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1 / 1)

叶正寒在刚刚的那段时间里,真的睡得很香了,因为好像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睡这么香过,况且刚刚睡的真是特别特别的满足。而且完全是没有那种要被吵醒的感觉,睡的可香可甜美了。

可后来可能是因为睡的时间够了吧,听母后的和苏回说话的声音之后,他便赶紧起来了,可能也是因为闻到这汤的香味儿了,这糖一端进来之后整个屋子里面都是香味儿。看见母后在自己旁边叶正寒首先是有一些惊讶的,不过后来想想也挺正常的,毕竟母后肯定是要过来陪苏回来的,也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的。

“皇上你醒了,是不是我们刚刚把您吵醒了,要不您再接着睡会儿吧,可能刚刚我和母后说话的声音有点大了。”苏回的本意是想让叶正寒再多睡一会儿呢,因为他昨天熬了夜怎么能不辛苦呢?所以出于本心只想让他多睡一会儿。

“没事的,我感觉通过刚刚我已经睡够了呢,刚刚睡的真的是很香吗?好像把昨天亏空的精神都给补回来了,不过,之所以想可能是因为这汤的香味把,好鲜美,这是什么汤呀?”叶正寒一边说话一边就正常坐起来看了看苏回碗里的汤,感觉内容还很丰富的,因为她看见了肉。

“皇上,您可真是有福啊,我把这汤给回儿端过来尝鲜,你就睡醒了,不过这汤还是香儿做的呢,内容可是很多的有很多的肉类,而且这肉真的是入口即化,你要不要尝一口呀?”苏回形容之后便开始诱惑叶正寒了,把碗端在他的嘴边来回晃悠,就是希望他可以尝一口。

怎么会有人禁得住美食的诱惑呢?所以还感觉自己已经在咽口水了,所以就连忙点了点头,希望苏回让他尝一口喝一下。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喝一口吧,明显的你就是一直在诱惑我,希望我尝这口汤,不过我也真的想喝呢,刚刚听你形容了之后感觉这嘴里边都已经在咽口水,快让我尝一口。”

叶正寒说着谎话,只好说话就马上给他舀了一勺汤里面还有鸡肉,真的是入口即化的,叶正寒喝了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而且肉真的是特别特别的鲜美,完全没有鸡肉的那种腥味,处理的特别特别的好。

吃完之后一脸沉醉的表情,真的是把旁边的母后和苏回笑得合不拢嘴了,真是太夸张的表情,而且也是第1次看见叶正寒做这么夸张的表情,自然会感觉很惊讶的。

“现在皇上你也太搞笑了,我还第1次看见你做这么夸张的表情呢,不过还不错呢,感觉以后您就应该这样放开一点吗?像我整天乐乐呵呵的,手舞足蹈的多好呀。不过后来仔细想想您是皇上,作为皇上怎么这个样子呢?好像一点都不端庄。”

“好了,回儿你就不要在嘲笑我了,不过这汤真的是很好喝呢,母后还有吗?我也想要再盛一碗,如果没有的话就算了,就留个回儿吧。”

母后听了之后赶紧让香儿又去旁边舀了一碗,自然不会只做一碗的量了,做了好多就是希望留给回儿补身子,如果他喜欢的话,以后每天都可以给他煲这么好喝的汤。

“既然有了回儿的怎么可能没有你的,那你净说一些不靠谱的话呗,我让香儿给你盛了一碗,你也赶紧趁热喝吧,说实话你还真有吃的福气呢,这趟真的是刚端的回儿到嘴边你就醒过来了。”

叶正寒说这句话之后,把汤递到了叶正寒的手里,叶正寒和苏回两个人一起倚在床边,一口一口的喝着汤。美味到他们两个人好像都不想说话了呀,只是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而且还吃着肉。

“看你们两个人吃饭的样子是真和谐,又感觉特别的美好,如果你们两个以后要经常这样不拌嘴的话,那日子肯定又平静了许多,不过后来一想如果你们两个不拌嘴的话,那我生活中的乐趣岂不是少了很多,所以你们还是得维持之前的样子。”

母后这话真的是先夸他们,然后又打一巴掌,不过苏回和叶正寒当然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在忙着喝汤呢。两个人现在正在想两个小孩子似的,好像好像好长时间没有吃过饭一样,对那饭觉得又好吃又特别珍惜,好像有点不舍得喝呢。

“我这汤太好喝了,我还有点不舍得喝下去。”

“回儿你说什么话呢,咱可不能说这种话以后想和我让香儿经常给你做,可不能说这种话,想吃多少咱们就做多少块呵。趁热喝还有呢。”

母后说这句话之后苏回便点了点头,然后又大口的喝了起来,这汤趁热的时候还特别的好喝,而且喝这个出汗的话会感觉身体好像通透,我觉得就像你运动完吃过饭一样,像排毒一样。

苏回和叶正寒在旁边喝汤的时候,母后也在旁边小声的和他们说这话,就是还把孩子给吵醒,其实母后后来主要是想看看孩子,可是因为现在孩子在里面吗?没有看不着,所以只能在外面坐着。

母后还想着他们两个人赶紧喝完汤之后把孩子给抱出来了呢!母后也想抱一抱这个孩子,毕竟自己的小孙子抱到手里边真的是不愿意撒开。就想一直在怀里面抱着。

“行了,你们两个就赶紧喝汤吧,喝完汤之后把你紧紧把孩子给我抱出来,我还想抱抱我这个小孙子呢。真是一天都离不了他的感觉,这打一会没抱他,就感觉太想念他了,所以就带点汤来找你们了。虽然来你们宫里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给你们带吃的,是想看看我的小孙子。”

母后说这番话之后,苏回和叶正寒也都喝完了,不过叶正寒立马就做出了一副撅嘴的表情,意思就是觉得母后太偏心了,怎么能这个样子呢?喜新厌旧。

“母后你也太偏心了,明明你说过孩子出生之前,你是最宠爱我了,可怎么现在孩子出生了之后,你反倒最宠爱他了吗?真是太让人伤心了。您说呢?皇上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