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1 / 1)

看着自己旁边的两个人睡得那么香,苏回便也马上就进入了梦乡了。梦里面肯定都是特别甜蜜的关于他们三个人的故事。

可能也因为叶正寒现在太忙着苏回的事情了,所以都忘了李妃和杏妃其实早就该回宫来了,只不过这几天迟迟都还没有回来。

不过这宫里面倒是也没有人说什么闲言碎语,毕竟叶正寒现在也顾不上他们,所以丝毫没有觉得他们两个人不再有缺少一点什么。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人不想回来,只是因为这路途遥远有一些耽搁了,所以到规定的日期还没有返回公里。

好巧不巧是在李妃和杏妃分别从家走的路上,竟然在半道上相遇了,真的是缘分嘛,总之是太巧合了,因为其实两个人家里面离还是挺远的,可能总的是同一条道路,而且也是同时从家里启程出发的吧,既然能在路上遇见也真的算是有缘分了。

“妹妹你说咱们两个也真是太有缘分了,从家一块过来竟然还都能在半道上遇见,按说我们两个人家离得还是挺远的,而且这路程也不是多么的顺畅,可没想到今儿个竟然碰见了,那便一起回宫吧。”

在家里面呆了这么多天,他们两个人的心态都平和了许多,关于过去的事情好像也都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见面就是特别的兴奋,就好像见了很多年没有见到老姐妹一样,其实也才只有十几天没见而已。

“要不说呢?姐姐我可开心了,在路上遇见,本来我说这路上还很无聊呢,现在有姐姐和我一起走,我总不觉得无聊了。本来其实早该出发来着,可是家里边一直不愿意走,便耽搁到今日再启程,等他们到皇宫里,估计也会忘了时间了,也不知道网上会不会注意的到。”

其实杏妃还是很担心的,因为他毕竟年纪小,胆子小,那还是回到宫里自然会害怕受到皇上的责罚,所以在路上也是紧赶慢赶的。

“哎,没事的妹妹,看来你怕是忘了一件事情,你忘了咱们来之前宫里的苏妃马上就要生产了吧,说明现在孩子已经出生了,皇上肯定顾不得咱们了,肯定在那哄着孩子的,所以咱们两个人不按时回宫里,肯定也没有人说什么。”

其实说这些话,一方面高兴,一方面两个人觉得心里面很心酸,毕竟两个人在宫里呆了那么多年,可两个人不在皇帝竟然没有半分的担心和觉得少点什么东西,证明两个人在皇帝的心中的地位是微不足道的。

可能两个人同时体会到了这一点吧,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个人刚开始脸上是有笑,那个后来停了没多,一会之后这笑容便渐渐的消失了,脸上流露出一种特别可悲的表情,看来他们是感同身受的。

“没事的,姐姐别想那么多了,皇上能顾的咱们才好呢,在这宫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多好,也不至于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要你心中放下一切都是好处的,况且宫里面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只要你不出什么乱子,这个供养自然都是很长时间的。

所以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毕竟在宫里的生活肯定是要比在家里的生活是更加精致的。所以有得有失可能失去的就是皇上的宠爱吧。

“那姐姐要不要坐上我的轿子啊?这里面的坐垫还是我娘来之前亲手给我缝的特别特别的软,姐姐可以坐下来,这样咱们就可以一同说话了,要不然我一个人在这里面很闷。”

杏妃年纪尚小嘛,所以自然是比较喜欢热闹的,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来说自然好无聊呀,而且还碰见李妃了,肯定会让他一起过来的。李妃听见妹妹这么说,自然也没有什么要反驳的,于是便就坐了上去。

这一路上他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的分享在家里边很多新鲜的事情,因为他们两个人是属于不同地方的人,所以地方的风俗习惯自然也就不一样了,在家里面可能经历的事情就不一样,所以两个人有好多要分享的,有好多话要说。

每一个人看的时候就是他们两个人都很不舍得离开家,虽然都很舍不得啦,这次回家的机会也是偶然才得到了,要不然在宫里不知道多少年才能碰到一次回家的机会。所以对于这个节目,她们两个人真的是既珍惜又不舍得走。

现在想想宫里的妃子们其实也挺可怜的,虽然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可背后藏的都是心机和别人的暗算,生活的自然是不安生了。心里面不安稳了,在外面享受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可有些人不是这么想的,有些人自以为自己可以受得了宫中的一切的人情世故,只希望自己过上那种好的生活,可能是因为之前穷怕了吧。

“姐姐你知道我这次来宫里之前我可不想走了,因为觉得好不容易才回到家里一会,真的就想赖在家里不走永远不进皇宫了,可现在想又不太现实,万一到时候皇帝要抓我们回来,那岂不是连家里的人就连累了。我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而连累我的家庭。”

女人们都是比较敏感的动物,尤其是对于感情很细腻很敏感,提到分离自然都会特别的难受,而且还是和自己最亲密的家人,就更加的难受和心酸。可也没有办法,有句话说的好,既然选择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既然选择了进宫,那就得一条路,我会走到底,千万不能连累自己的家人。

“妹妹是不是这种想法呢?可惜我们会有没有回头路呀。总不能因为自己连累家里的人,那就不太好写了,就他说的不过去了,如果家人都没有的话,那还要我留在这世上有什么用啊?”

他们两个由原来欢快的话题突然就变得这么悲伤,确实是有一些让人受不了的轿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低迷了许多。可幸好外面经过一段很热闹的地区,所以两个人便都掀开轿子的门帘看了看。

也算是打破了屋内那种低迷的气氛。两个人都被外面的景色给吸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