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1 / 1)

陷入了回忆里面自然就没有那么容易从回忆里拔出来了,所以母后走回宫的时候,目光都还怔怔的呆的,脑子里面肯定也还在想之前的事情。香儿也看出来了,他还在发呆,也没有打扰他便扶着她走,因为就是害怕他做错了。

“行了,太后咱们宫门口已经到了,不用再往前走。”如果下午提醒他的话,估计太后又要顺着往前走,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了。看来这出神儿出的还是挺厉害的。

“哎呀,你看我这脑子里在想什么,连回宫的路都不记得了,总之香儿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你也赶快回去睡午觉吧,我也去休息去了。”其实太后娘娘到现在保持一个特别好的习惯,就是每次吃过饭之后都会对香儿说一声辛苦了,因为他觉得这是对他努力工作的回报。

而且想想几年之后肯定也觉得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太后对他也是认可的,所以自然是特别开心的,开心自然就有继续努力的动力了。所以这其实是一个良性循环的。

睡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之后,叶正寒先睡醒了。扭过头去看看自己旁边的苏回,苏回还在熟睡中,旁边的叶正寒还在想要不要把苏回给叫醒了,毕竟再不叫醒他的话,放风筝的时间可能就要过去了。

于是呢,他头脑中纠结的时候苏回也从旁边坐起来了。

“皇上您醒了也太好了,那咱们两个都醒了,咱们赶紧去放风筝去吧。然后咱们再从宫里面把母后叫出来。”

听到苏回的声音,叶正寒其实吓了一大跳了,因为叶正寒刚刚在想的时候,没有想到回儿已经醒过来了,所以整个人都晃了一下子,然后也马上坐起来。

“我刚刚在脑子里还在想要不要把你给叫醒了,我说再不觉醒的话就要错过最佳放风筝时间了,没想到你这么时候这么默契的就起床了,那走吧。不过现在得穿件衣服,再晚一会太阳落山了就会凉了。”

本来苏回是想反抗的,可是后来一想如果她反抗的话,叶正寒可能就不会让她去放风筝,所以便乖乖的在外面加了一件外套。不得不说叶正寒着说的还是十分的准确的,他们两个一走出之后发现外面的风还是挺大的,而且下午傍晚的风好像有一些凉意了,所以加件衣服是正合适的。

“皇上,您这预测天气可预测的真准呀,一出门这风就这么大,本来我还不想添加衣服的,现在看来你说的是最正确的。”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叶正寒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都继续往前走。

“不对呀,好像咱们两个走这么急干什么,风筝还没有拿呢。咱们得拿着风筝才能去放风筝,要不然一会去放什么呀,这么重要的东西可不能忘记了。”苏回这是突然想起来,但是叶正寒肯定是没有忘记他,在几分钟之前就已经吩咐门外的太监了了,去找一个风筝,然后在那个空地上面等着他们了。

“回儿,你放心吧,不是说要带你去放风筝我肯定会去的,而且刚刚那风筝我已经让太监们给带过去了,咱们一会叫上母后一块去那个空地就可以了。放心吧,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才不会忘呢。”

叶正寒说这句话之后,苏回叶点点头,果然和叶正寒在一起,什么事情都不用她操心,因为叶正寒总是会默默的把周围的一切都料理得特别好。

“太好了,果然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操心了,因为你总是会把周围的一切默默的都照顾到,真是太喜欢了,看来以后要经常和你在一起,这样就不用我想事情了。就可以把要负责任全部都交给你了。”

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叶正寒就摸了摸他的头,心想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啊,什么都可以想得出来。但是也有的话,也只有和苏回和母后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这个样子的。因为他觉得这是他两个最想守护的人,自然要做到特别的细心和体贴。

他们走到母后宫里的时候,其实母后也才刚睡了半个小时左右,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可是我不想放弃这次这么好的机会,便打算把母后给叫醒,虽然知道母后可能会有起床气,但还是决定冒一个险。

“回儿,母后好像还没有睡醒,咱们两个现在去把她给叫醒吧,要不然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不过我想问问你们好有没有起床气啊?会不会睡的很不舒服,然后起来打我们两个。”

“行了,你想什么,咱们先去屋里看看不就得了吗?母后不会有起床气的,而且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呀,只要轻轻的把他叫醒就可以了。况且说不定我也想出去透透气也不一定。”

然后他们两个便轻轻地走近宫里面开开屋子的门,然后再轻轻的关上两个人才能走到母后旁边。就在他们两个准备商量怎么把我们叫醒的时候,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有两个在旁边自然是被吓了一跳。整个人由原来躺着的姿势突然就给做起来。

苏回这一喊把他们三个人都被吓了一大跳呢,苏回差点就没站起来了,不过幸好叶正寒在旁边稳稳的把他给扶住了,要不然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你们两个想吓死我,可真是吓死我了。怎么突然过来了?难道有什么事情吗?”

“母后是这样的,我们两个是想去放风筝,想把你叫起来和我们一起去,可是看到你还没睡醒,所以就该商量着该怎么把你给叫醒,结果刚刚您就突然醒了。你想去放风筝吗?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您和我们一起出发了。”

母后听到放风筝,自然就很吸引她,虽说岁数大了,也还是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大多数女人都是特别喜欢放风筝的,于是母后二话不说就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穿上鞋子加一件外衣之后便和他们一起出去了。

虽说母后现在年龄大了,可是想做什么事情还是会马上就去做一刻也不停歇那种,因为他是最不能等待的那种。

“不过你们两个是怎么突然想起放风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