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活(1 / 1)

反正叶正寒说这句话的时候苏回是一脸懵逼,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叶正寒是怎么想的,毕竟这么私密的事情,这样让他离开才可以,这叶正寒一点动静都没有,还坐在床上。苏回心想在等啥呢!

“我不走,我在旁边陪着你呀,万一你出什么事情怎么办?对吧?孩子又救不了你,所以我在旁边还可以护你周全了。”听叶正寒说了这话之后,苏回整个人就直接吐血,喂个孩子能出什么事啊?除非他想在旁边想占便宜,所以才不想出去。

苏回心想叶正寒这借口找的可真是太搞笑了。但是苏回自然不会放任叶正寒这么做,他肯定会把他轰出去。因为毕竟也是第1次喂孩子,苏回还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在别人面前,他可能会比较的拒绝,其实叶正寒还有一些放不开。

因为这是一些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所以现在心里面十分的没有把握。

“好了,晚上你就出去吧,毕竟我这个是第1次喂奶,我又不懂,又有一些害怕,如果您在旁边看着我的话,我可能就更加紧张了。还是让我先习惯习惯吧,等我习惯了以后,你在旁边看着我喂奶也不迟呀,对吧?”

苏回说这话说就是晓之以情动之以情,也就是希望叶正寒可以离开。而且他现在是真的是有对这件事情的恐惧和害怕的。

“好了好了,既然你都这么说,我还能记住什么,我肯定出去了,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或者其他什么地方一定要叫,我就在外面守着呢。”可能苏回也真的是误解叶正寒了八。毕竟叶正寒真的是害怕他不舒服,不过苏回想多一点也还是有道理的。

“好的,那你就先出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叫你。”

他们说这话的时候孩子已经在焦急的等待着,毕竟小孩儿是没有耐心了,如果你再晚一秒钟的话可能就会哭得比之前更厉害了,所以刚才的谈话只是慌慌张张的,然后带着孩子出门去了。看见叶正寒出门去之后,苏回才面朝里面,把衣服给撩开孩子喂奶。

果然孩子在吃奶那一刻就不啼哭了,特别乖,而且表情还是一脸享受的样子舒服,就看着自己怀中的这个小宝贝,心想着你可是真没有耐心多,等一会都不想叫哭哭闹闹的。

不过一直看着自己的孩子还都觉得十分的可爱,如果孩子一直就是这么安安静静的就好了,其实苏回是不喜欢那些孩子提提裤子。

因为孩子如果经常啼哭的话,会让人觉得很讨厌,因为他总是让别人很不耐烦,而且尤其大人大部分都是没有什么耐心的,听到孩子哭着,就会觉得很烦很烦,可是又没有办法。

“小宝贝儿你可真乖呀,不过也是真的一点耐心都没有了,看来这也是随了我了,一会吃不着奶你就该哭了,以后可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头疼。”因为苏回他这个人就是比较的没有耐心的。所以现在看来这孩子是真随了他了这一点,连等一会儿都不愿意呢。

停了一会,叶正寒也出门去了,发现环儿萱儿虽然已经在院子里面忙忙碌碌。因为喂奶他们又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还不如去院子里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活儿呢,扫扫院子洒洒水什么之类的。

别看这院子每天表面上都干干净净的,其实一扫都是一层灰呢,所以他需要每天打理,而且扫了之后让他撒一点水,要不然整个院子就会很浑浊。尘土都会吸到嘴里面会很不舒服。所以环儿萱儿经常配合的可好了,一个人在旁边扫地,一个人就在旁边烧水烧一瓶,这样下来院子里面也不会有太多的尘埃。

“环儿萱儿你们怎么又开始干活了?看来真是一刻也闲不住呀,和你们家娘娘简直是一个样子。之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真的是特别爱干活,一点活都不能落下。”因为之前苏回和叶正寒出去没有带那么多丫鬟的,所以有好多事情都是需要自己去做了,当然舒服一点也不偷懒,但是他自己该干的活全都会收拾得特别特别好。

“那就当您是夸我们娘娘,皇上不过这事情还是得让我们来做的呀,对吧?如果都没人做的话,那岂不是越来越脏了,所以为了这个宫里面更加安全更加整洁,我们两个人做的岂不是更好。况且其他的弟弟妹妹们还要干别的活呢。我们这也算是帮着分担了。”

因为之前叶正寒给他们安排的,就是只要安安心心的在宫里面服务好苏回就可以了,其他的活是一点都不用做,就像他们之前做饭也是不用他们两个下手的。叶正寒现在才发现啊,他们并闲不住。

“行了,皇上娘娘在里边喂奶,你就在这边站着,你就坐到院子里面坐一会儿吧,这片我们都已经扫完了,没有什么灰尘的可以安静的坐在这边,如果您想喝茶的话,奴婢也可以去给您泡一壶茶过来。孩子喂奶估计还得等一会呢,这小家伙可能是饿了。”

听环儿说这话之后,叶正寒觉得好像很有道理的话,去给他泡了一壶茶,自己打算先静静的在院子里面喝一会儿茶了。因为他昨天是一夜没睡,而且今天也只睡了一个半小时,所以现在精神是有一些撑不住的,是需要喝茶来提提神的。

其他的太监们不是在打扫宫门口,就是在他屋里面的东西,所有的东西每天尽管每天打扫,可是还是会有落灰的地方,而且苏回内心是个特别有洁癖的人,特别嫌脏。所以他们每天跟着苏回,就已经形成了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习惯。

有时候苏回心情好,看他们打扫的特别认真严肃,就会和他们实行一些奖励来激励他们积极的打扫,所以这样之后苏回也是很有心思的。他们也会认真努力的工作,因为喜欢,然后所以就更加想把苏回吩咐好的事情给做好。然后就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好了皇上,你在那边慢慢喝吧,等下我们再去别的地方干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