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1 / 1)

可能就是太后悲观的想法吧,那些忙碌的丫鬟们可能不觉得累呢,毕竟当生活充实起来时,是对生活最好的回馈吧,况且宫里和宫外的生活虽然宫里的生活更辛苦一点,可是至少能吃饱穿暖,但是宫外贫穷人家的日子可真的是没法比。

之前有一年的时候,因为天气不好,所以农民们的收成不好,收成不好,自然就没有办法向国库里面上缴粮食,当时叶正寒还特别的担心,所以就减少了农民的粮食,可是仍然有农民因为这个而被饿死。当时叶正寒听见之后特别的心疼,于是就马上跑到那些收成不好的地区,让宫里的人开国库,给他们放了好多粮食下去

不过这个举措还是特别的管用的,缓解了当时的饥荒,然后第2天的时候叶正寒要请天象师过,想预测一下明年的粮食收成。毕竟如果下一年再这样下去的话,国家也是一直顶不住的。应该找出那种根本的解决办法来,放粮食也只是缓兵之计。

那一年的叶正寒可真的是特别劳累,当时他刚刚登基的第3年啊,事情就变得如此的棘手,当时也有很多的大臣们等着看他的笑话呢,所以叶正寒身上是有很多的压力的。可是经过了几天几夜之后,他还是顺利的把这件事情给解决掉了没有,百姓在因为吃不上饭而死亡。

忙完了之后叶正寒回到宫里,就直接病倒在床上休息了好长时间呢,可是百姓们心里边竟然也记得这个皇帝的好了,毕竟,皇帝也是为了他们做出了很多的贡献。自然叶正寒的身体也给累坏了,当时母后也特别的担心。整宿整宿的在叶正寒身边陪着她。

但凡有妃子说她要换班,以后都不会同意的,因为这是他最心爱的儿子,放到谁身上照顾她都是不会担心的,只有他亲自陪在旁边,母后才会感觉心安理得。所以等到叶正寒第一眼睁眼的时候,母后就流泪了。

现在这种情况在模糊的脑海里还是历历在目呢。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那么清晰。

“母后你哭什么呀?”叶正寒醒了之后,就看着母后整个人脸色也特别的不好,而且嘴唇尤其说话的时候也有气无力的,可是他还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和母后说出了醒来的第1句话。

“好啊,你终于醒了,母后在这盼了,几天几夜终于醒过来了。可把母后给担心,坏了以后不许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了。你自己都累倒了。”母后边说着话眼泪边从眼眶中流出来止都止不住的那种,因为这种煎熬和担心也只有自己才懂的。

“哎呀,没事的,母后就是因为休息不好,休息两天,身体马上就好过来了,毕竟我也还年轻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倒是你,你是不是在这陪了我好长时间啊?”

因为叶正寒心里其实特别清楚母后对她的爱和关心,他知道只要自己病倒了,母后什么事情都不会做,就会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直到自己醒过来的。但同时他也担心自己母后的身体啊,她还年轻,可是母后的身体就没有那么好了。

“行了,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担心我了,你没看我现在这脸色这么好吗?都是你脸色苍白,嘴唇也尤其的白的。可真是担心死我了,不过看到你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我这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去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母后便赶紧把太医找来了,让太医给皇上把脉,确定他的身体状况。

“回太后娘娘的话,皇上现在身体也已经恢复过来了,只是有一些虚弱,而需要再喝几天不要。”身体的元气确实已经恢复过来了,可是因为几年级都没有吃东西的,身体有一些虚弱。

“好,我知道了,皇帝好几天几夜没有吃东西了,现在吩咐厨房给他熬一杯粥,你看行吗?现在空腹可以喝粥吗?”母后试探性的问,太医同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下去了,母后吩咐厨房赶紧去做了一碗热腾腾的粥过来。

因为母后知道他现在是空腹状态,怎么能直接喝药呢?还是要先吃点东西垫一垫的,况且只有这个东西养了,是热的,而且养胃对身体好。

“行了哈,这几天你就什么都不要做,乖乖的在床上躺着吧,我会让御膳房给你熬了粥一会,等熬好了之后我会亲自的为你都把身体养好了再可以出去工作的。”

其实太后知道叶正寒一直还是那种特别拼命的人,只要自己认定了的事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做,可是太后就是觉得就是因为他太拼命了,所以才会忽略自己的身体。可是在每一个母亲的心里面,身体自然是第1位的,其他的都是空谈。都必须建立在一个良好的身体条件的基础上。

“母后您不用在这陪着我的,你也赶快回去休息吧,您在这边陪了我几天几夜,你身体肯定也都累坏了的。您担心我,我同样也担心你呀,所以这些丫鬟们在旁边照顾着我,你就放心回去吧,赶紧也好好睡一觉。”叶正寒其实知道母后是不太可能走的,可是还是劝了劝母后。

“行了,都说你不用担心我了,现在耽误之急是你自己,你就不要再劝我了,我是不会回去的,什么时候等你身体好了我才会回去。你也不要把我的身子想的太虚弱,毕竟我们现在也还没有老到那种程度呢。”

上这句话之后,叶正寒嘴角微微上扬,母后看她嘴唇都干裂了,于是从桌子上给他倒了一杯茶水过来。可是叶正寒现在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于是母后就拿着棉签蘸着水润湿了她的嘴唇。

那次是叶正寒平生第1次体会到身体的重要性,也是第1次体会到那种从鬼门关走过一遍的感觉,直到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触目惊心。

“太后娘娘您可以回来了,屋子臣妾已经收拾好了,现在到午休的时间了,你应该睡觉去了。”

香儿说了句话,然后娘娘从想象中拉回到现实,然后他后边马上起身回自己的宫里。其实想到这里是有一些难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