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鱼(1 / 1)

其实人都是有亲水性的,看见水之后自然会有一种心里特别宁静的感觉,而且忍不住想要亲近,这是非常正常的。其实苏回也是说想来到湖边,是想让心慢慢的静下来吧,毕竟之前生活的环境都太热闹了,所以觉得清静一下还是特别的好。

况且也是因为现在天气正好不冷不热,适合来湖边走一走,要是太热的时候不适合过来,太冷的时候就会感觉更冷,所以现在是一个刚刚好的时间段。而且这个地方人还特别少,所以此刻这小院中的宁静可都是他们两个人的了。

其实有时候苏回也会觉得奇怪,还在纳闷其他宫里的人到底都在宫里干些什么呢?为什么只有自己觉得这么无聊呢?明明感觉自己和他们干的事情都一样,可她们却从来从脸上没有看见过一点点的没意思。其实这是之前苏回又特别好奇的问题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说而已。

因为他想着去窥探别人的生活不好,而且跟其他妃子们也不太熟悉,如果贸然就问这句话的话,别的妃子们会起一些,还以为苏回在打探他们的生活了,所以苏回也只是心里边想了想还是从来没有说出口。

“皇上,我有一个特别奇怪的问题想问您,不过您可一定不要说我没头没脑的,我就是纳闷,你说他们其他宫里的妃子都在干些什么呢?明明我感觉自己和他们在做一样的事情,可是我就会觉得非常的无聊,但是他们好像觉得特别有意思。”

这只是苏回自己心里的想法,其实事情嘛,也就那几件事情,不过其他的妃子们也没有什么要忙的呀,因为他们在宫里就吃吃喝喝,睡睡觉,看看花草之类的。可能还不会像苏回一样知道看看书。他们现在都是想着服侍好皇上就可以了,觉得没有必要在这方面提升自己。

最终的想法是完全不对的,目光特别的短浅,女人不能一生只为男人服务啊,也应该同时在提升自己,但是他们完全走入了一个误区,就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服侍好皇帝,其他就可以什么都不做。只是目光非常短浅的看法。

“怎么说呢?虽然我也不是其他妃子,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不过我知道他们肯定没有你干的事情多,因为你想想,你平常的时候还会看看书,多学一点这是什么,但她们可能就完全不会,顶多就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肯定不会像你一样会想着丰富自己。”

尤其是叶正寒对这宫里的女人已经见怪不怪,还是让他们贪图荣华富贵,贪图享乐,不会想要去提升自己,所以每天什么事情都不会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开心的事情,更别说提升自己。当然叶正寒是最讨厌这种冷淡,甚至对他们是嗤之以鼻的。

叶正寒知道他的目光太短浅了,服务好男人不是天大的任务,你最重要的就是首先要提升自己的气质,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了吗?自然就会被你所吸引的客气他们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在误区里面越走越深。

“是吗?可是我感觉不是感觉他们每天的生活才是真的丰富了,有好多事情可以做,可是我仔细想了想,我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或者说可以做到的事情,所以总是感觉在这宫里面像是一个闲人一样,一点价值都没。我也想发光发热呢。”

苏回真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因为闲下来之后他就会觉得心慌,苏回一直在盲目的在丰富自己,他才会觉得是有成就感的事,有意义的。如果其他的妃子都像她一样,思想觉悟这么高,那自然是好了,可惜并没有。

“对啊,这个问题咱们是不是也讨论过好多遍了,我说了你当天最重要的就是休息,然后养好身子,其他的都等到你生完孩子之后再说吧,不急这几天的。你正好趁这两天多享受一下清闲的时光以后,可能就没有这样的日子,等你当上皇后之后,我们要处理的事情更多呢。”

其实听到这么天大的好事苏回确实有点激动,可是并不是那么激动,因为他有时候也会对自己的能力会产生疑问,会没有自信心。

可是每当他没有自信心的,他就会想到叶正寒当初那样鼓励自己,他就会觉得非常的有动力,心想他把这么大任务交给自己,自己自然必须得做好,才能不辜负他的期望。所以就像是失望的时候又重新燃起希望。

“皇上,您还是比我看的多,的还是挺有道理的,看来以后我真的多享受一下这几天的日子,估计再过几天可就没有这样的好日子了。不过对于未来的日子同样也是满怀期待满怀信心的,毕竟,您把这么多的希望压在我身上,我自然不能让你失望了。”

叶正寒点了点头,心想他果然是没有看错人的,这次不像其他妃子,叶正寒觉得不合适,皇后必须得有自己广阔的胸怀,可是宫中其他的女人不会顾中大局,就只会为自己的那一点蝇头小利着想,所以不适合这个位置。

这个位置坐的人必须得是心怀天下为大局考虑的人,不只是那些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而谋公济私。想来想去也是苏回是最合适的了,毕竟他不会在乎自己的得失,总是考虑到全局,所以让叶正寒觉得特别的合适。

其实之前叶正寒想就是让他轻轻松松在宫里当一个妃子,这样不会遭到别人的嫉妒,也可以活得更轻松自在一些,可是后来他发现苏回远不只是这些才能,而且它还有很大的潜力,所以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锻炼的机会。况且在他的身上,叶正寒可以看到那些人性的闪光点,是其它妃子身上所没有的。

所以叶正寒就十分的笃定,皇后一定要是苏回的,而且他也一定可以做好这个位置,但他把这种想法告诉母后,母后其实也表示特别的赞同,他们的意见不谋而合。所以就省去了很多商量的时间,就直接定了下来,而且两个人从来都没有任何的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