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清(1 / 1)

其实叶正寒第1次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觉得没头没脑的,因为觉得他们两个现在相处的这么好,根本不会有再分开的时候或者说不告而别的时候,可是苏回冷不丁的这么一问,倒是真让她有一些难以想象的。

因为他们两个现在感情这么好,叶正寒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一声不吭的离开了,自己会是怎么样的。

虽然苏回现在有一句开玩笑就这么搪塞过去了,但其实苏回现在明白,可能迟早有一天他们两个要面临这样的问题,但是他又不忍心提前告诉叶正寒这件事情。现在他想的就是能拖一天就是一天了,毕竟这个问题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回儿,你怎么突然想到这儿来呀?其实我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咱们两个现在这么好,你肯定不会不告而别的,可是你突然这么一说,我倒是突然有一种危机感,万一有一天你不爱我突然离开了,那我肯定会很伤心,特别恨你。可是我觉得到时候你也不用太自私,毕竟已经有孩子在这边了,你可不能留下,我和孩子就走了。”

其实叶正寒最后说的这句话对的,孩子永远是父母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即使他想离开,但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也一定要留下来,毕竟她觉得给孩子一个不完整的童年或者说不完整的家庭是非常残酷的,可能对他以后都有非常大的影响。

“好啦好啦,我真的是开玩笑的啦,你就不要想这么多,况且你想我这么爱你,我怎么可能会为了你,离开了对吧,而且还是不告而别多痛苦呀,这些我想都不敢想的,之所以想了也只是突然想到这一点而已,你不是知道的吗?我思维比较跳跃。所以千万不要想那么多,就当我没说过吧。”

冷不丁的气氛突然就沉默了下去,现在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气氛才稍微好一点,然后他们两个便说相了别的话题其实分别是在所难免的事情,或者说是迟早的事情。每个人自然应该做好分别的准备了。

“不过今天很奇怪,为什么今天中午睡觉的时候你也没有去睡一会儿,或者说回你自己的宫里面?其实一醒来感觉看见你就在我旁边,还真的是挺好的,今天一醒来没有看到你的时候,我有一些慌张了,所以当你从院子里面跑过来站到我面前的那一刻,我的心顿时就安定下来了。”

现在这苏回真的是和小孩子没有什么两样,只要一醒来看不见叶正寒之后就会感觉,特别的心慌,就想急着去寻找他。他特别不想体验这种,一醒来就没有人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好像自己被抛弃了一样。

“我知道你会这样,所以我才特地没有走开的,因为我知道你醒来之后没有看见我看宫里面会特别不安的,所以就坐在院子里边等你了,你睡觉的功夫我喝了两杯茶水,坐在院子里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后来你就醒过来了。”

“不过母后母后去哪?难不成母后也回宫休息去了吗?什么时候走的呀?”因为当时他睡着的时候,母后和叶正寒还在外面坐着聊天呢,我什么时候走的她自然是不知道了。只是因为不想打扰她休息,所以才离开了。

“你忘了你睡觉的那会儿,我和母后在我坐在屋子里面聊天呢,后来你就睡着了,然后说我们两个在屋里说话打扰你休息,然后我们两个就挪到院子里去了。停了一会儿之后,母后也觉得困了,便让他回宫休息去了,我自己在这边守着。”

苏回听完叶正寒说了这话之后便笑了,心想他真的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就连现在这些小细节都可以照顾得到。看来这个人真的是变了很多,或者是触碰到内心里面最柔软的地方,所以才会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苏回特别的喜欢,特别的有魅力。最喜欢的是让他自己感觉有安全感。

“不过您说李妃飞和杏妃他们两个回娘家了,也一定很开心。虽然说走之前没有见到他们一面,不过我肯定可以想象得到他们见到家人的那种喜悦的心情,因为我之前也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苏回也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来了李妃和杏妃了,毕竟他觉得他们两个走了一段时间了,而且走之前也没有见到他们,也算是一种遗憾吧。毕竟同样都是住在宫里,可是走之前却没能见一面。

“那是自然吧,估计对他们来说肯定已经盼望这一天盼望了好长时间了,只不过是没有想到我会同意而已,不过好像以后真的在改变一下政策,是跟给他们定个时间回家去看看了,毕竟那也是自己从小生长的地方。”

之前苏回这么和叶正寒说的时候,叶正寒脾气还比较倔呢,还不听苏回的,因为他觉得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很少有人使出宫,进宫之后因为探亲才回家去的。可现在他好像想开了似的,毕竟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认识都会感觉特别的难受的。

“不过皇上,臣妾又想起来一件事情,您不是说等我生完孩子养好身体之后带我出宫了吗?您可千万不能反悔,我特别想去南方看一看,听说那边有很多特别好吃的糕点,好多我还都没有尝过呢。所以趁这个机会你可得让我饱饱口福。”

苏回就知道苏回是个爱吃爱玩的人,而且出去玩最重要的就是吃喝玩乐,能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偏偏又是最爱吃东西的,况且南方好吃的糕点和点心很多,肯定特别能满足苏回的胃口。

“好了,朕知道了,这两天你已经在朕耳边说了无数遍,这件事情我记住了,而且我都当着母后的面儿说了,到时候肯定会带你去的呀,如果我带你去的话,母后估计也不能行,所以你就放心吧啊。到时候带着你,带着母后带着孩子,我们一起出去玩。”

其实出去玩不是叶正寒最主要的目的,他的目的还是想去微服私访,体察民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