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好(1 / 1)

在苏回来之前,叶正寒的事业心是特别的重,她总是想把自己的江山巩固的更好,总是想法让百姓生活得更加的安居乐业,也不愁吃穿,这样他才会觉得比较满足比较幸福。而且每天出去在这样的时候,他也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很幸福,因为离自己的目标又更进了一步。

可是自从苏回出现了之后,他觉得他日常的计划好像被打了一样,爱上他之后每天都是围着他转转圈了,相反,放在事业上面的心思就变得非常的少了,因为他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可后来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心理,而且也特别如愿的苏回也喜欢上他了。叶正寒的那个漂泊不定的心有了归属感,然后稳定了下来。

心先稳定下来了,自然就有心思去处理别的方面的事情了,所以现在叶正寒家庭和事业都做得特别的好,虽然事业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但是他的每一项举措也都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国库是有盈利的。而且对于家庭,他对于苏回付出的也特别的足以让苏回觉得很感动很温馨。

所以他很满足现在这种特别安稳特别幸福的生活,因为他觉得这样就已经非常美好了,不用让另一半没自己担心,如果每天要征战沙场来回奔波的话,那么另一半的人可能会没有归属感,没有安全感,到时候可能会和自己有隔阂。这样相比起来的话,其实平静的日子也是非常稀少,非常可贵的。

“皇上,您说您之前和现在有没有什么变化呢?不只是生理上的,而且还有心理上的变化。或者说是精神状态碰面的,我特别好奇。”其实苏回的好奇心理还是挺重的,尤其是对叶正寒,因为他总觉得叶正寒还有很多自己不了解的地方,所以时不时的就会抛出来一个问题,那个问题就是之前自己心目中早已想好的,只是想听叶正寒的答案,而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说出来而已。

“当然有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你想之前我的生活中是没有你出现的,可是现在生活中有你一切都变的,翻天覆地和之前不一样了呀。至于心理上的话可能就是啊,有了脆弱点吧,毕竟之前我是没有什么脆弱点,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把我为难住或者威胁做的,可是现在我的软肋出现了就是你。所以每时每刻都要担心你,害怕别人拿你来要挟我。”

叶正寒说完这句话是好是坏就不好意思的,但其实不仅仅是叶正寒这么想,苏回也是这么想的,叶正寒自然也是他的软肋了,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爱的太深了。

“皇上,您又开始开玩笑了,你快具体给我说一说,我还好奇你有什么心理上的变化呢?想和您交流一下,想看看咱们两个是不是一样的。至于那些肉麻的话,您可别说了,我都听习惯了,万一到时候对这些免疫的话呢,你岂不是要重新学一招新的了。”

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叶正寒笑了一下,便开始正经了起来,说起了自己的心理变化。

“好啦好啦,不和你开玩笑了,其实我是这么想的。之前的时候野心很大,就是事业心很重,而且心也没有归属感都是属于自己的。所以对于自己的照顾都很少,对于事业心就比较重要,或者你出现之后,更多的重心转移到自己的生活当中来了,重心有所偏移。心理状态也会变得比之前更加抗压了许多,而且精神状态也变得很好了。”

其实要说之前叶正寒是个心理素质不好的人,说的可能都不会相信,但其实确实是这个样子的,是前一阵还小的时候,现场也特别的脆弱,而且有时候还会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的哭,可是被母后看到这一点之后,然后你就严厉的训斥了他,然后跟他讲了很多大道理,说男儿流血不流,还不能在背后一个人偷偷的哭。自尊心强是很正确的,可是不应该用在库的方面应该用那些时间来提升自己。

当时还小的叶正寒也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并且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使得这一点,所以到现在为止这一点落实得特别好。叶正寒在学习和事业上自然就没有什么心思想别的方面的事情。

“那看来咱们两个差不多呀,我也感觉之前的时候,不会想感情这方面的事情,总是觉得太早了,可是现在,遇到你之后,我觉得感情好像成了我迫切需要解决的第1个问题。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心整天漂泊着,像她有一个可以住的地方。”

其实他们两个人的问题应该都是共同的想法,可能也都是一样的,毕竟之前的他们还是有许多相似的地方的,可以融合得这么好,不吵架,也是因为两个人都懂对方,理解对方想说什么,所以就省去了很多需要吵架的事情。

可又有一句话说的好,吵架是在所难免的,毕竟在熟悉的人也会为了一件小事上,他们两个也不例外。但是没有一次是因为这吵的特别特别的厉害,只是吵了两句气氛很僵硬之后,另一方便主动认错了。其实这种对另一半的宽容是一定要有的,不能每个人都咄咄逼人特别的不退让。

有一句话说的好嘛!退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你就会发现另一个特别不一样的事业。而且既然他是你心爱的人,你肯定不能让他因为什么事情苦的伤心难受,所以前后来说,主动承认错误是最好的一种选择。

“有时候觉得咱们两个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交流起来也比较容易,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大。只不过前期的时候可能融合不太好,不过我觉得现在咱们两个就特别的有默契了。你刚进宫的时候好多了。”

刚进宫的时候苏回不敢和叶正寒说话,可是叶正寒又戴着有色眼镜,看他总是他们两个人对于对方刚开始都是特别不满意的。可后来不知怎的这不满意的,隔膜渐渐就消失了。不仅消失,而且两个人现在相处的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