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1 / 1)

现在叶正寒说话可比之前温柔许多了,而且也会挑苏回爱说的话听了,不像之前那么直白了。看来有时候会在自己的身边,她真的是改变了许多了,从生活方式生活习惯到说话的方式,都是彻头彻尾的发生了一个改变。在没有遇到苏回之前,叶正寒其实是一个直男的,可现在显然变成了一个非常懂女生的男人。

“行了,你可别夸我了,可千万不要把我夸的太厉害了,要不然我到时候可能真的会骄傲的。说不定到时候就看不上你了,觉得你不优秀不帅了,对吧?”苏回答案也只是开玩笑的啦,每次说到这种话题时,他都特别愿意逗一逗叶正寒,看看他的反应。

可以让他每次都特别的配合,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原本笑着的脸上马上都变得特别的平静,而且还有一丝不开心在里边,明天自己夸她好看,好像还会威胁到以后自己的地位呢,想想都觉得很不公平很难受。

“苏回,你这也太不公平吧,人家是真心实意的说夸你的话,你还想着以后嫌弃我也太让人难受和心酸了吧。看来咱们俩这个地位是特别的不平等的,我要抗议了。”

叶正寒说完这话之后委屈巴巴的脸上的表情,叶正寒特别的搞笑,五官好像都拧到一起了,看来都是在抗议苏回刚刚说的话。

看叶正寒这个样子,苏回当然也觉得特别的搞笑啊,每次逗叶正寒自己都能得逞,然后还能看见叶正寒出丑,想想真的是觉得太有意思。而且还每次都说自己长记性,可好像对于这方面的玩笑他从来都记不住一样,每次说每次还都上钩。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你不要总是委屈巴巴的了,每次开这种玩笑你都会给我这么强烈的反应,真的特别好笑呀。怀孕期间因为你真的笑了很多次了。本来以为你会长记性了,可为什么每次都遇到同样的问题,你还是不长记性呢?”

叶正寒也知道是苏回开玩笑的,她只是在配合他,因为他知道苏回想看自己的反应,所以每次都表现的特别的夸张,这些套路叶正寒怎么能记不记得呢?只是为了逗她开心而已。但叶正寒还是不会把这件事情给说出来的,因为那样苏回才能真正的笑的开心。

“谁让你每次都这么说让人伤心的话,明明对你这么好,你还想着抛弃我真是太过分了吗?能对着说出来这话的人估计也只有你了。看来还是不能对女人用情太深呀,女人都这么多情,以后我可不敢对你这么好了。我也长记性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苏回就笑得更厉害了,本来他想端起碗来喝汤来着,现在笑的整个人生都在颤抖,而且眼泪好像都从眼泪里边流出来了一样。有一个词语形容的特别好,花枝乱颤。

“行了行了,你不要笑了,这么夸张的吗?赶紧把这面条给吃完吧,我刚刚一直和你说话你肯定都没能好好吃,要不然一会儿就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吃到肚子里面可能都会难受的,快趁热把这口汤给喝了,喝完咱们再说话。”

苏回乖乖的听叶正寒的话,把剩下的面汤给喝了进去,不得不说这面汤真的是精华呀,特别特别香的味道。

“哇塞,这个面条也太好吃了吧,不行以后看来得让环儿和萱儿经常给我做了,然后想到这东西面这么好吃,之前还不爱吃龙须面,因为觉得那是老年人没有牙的时候再吃东西,现在我发现我真的是爱上他了,况且是龙须面的时候也不用脚也好省劲儿的。”

苏回这个原因真的是太搞笑了,而这其中一点,竟然是因为你到嘴里面入口即化。任谁听到之后都会觉得很搞笑的,看来是真的挺懒到一种地步,连吃东西都不愿意教了。

“好了以后让环儿萱儿都给你做嘛,毕竟要从你吃完饭的反应中,他们也会感觉特别开心特别有成就感了,所以肯定会更加愿意给你做饭的。”听完叶正寒说的话之后,苏回就点了点头。

后来的时间里面他们两个人然后喜欢把这些东西给收拾了下去之后,他们两个人便坐在桌子边谈话。好像两个人坐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况且每次的话题都不一样,即使是重复的话题,可是聊起来的感觉还是和之前不一样。

可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其实你会重复一个动作好几遍,可每次重复的时候心情不一样。而且也从来都不会觉得那样烦,甚至有点享受的感觉在里面。

“下午去干什么呀?也不知道下午该干嘛,好闲呀。这孩子在我肚子里待得安安稳稳的。”说完这话之后,苏回就象征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现在的肚子可真是有一点点尖,难不成真的应了某人说的那句话,肚子尖的话里面会是儿子。其实苏回心里面是有这个疑问的。但这个奇怪的是不知道是从哪听出来的这些言论。

“回儿,你说这肚子尖里边就是男孩是真的假的呀?我怎么觉得有点不信,但又觉得有点让人信任。除了难,还是因为感觉这个小家伙在我肚子里面特别的不安生,特别调皮,就感觉像是男孩子。”

叶正寒说完这话之后笑了,民间的迷信怎么能信呢?这些都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没有道理的自然是不能相信的了。

“回儿,你是不是真的傻了?你想想这些只是从老人嘴里听说出来了而已,他又没有科学原理或者一句怎么能轻易的相信呢?况且根本就给不了一个能说服你的理由啊,所以你现在才会在这里问我。所以就不要相信这种话,无论他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们都会非常喜欢他。”

其实我也知道,无论是男生他们都会很喜欢,只不过想,说一下自己心中的疑问而已。即使是在现在,也没有可以证实这种说法的理论依据呢。可能真的是之前的社会人们口口相传得来的。不一定是特别的准确,但是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