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子(1 / 1)

其实那笑容是叶正寒非常很少见到的,不是说那种开心时的哈哈大笑,也不是说那种害羞的像而是那种温柔的笑容,叶正寒确实很少我,可以说他这么长时间以来几乎就没有见过。

“回儿,你知道吗?你刚刚的笑容在你进宫以来,我可是头一次见的那种笑,和之前的笑表达出来的含义完全不一样,不过当时真的有一种深深把我吸引进去的感觉,让我沉醉于你的笑容呢。”

叶正寒说完这话之后苏回就笑了,那笑是显然觉得非常好笑。毕竟他觉得这些人还对自己总是甜言蜜语狂轰滥炸,导致自己现在对于这些甜言蜜语都已经免疫了。如果说之前还会脸红心跳的话,现在则完全不会脸红心跳了。这是正常的心理。

“行了,皇上您就别再说了,你现在说再多的甜蜜也没有什么用呀,因为您这几天一直用甜言蜜语轰炸我,我这都已经产生免疫功能,完全没有那种害羞和心跳加速的感觉了。不过我有魅力的一方面在还有很多的呀,当我展现能力,认真做事的时候,你才真正算是陷进去了。”

其实有一句话说的非常正确,就是当一个人努力工作的时候,就是他散发魅力的时候,你会被她那种专注和专心给吸引进去。从进宫到现在还苏回自然是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估计等到以后当了皇后可能就有很多忙碌和认真的时候。

“你现在的魅力已经足够多了,搞得我眼花缭乱了,那如果以后的话可真的是不敢想象,到时候可真的是离不开你,可真是赖上了。说不定到时候你不仅要照顾孩子,还要照顾我呢,我可能幼稚起来就跟一个小孩子似的。”

“起开吧,我才不要照顾你呢,等以后有了孩子之后,孩子就是我心目中的老大,你的地位自然就非常的危险,所以你最好现在讨好我,要不然以后我可是会联合起来孩子还有母后一起欺负你。到时候你可真的就是啊,无能为力,无力回天了。”

现在苏回就开始用孩子来吓唬叶正寒了,这可搞的叶正寒脸上一脸惊恐的表情,其实他知道苏回也只是开玩笑而已,但是自己也有必要配合他的演出呀。

“那这可说不定啊,万一等以后孩子出生的时候和我去呢,我整天教他武术,教他知识,他可能就跟我比较近,可能就跟你不是同一战线的,到时候咱们可就是建立比了我和孩子一波你和母后一波。”

虽然说他们两个像吵起来了,不过也不算,说了说了又笑了,房间里回荡的到处都是笑声,丫鬟们其实也想在院子里面干活的时候听到他们两个在里面其乐融融了,你一嘴我一嘴都特别的开心。因为他们起码知道你到现在的情绪稳定下来了。

之前情绪不稳定的时候环儿和萱儿可真的是不敢靠近他,也不敢去开导他,因为生怕说错一句话,就被苏回给激住了,或者说发脾气或者说大哭掉眼泪的,所以搞环儿萱儿现在都害怕。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苏回可以察觉到环儿和萱儿在有意的疏远她的原因了,其实丫鬟们现在也是很受委屈的,只不过他们想的就是让娘娘不要看到自己在生气就好了。

而且现在环儿和萱儿还有宫里的丫鬟们都在做一些小孩子的玩具。因为他们知道小皇子肯定快要到来了,所以必须得做好完全的准备,这些玩具都是他们亲手做的,而且是从各个地方找的原材料。最关键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做成了没有棱角的,因为害怕以后孩子磕着碰着。

不过这些他们也都没有告诉苏回,因为知道之后他肯定又要情绪激动又要掉眼泪了,还不如等到他以后孩子出生了再告诉他也不迟。不过他们宫里的人也真是心灵手巧啊,做出来的东西虽然小,可是也特别精致,正是孩子们爱玩这些玩具的时候。

而且最关键的是每个丫鬟负责孩子的一个阶段,比如说,一岁的时候玩的玩具,两岁的时候玩的玩具,每个人都是分开的,虽然大小也都是不一样的。真的可见他们是非常的用心。

“行了,皇上我们还是下去走走吧,在床上坐的时间太长了,屁股都坐着该出汗了,我们还是出去走走吧。不过出去之前我可一定要先加一件衣服,真害怕着凉。”

“行,既然你主动提出来走一走,那我们就下去走一走吧,去里面看一看母后在干什么呢。不过仔细一想,自从你怀孕之后,我们就真的失去了母后的宫里好多次。不是去散步就是去聊天,就是去吃饭,反正是各种的理由,也不知道母后到底会不会烦我呢。”

叶正寒说的这话当然是搞笑的,母后怎么可能会把他们稀罕他们还来不及呢,恨不得他们每天在自己的宫里陪自己聊天呢,他们小两口也需要个人的时间啊,所以现在那种想法也没有提出来。母亲有时候没事的时候就在院子里面坐着和花花草草说说话,好像那些花草真的能听懂人话似的。

“才不是呢,母会烦你,但是不会烦我吧,毕竟我对他来说现在可是特别重要的,你这个儿子的地位可都比不上孙子的地位。看来你这地位是岌岌可危呀,至于怎么补救就要看你自己了。”

苏回现在还在和叶正寒开玩笑来,可叶正寒也不是吃素的啦,毕竟苏回的鞋子还要靠叶正寒来给他穿上呢。现在正好到了要穿鞋子的时候。

“回儿,你看看你,这话又说早吧,你想想,你出去的话那就光着脚出去吗?如果我不给你穿鞋子的话你怎么说?是不是只能在这床上坐着?所以你现在最好说些好听话来哄我,这样我就可以给你穿鞋,然后陪你出去溜吧。”叶正寒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点得意的表情,还有一丝丝的狡猾。

“行,算你狠,算你挑对时候了。”苏回前一秒脸上还是个很好的表现,后一秒就笑靥如花,而且还撒起娇来了。

“求你了,皇上您就给臣妾穿个鞋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