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底(1 / 1)

“皇上这件事怎么知道?现在连这个都瞒不过你了,本来不打算说的,可是因为疼得实在受不了了,只能找这个借口回去了,你是知道的,我一般都是会在外面闲逛呢,即使在外面冻着也不愿意进屋里去的,可今天实在是忍受不了。”苏回对这句很好奇,明明自己什么都不说出来,叶正寒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还用说吗?当然你不用说就知道了,因为我知道平常你就是一个爱在外面闲逛的人,很少有机会愿意进屋里去的,可是今天主动提出来自然是因为身体不舒服,你不舒服只是不想让我担心啊,不过我也都懂的。所以才这么配合你啊,快乖乖的去床上躺着吧,我给你捏捏就不肿了。”

苏回心想,有这么一个了解自己的人在旁边真好,什么话都不用说,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想要的是什么,真是太让人放心太有安全感了。叶正寒真的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丝毫不会对他产生任何的怀疑。

“皇上你真是太好了,有你这么一个人在旁边,我让他省了好多的力气,有好多话都不用说出来,你就直接明白了。看来您真的是很爱我,很了解我的,要不然怎么弄到这种程度。”

苏回又开始说这些肉麻的话,其实叶正寒也都是懂得他想表达什么意思。不过他对这些肉麻的话都已经免疫了,毕竟时不时的就会说这些话出来。从之前的不好意思到现在听到这句话都不会脸红心跳。

“好了,回儿以后就再肉麻的话,你可不能经常说,因为你经常说,所以现在我对这些话都免疫了呢,我们两个以后要偶尔说,这样才能继续保持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叶正寒说完之后自己都被逗到了,然后哈哈大笑,不过苏回并不这样认为。

因为他觉得爱就要表达出来吗?如果你经常不说话说的话,确实会有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不过在你不说的时候另一半也会产生怀疑,说那个人到底是不是还爱我?所以他觉得会表达出来其实是特别的重要。

“我才不呢,我就要天天说每天说,这样你才能感受到我的爱呀,对不对?我要是偶尔说的话,你难不成不会产生怀疑吗?就会心想这个人到底还爱不爱我,尤其是到咱们俩闹矛盾的时候,所以我就要天天说。这样你就知道我是永远爱你的啦。”

叶正寒说不过苏回,这样也只能听他的,心想这个小机灵鬼可真是把自己拿捏的死死的。这心就完全放在他那,想拿都拿不过来了,而且还是死心塌地的跟着他那种任劳任怨。心想这苏回可真是让人上头啊。

“好啦好啦,听你的,我可说不过你以后什么事情都听你,你这个小家伙可真是让我心甘情愿的跟着你。他从来没有一个人让朕这么愿意跟谁了,你可是头一个。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有什么本事爱呀。”

其实他这句话是在夸手夸他很爱自己,而且自己也特别的爱她。

“好了,皇上别废话,快给人家捶腿吧,真的很肿的,你看看。”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坐在床上撩起的裤管,其实那个腿比之前肿的又更厉害了,而且肉眼可见的浮肿。两个腿站的就是比之前肿了好多,好多也让他看见都很心疼的。

“回儿,在这方面有一直觉得挺亏欠你的,你怀个孩子经历了这么多不容易的事,到现在腿肿的都走不了了。真是心疼你,如果我要是可以替你就好了,不会让你说这么做,只不过你放心吧,以后不会再让你给我生孩子,因为你太痛苦了。”

叶正寒还是那句话,苏回是满心感动的,因为至少也让他明白自己在怀孕期间所经历过的辛苦和心里的那种难受,不过,可能是苏回并不会听他的吧,因为你爱他的话,自然就会想为他生孩子,不过也是适度的。毕竟一个孩子可能会太孤单了,可能会考虑在生第2个。

“好了,皇上没事的,你想想如果我只生一个孩子的话,那他多孤单啊,以后长大了没人陪他的,他是需要有个兄弟姐妹在身边的,所以我会考虑在生第2个的,只不过在这个孩子,出生之后的几年内肯定是不会要的,因为要先好好的陪伴着孩子长大。”

苏回说的话之后叶正寒还觉得也特别的有道理,于是就点点头,然后就坐到床边给苏回轻轻的捏腿,其实刚开始给苏回捏腿他还掌握不好技巧和力度,不过现在已经是熟能生巧,特别会掌握力度技巧。会不费力的,让苏回的腿变得没有之前的那么肿,会让他变得更好一些。

“好,那就听你的,既然都考虑的那么成熟,那我肯定也不能再说什么,毕竟一个孩子真的会孤单,你想想我,小时候就是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这么孤单的长大,其实有时候也挺期盼一个有兄弟姐妹在身边的,但现在显然是不可能了,不过以后可不能让我的孩子让他一个人长大。”

往往父母们会把自己小时候没有受到的照顾,全盘托付给下一个人的身上,就是说,自己小时候没有享受到的事情,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想着,也不能让他缺少母爱或者父爱的关系,让他在一个和平幸福的家庭里长大,这样才会长的特别健全。

其实没有孩子的时候,会想着以后自己要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全能,让他什么都学会,可是现在不这么想了,最希望的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长大,有一个良好的身体就是什么都很满足的事情了。其他的那些都不重要。

看来人的想法是会变的,随着时间的变化,随着所经历人生的不同阶段而变化,这都是特别特别明显的,因为只有当你真正的设身处地的到那个阶段之后,你才会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是什么。事情发生之前,你永远不明白它的意义,所以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可当你真正经历这件事之后,你就变成了当事人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