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象(1 / 1)

中午可真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啊,因为丫鬟们也都进去午休了,主子们竟然也在屋中休息,所以院子里面一片寂静。很少有中午不睡觉的人,因为吃过饭之后就犯困了,而且我们干了一上午活之后也都累了,所以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的。

但是在苏回来之前他们是没有这个规则,就是整天的干活,晚上也很晚睡觉,早上特别早起来的,可自从苏回来之后他便改了规矩,因为他觉得一是因为自己中午睡觉,不希望丫鬟们在外面干活耽误自己休息啊,二是因为丫鬟们也很累,所以中午让他们睡两个小时,其实也是理所应当的。这样下午精神都好的话,才可以更好的干活,也算是互惠互利吧。

这刚开始丫鬟们的反应都是很吃惊的,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妃子说要主动让他们睡午休的,恨不得压榨死他们的时间,让他们白天只要睁着眼睛就开始干活。所以刚刚他们好像不敢入睡的,不过后来习惯了之后也都回屋休息去了。

不过还真别说,睡过一个午觉之后还真的是整个人都变精神了许多,下午干活也特别的有力气,而且头脑清醒不会犯困。虽然不能从那些里边还是非常感激你让她这个决定的,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白天难得的休息时间特别的宝贵。

本来叶正寒还以为他躺在床上就可以马上睡着了,可是并没有他躺到床上很长时间之后仍然没有进入梦乡,不像旁边的苏回,睡觉时的那种呼吸声都已经响起来了。但是叶正寒觉得很奇怪,自己之前都睡得好好的,可今天中午就是睡不着,也不敢翻来覆去的打扰苏回休息,所以就一直维持一个姿势。

最关键的是叶正寒没有睁开眼睛,因为知道睁开眼睛之后自己肯定会想的更多,所以就一直闭着眼睛想让自己进入梦乡,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就放弃了,就睁着眼睛好像在想事情一样。今天的心跳的厉害,总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突突地倒了自己心神不宁。

可是后来想所有的事都处理妥当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啊,就是搞不明白这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快,毫无征兆,可能是下午有什么事要发生吧。不过这种不安的感觉搞得叶正寒心里很慌张,因为她不讨厌那种没有准备就突然到来的事情,这会让他反应非常的急促的。

可是回儿他就不一样了,回家睡的可香了,而且呼吸声也响了起来,特别的有规律一起一伏的,看来真的是睡得很香呢,丝毫没有被旁边的叶正寒给打扰。

叶正寒真是很小心,幸亏回儿没有被自己给打扰醒,如果后来苏回真的被自己给吵醒的话,那么他内心会很自责的。

而且回儿还会有起床气,所以那种结果就可想而知了,肯定会一起来就闷闷不乐,不高兴了,说什么话肯定也都听不进去。唯一能让她心情好呀,就让他再睡一次觉,可是再次就是又非常的困难呀。

叶正寒实在睡不着又不想在床上躺着,因为这对大家都是一种煎熬,因为他就想先到院子里,先去那边转一转。所以他一边起来还一边主注意苏回,生怕把她给吵醒,就在苏回穿上鞋之后,叶正寒轻轻的给苏回掖了一掖被子,然后便向院子中走去。关门的声音也是非常的清楚。

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害怕把苏回给吵醒,所以走到院子里的那颗心才突然给放松下来,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面,虽然外面有风在吹,可是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脑子中是异常的清醒。只不过眼神有一些茫然,不知道该望向哪里,脑子中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事情,反正是乱的很。

这次来到外面就是想着,外面的冷风可以让自己变得清净,心让自己的思绪不再那么多,不要想那么多的事情。可在那些人看来,这冷风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指挥,有时候会让自己觉得很冷,可是头脑中丝毫没有半点清醒。

苏回一个人在屋中睡的可香,他是轻易不会被旁边的人给打扰醒了,睡得特别的死,如果你不叫他估计能睡到下午四五点钟了。可以说什么时间的话,晚上可能睡不着又要熬夜了,所以每次到了一个固定点的时候,丫鬟们或者叶正寒都会轻轻的把她给叫起来。

虽说有时候苏回也会很不乐意会赖床,但是必须要把他给弄钱,要不然晚上肯定睡不着又该熬夜了,第2天精神头肯定会不好,所以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皇上,您不睡觉吗?怎么一个人走到院子里面来了,难道不冷吗?”声音是从侧边传来的是环儿,从屋中走出来,因为他睡好了,所以想来外面看看有没有什么活需要干的,可是看见皇帝在那边咱感觉非常惊讶呀,因为他以为皇上会在屋中睡觉的。

“哦,也没什么,就是睡不着了,所以早点怎么做,一会又害怕把回儿给吵醒,所以好不容易才走出来。不过环儿怎么这个点儿就醒了,这不是才刚午休没多长时间吗?快回去再睡一觉吧,每天干那么累的活也真是辛苦你们了。”叶正寒这么突然的口气,环儿萱儿倒是有些不习惯。

因为哪有皇帝这么跟丫环说话的,所以就让环儿萱儿受宠若惊的,脸上都是一些惊讶的表情,平常这些话,娘娘和他们说还有些不习惯了,就更别提皇上。

“行了皇上,您可千万不要跟真正跟奴婢们说这话,奴婢们可受不起,我过来是因为我觉得休息好了,所以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活需要干的。不过看到皇上您在外面坐着还是十分惊讶。”

“行了,没什么,我自己在一个人在院里坐会儿没事也不了,你赶紧该忙活忙活去吧,不过一定要小心点,可千万别把回儿给吵醒了,他这个人你是知道的,他要起床去,到时候可能怎么哄都哄不好的。”

“好啦,谢谢皇上的提醒,我们知道了,那奴婢就去厨房干活了,保证静悄悄的,连您都听不到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