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1 / 1)

有时候太后一个人在屋里无聊的时候,他还会想象自己的丈夫陪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的丈夫对话呢,有一种特别撒娇的小女人的口吻和他说话,希望能远在前面的丈夫可以听的。其实母后也是有时候明白自己的丈夫是听不见的,可还是会有那种想说出来的感觉,因为他会去找他,说出来他,自己的丈夫一定会听得见的。

有时候说说心里的话还挺多的,因为关于他们的美好的回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和先皇也是从叶正寒和苏回这个阶段经历过来了,他们两个一起吃的苦受过的甜,比他们两个现在要多得多。所以当往事一片一片的浮现在自己脑海的时候,母后只会觉得很庆幸很幸运很细腻。

可这思念又不能经常挂在嘴边,毕竟思念一个人不能用这么肤浅的方式,所以每当母后闲下来的时候,他都会和自己的丈夫说说话

“回儿,你跟着皇帝一起去放风筝吧,不用在这边陪我了,我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坐着歇会儿就是了,你还可以继续玩的。”因为母后就是害怕苏回没有玩够,在这边耐心的陪着自己,其实母后觉得非常没有必要,他自己一个人又不是不可以。完全不需要回儿在这边陪着他呢。

“母后你就别赶我走了,我会在这边陪着你说会话吗?况且我也累了,所以才想坐下来陪陪您的,您不要总是把我往外推,我还特别想和你有一次多交流的时间。不过你今天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呢,是不是感觉很累了呀?”

因为每天这个时候母后说话的时候声调都是上扬的,而且脸上也有种特别激动的心情,可是今天面部表情却很平淡,而且说话还是有气无力的,所以苏回会害怕她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不想和他们两个人说,所以一直在偷偷的试探他。

“行了回儿,你这小脑瓜在想什么?我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啊,今天到现在为止还都过得很开心呢,只不过之所以严肃的原因就是在想。你先皇要是能和我一起放风筝就好了,虽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太后说了这句话之后,苏回并没有说别的话,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母后,毕竟他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感觉,所以可能不能他的说出来那种感同身受的。可是苏回知道,母后肯定特别想念自己的丈夫。

“行了母后,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毕竟我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可是我觉得你还是要坚强,毕竟我和皇上还是陪在您身边的。如果你有时候实在是特别想念丈夫的话,你就给他写信,那么他在在天上是一定可以看得见的。”

其实写信和说话只是安慰自己心理的一种方式啊,让自己的心灵有个寄托,其实你明明知道他根本就不会听见也不会看见,可是还是会忍不住会想和他分享,只是觉得和他说出来之后,自己心里面会比较舒服而已。

毕竟前几年过来的时候,他们都经常对自己的丈夫是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还有经历过的事情什么之类的。所以到现在为止也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可能不是那么容易的改。而且有时候在和他们说话的过程中,可能也是安慰自己心理的一个过程。所以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坏处,只不过唯一的坏处就是可能会勾起对那个人的思念之情吧。

“行了回儿我知道,你放心吧,我能走出来毕竟这也没什么,而且这已经成为我的一个习惯了,有什么好的事情就会第一时间想到他的。而且我知道他在天上看我现在过得这么开心,肯定也会由衷的开心的。所以你不要担心我情绪不高涨,我只是有一些累了而已。”

她还是不希望别人为自己担心的那种,因为她觉得不应该让别人为自己承受这些,所以每次都是表现的特别乐观特别坚强的样子。

可是那些细微的感受还是会被回给看见了,因为女人们本来就很心细,你再加上太后的表情,虽然说已经是很谨小慎微的,可是还是逃不过苏茴的眼睛。只不过有人这么关心母后也是一件好事。

“行了,你们两个怎么还坐在那边聊起天?来了再不过来放一会儿的话,太阳真的要落山了,快点过来再体验一下吧。”叶正寒一个人在前面跑了好长时间了,像现在都跑累了,跑出汗了,看母后和苏回还在板凳上坐着呢,所以便赶紧喊过他们两个过来和自己一起吧。

看见叶正寒喊自己这个,母后和苏回他们两个互相搀扶着往前面走去了,而且走到路上还是有说有笑的,叶正寒看见他们两个笑那么开心的笑容,现在也是很满足很开心。

毕竟他觉得现在就是那种特别和谐的感觉。所以就是很满足呀,其实对于现在的叶正寒来说,家庭生活就让自己最容易开心的事情。

“你们两个在那边说什么呀?说那么长时间都不管,我自己在那聊的那么开心,完全把我抛在脑后了,也太让人伤心了吧,我还是不是咱们家里的一份子。”叶正寒用撒娇似的口吻和母后还有苏回说话,不过他们两个对叶正寒这招好像也已经免疫了。因为叶正寒也只会这一招苦情计啊。

“行了,皇上您就别演技了,我和母后都免疫了,每次你都是这个样子,我们两个都已经习惯了啊,千万不要在演戏了。再掩饰的话就有点太假了,会被我们都看穿的。”

苏回特别无情的揭穿了,叶正寒听完之后就是一脸的无奈,他自己还能说什么呢?看见叶正寒还那么无奈的表情,母后和苏回就很不人道的笑了笑。

“好了好了,既然没有讨论这是什么呀,快把风筝的线交给我吧,我还想试一试。”于是苏回便马上上前去抢过了叶正寒手里的线,现在自己一个人在田野上走了线的风筝,也是特别的给力越飞越高。母后在后面看着风筝越飞越高,就好像自己的心在天空中自由的飞翔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