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仇(1 / 1)

环儿说完这句话之后,皇帝给他一个手势示意她离开,于是环儿就轻轻地去厨房里干活去了,开门关门的声音都是静悄悄的,其实厨房离主卧还是非常的远的,一般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声响的话,声音是肯定传不倒回儿的耳朵里的。

只不过他们都害怕这种声的产生,有句话说的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在厨房里干活的环儿也是静悄悄的,不过她已经习惯了,因为他这个人干活就本来比较闲比较鲁莽,所以一般不会发生什么太大的声响。

皇上还是一个人安安稳稳在院子里面坐着,虽然眼睛是望向远处的,可是现场可乱的很,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可是仔细一想又想不出来什么是什么事,头疼的厉害。就是那种想想又想不出来的感觉,最让人觉得心里边难受了。就是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午休时间到了,丫鬟们和太监们也都陆陆续续的起床回到自己的岗位去了,可是虽然他们人多,但是院子里还是静悄悄的,人来人往,脚步声都特别的小。就只有一个目的啊,为了不打扰回儿在睡觉。

他们看见皇帝一个人在院里面坐着,还以为皇上有什么心声,毕竟面部那么凝重,还以为回儿犯了什么错误了,所以他们都不敢在皇帝面前说话,就想着那样怎么还不行呢?如果娘娘要真的犯了错,他们也想好怎么去体谅求情了。

不过他们可能是想多了,皇帝自然是不会对苏回这样子的,因为苏回是他最心爱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下狠手呢,它下不去。只不过任一个外人,看来看皇帝这么严肃的表情,肯定会以为是苏回犯了什么错误。

过了没多长时间之后苏回也慢慢的睁眼,从睡梦中醒过来了,看了一眼时间就知道呀,丫鬟们应该早就已经起床了,可是他自己一个人穿不了鞋子,于是就轻轻地发出了一个声音。虽说叶正寒是在院子里,可是还是准确的听到苏回发出的声音,于是就快步走向屋中开门关门,然后蹲下来给苏回穿鞋。

“皇上您这耳朵是越发的灵敏,臣妾一个声响就过来,真是太好了,本来还想叫你来帮我穿鞋子呢,不过你来的可正正好。但是您是没有睡觉吗?怎么这么早就到外面去了?”因为苏回已经睡得很死了,所以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的茫然。

“嗯,没什么,今天中午睡不着,所以就起来去院子中坐一会,不过你当时睡的可香了,我怕害怕打扰你,所以就跑到院子,也不过还好没有打扰到。如果真的打扰你的话,那你到时候肯定又有起床气了,怎么哄都哄不好,像个小孩子似的。”叶正寒一边说着话一边给苏回穿鞋子,脸上是一脸宠溺的表情,丝毫没有一点埋怨。

苏回脸上也是那样不好意思,还有娇羞的表情,其实她只要想到现在这个年纪的人是不应该有起床气,可是还是忍不住吗?睡不好的话就是容易对旁边的人发脾气的,而且还是那种毫无理由的发脾气,所以有时候叶正寒还是完全招架不住的。

“好了皇上,您不要再说臣妾了,以后改掉这个毛病不就是了吗?你讲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我现在也是怕当母亲的人,可是我内心里面还是一个小孩子呢。毕竟我可比你小四岁了,您可一定要记得这一点。”

几乎每次吵架的时候,苏回都会提起来这事,还说自己比她小呢,就是希望叶正寒可以在某些事上对他有所包容,原谅他,因为毕竟比他小好几岁经历过的事情和见识过的世面都是不一样的。

所以对待某些事情的看法和见解也是不一样,可能会产生分歧的,那么这个时候他会希望,也让他多包容一点自己,不要对自己产生那么大的误会或者是不一样的观点。

“好啊好啊,傻瓜,我才不舍得埋怨你呢,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了,是想看来今天睡的不错。脸上有红晕,而且这个状态也好,快出来走走吧,外面吹风还挺凉快的嘛。倒是吹得我整个人都比之前清醒了许多。”

叶正寒虽这么说,可是还是在苏回站起来之后从旁边顺手拿起了一件外套,因为他知道自己可以乘着冷风,但是很可能承受不了,所以就随手拿了一件外套给她披在了身上。

“皇上你真的是好贴心呀,还是要给我拿一个外套,真是和之前不一样了,是值得表扬的事情,不过您可千万不要骄傲。毕竟进步空间还是很大的,你懂的有句话说的好,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几乎每次叶正寒和苏回一起出去的,都会在后面带这么一件外套,就是希望他不要骄傲,不要止步于此。意思就是对自己更好一点。

“好了,回儿我知道我都知道该怎么做的,你就不要再啰嗦了,快出来走走吧,丫鬟们早早就开始干活了吗?环儿和萱儿也是休息了没多长时间,就从房间里面出来了。说是睡不着,所以两个要进厨房干活去了。”

所以苏回听完这句话之后,心想他们两个可真是闲不住呀,总是有要忙的地方,而且别人中午睡一个小时后,他们俩就只是半个小时,虽说是睡好了,每次总是持怀疑的态度。

毕竟他们白天干活那么累,怎么可能睡眠时间这么少,所以苏回特别想问的话,可是看着他们脸上那种特别开心,即使干活也毫无埋怨的表情又忍不住口。其实苏回也都知道他们是心甘情愿为自己付出啊。

“有环儿萱儿在我身边,我真的是放心啊,总是默默的为我付出,确实让人挺感动的,真是把他们当作一家人是理所应当。有时候看他们对我那么好,我真的不忍心对他们发脾气,可有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你理解我的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皇上你不用这么说的,丫鬟们都知道你现在是什么人,所以自然不会埋怨你的,况且他们也都懂事了,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记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