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扰(1 / 1)

其实他们两个人在心里都是特别惦记对方,特别害怕对方生气的那种人,因为他们觉得吵架。真的是很浪费时间,很浪费感情的一年,很快他们好不容易才遇到,为什么每天都要从吵架中度过?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他们两个竟然都是心平气和的去说话去讨论。

可是生活吗,总是避免不了吵架的,如果真的没有吵架的话,那可能反而会觉得有些怪怪的,有些时候吵架也是可以增进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让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更进一步的。

所以这么来说吵架是一把双刃剑,就看你怎么对待它和如何处理他,如果处理得好的话,两个人的感情确实是可以通过某一件事情升温的,如果处理的不好的话可能会走向低谷。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之前的事情我会一件一件毫不保留的全部都告诉你的,况且我现在不做已经承认你长得帅这件事情了,之前一直不愿意承认,就是害怕你骄傲嘛?现在承认了以后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

苏回说完这些话之后叶正寒也觉得没有什么,因为其实他之前是可以避开这个话题了,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一直对任何人说我长得这么帅的话,可能会让他变得比较骄傲,而过于注重自己的外表,不注重自己的事干了。可叶正寒心里并不是那种会骄傲的人啊,况且他觉得颜值是父母给自己的,没有理由说因为他而骄傲。

“好了回儿,我明白你心里想什么了,不过没事的,我都理解,你也不用非得说出来的。”说完几句话之后叶正寒就默默的把苏回抱在了怀里面。现在空间都很安静的,她们俩就静静的想着,你享受着相拥在一起的时光也是特别美好。

其实什么话都不说,可现在仿佛都觉得时间静止了一般,特别特别的美好,此刻就想着可以一直依偎在叶正寒的身边,不分开。每次想到要分开的时候,其实苏回想妃都会很难过,因为他不确定到底哪一天,什么时候到。

他之前问过叶正寒类似的问题,让他当时只是觉得不可能,可如果现任真的发生的话,那到时候结果也不知道会怎么样的,毕竟突然到这边也是偶然时间,也是很有可能突然就走开的。所以现在到底结果是什么都还不知道。

苏回知道的就是自己现在在这边过得很开心,完全觉得好像就是没有回家的必要,因为他就一直在这边陪着叶正寒。陪着母后知道最后。

可他毕竟是穿越过来的,到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子又有谁能知道呢?因为这并不是他能决定的审查误打误撞的来到这里,可是现在又想幸福的生活,在这里自然不想带着遗憾离开。总之想起来这件事,苏回就会觉得五味杂陈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回就在叶正寒的怀抱中安静的,睡着了也是还天天说我不说话,而且一动不动,就知道苏回肯定是睡着了,于是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自己就坐在旁边安静的看书。

因为其实他不想去宫里处理那些奏折的,毕竟他也没有几次可以看到苏回睡得这么熟的样子,所以不想错过这个特别美好的瞬间,就一直在旁边坐着陪她。而且看书也其实是丰富自己的一种形式,所以总的来说其实是没有耽误什么的。

叶正寒现在觉得好,孩子和老婆都在旁边睡觉,真好,一家其乐融融的多好。如果她不是君主的话,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妃子,也就不会和苏回之间有那么多矛盾的产生,那么他们现在就可以真正一家三口安安稳稳的在一起。

可是没有如果自己的命运只能选择能投入到这个家庭,就应该不要再抱有别的幻想。现在一个孩子也挺幸福的,虽然他会有那么多妃子,可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些过眼云烟,是他从来不会去的地方他从,去的地方也只有两个,苏回的宫里和母后的宫里。除此之外从来没有去别的宫里的。

这对于苏回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了,因为可以看得出来叶正寒心理只有她,可是对于其他妃子来说就不太好,因为叶正寒他现在心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完全没有其他妃子的位置。所以才非得自然会非常羡慕。

而且坐月子期间有好多妃子就说借口来看苏回吗?想去看他现在状态或者说看看孩子,可都被叶正寒拒之门外,因为他给个理由就是苏回现在休息,不需要任何人来谈。也不需要任何人来拿东西。

说实话叶正寒对那些东西是抱有疑惑的,是这样的东西到底是好还是坏?里面有没有掺杂东西,对于他来说是最重要的,肯定不让他吃别人带过来的东西。所以那些非怎么见不到自然就很不开心的走开了,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回到宫里都是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母后在他们宫里吃过饭之后,便去后花园转转去了,因为其实母后也是一个在屋子里坐不住的人,所以看见叶正寒现在在屋里陪着他,自然也不需要自己了。所以还不如去后花园赏花赏草了,自己之前给苏回的花,他养的特别好,还不如去欣赏一下。

宫里面现在是挺安静挺太平的,没有任何妃子来者是什么,因为都知道这个阶段很重要,无论对于宫里还是对于叶正寒来说对于苏回来说。总之没有一个任何人敢去惹是生非。

况且前段时间有大赦天下就说明皇帝的心情好,如果这个时候要有惹是生非,破坏了皇帝的心情,那后果自然是可想而知。所以现在任何人都不敢去触碰这条线。

苏回现在躺在床上,可能因为今天中午在叶正寒怀里睡的太香甜了,竟然还做了一个特别特别美妙的梦里,他们来到了一个世外桃源,就只有他们一家三口安静的生活在这里。

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会有农耕,可是三个人在一起特别的开心。原来这就是所谓梦想中的生活。很纯粹很干净,也没有别人的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