一定要检查仔细。最重要的就是考好。”

其实最后几张答题卡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毕竟真的有一半的分数都在一张答题卡上。

校园里面他们还没有结束考试,但是姥姥姥爷已经从植物园回来了。而且在回家的公交车上。

“老伴儿,咱们今天走了一天,你累不累呀?”

“还行吧,也不是很累,比想象中的好多了。看来这确实该锻炼了,每天出去散步,感觉体力也没有很好的样子。”

“我也是啊,可能是因为最近在家里吃的多了吗?感觉体力没有之前好。”

其实不是因为运动多少和吃了多少的问题,是因为他们年纪大了,体力当然会没有年轻的时候好了。但是老两口能一块来植物园逛一起坐公交车,就说明体力还是比绝大多数的老年人都好的。

“那今天晚上吃什么呀?”

“今天晚上咱们就吃凉面条吧,这么热,你也累了,回来就不用做饭了,咱们就吃凉面条,多简单而且还好吃,夏天还解暑。”

“行吧,那就吃凉面条吧,反正也很长时间都没有吃过面条了。”

姥爷是因为心疼姥姥才说这话的,毕竟差不多在植物园里逛了多半天,而且来回坐公交车有很折腾,肯定会消耗大量的体力。关键做饭也不是一个非常轻松的活。

“也不知道孩子们在学校考试考的怎么样,现在应该结束了吧?”然后说完这句话之后,姥爷看了一眼手表,发现在下午5:00了。

“结束了,应该4:30应该就结束了,估计现在他们正在吃饭呢。”

确实因为这两个小时4:30考完之后,他们就背着书包去食堂里面吃饭了,吃完饭之后,回到各自的班里,把书包放在相应的位置,然后一块去打乒乓球去了。

其实考完试,最需要的就是放松和发泄自己的情绪可能前两天考试的时候一直在隐藏自己的那些话,但是现在就释放出来。

“哎呀,我真的不会打呀。”

“你别怕,我们这几个不都在旁边教你了吗?你就大胆来就行了。”

“我还以为听到他这边没人了,没想到就算他这么多人啊,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呀,谁看你呀,来就得了。”

这局是周宁和若雪打,而且林漆在旁边很耐心的教着,是最简单的,就是一个球一个球,发慢球。

“你看吧,是不是还挺简单的?如果你这个球发慢的话,它的路线就清晰了,落到哪个位置你就跑到哪个位置去接就行了。”

“这应该是最简单的了吧。”

“当然了,你这个新手当然应该学最简单的了,要是真的快球的话,你肯定都看不清了。”

后面的半个小时里面,他们几个人还玩的挺愉快的,若雪也没有像之前一样那么放不开了。倒是冰心好像比若雪显得更有天赋一点,适应的比较快。

“行了,你们几个人打吧,我去楼上找她去了。”

“对了,还忘了问你了,你想好了没有啊?”

“想好了呀,就接受帮忙呗。不和你们多说了,我刚才上楼去了。”

然后就是他们4个在这还要兴趣的打,路晨就上楼去找所博凡去了。其实啊,所博凡也从来没有想过路晨会去找他,当时他在班里面和同学们说话呢,他想的是等一会儿自己收拾清楚,去楼下找路晨。可没想到路晨就走上来了。

“所博凡门外面有人找你?”看见路晨站在门口的时候说无法心里可开心,脸上洋溢的都是笑容特别的明显。

“你怎么来了呀?我还说一会下去找你。”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笑容,而且还是想着路晨跑过去的。

“我吃完饭没事就让他找你了呗,况且不是说今天要告诉你答案的嘛,当然会准时的过来了。走吧,去操场走一走?”

“好呀,反正闲着也是没有事情。”

他们班的女生看见所博凡和这样一个男生一块走,感觉还是挺美好的从背影上看上去两个人就是最萌身高差,而且男生长得帅,女生长得漂亮,

“哎,刚才来咱班的那个男的是谁呀?是来找所博凡的吗?”

“对呀,应该是他同学吧,我也不知道,反正之前好像见过,但是不记得。”

“那不是路晨吗?你忘了咱们学校篮球队的那个打篮球特别帅的那个。”

“哦,对哦,想起来了之前还在楼下看过他篮球比赛了我这几。不过他为什么会来找所博凡呀?难道他们两个认识吗?”

“谁知道呀,我也好奇,所以才来问你的,不过他俩从不谈恋爱了吧。可是之前也没见他来咱班呀。”

“行了,你就别八卦了,管好自己得了,还有空操别人心思,你的成绩还是应该赶紧提上去。”

那个八卦的人就很识趣的走开了,毕竟在背后这样说别人也是不好的。

“你想好自己的答案了吗?如果没有想好的话,我还是可以继续给你时间。”

“当然想好啦,如果我从来找你就说明我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案了,如果我不来找你等着你去找我,那可能就是我还没有想好。”

“好吧,你先别说,等我们到了操场再说吧,我感觉现在有一点点忐忑,我可不希望听到什么坏消息。所以还是等会再说,让我酝酿一下我的情绪。”

“你也太搞笑了,难不成我拒绝你还会哭吗?还是会怎么样?”

“这么大的人我肯定不会哭了,只不过我需要给自己做一个心理准备而已。被人拒绝很伤心的,不过说了你肯定也不懂,因为你肯定没有被别人拒绝过。”路晨就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好了,我的情绪酝酿好了,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