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1 / 1)

“看来你在宫里面真的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呢,可能宫里面的技术都比外面稍微先进一点吧,像我这个年龄的岁数的人估计都是化这个妆弄这个造型的,猛一变了之后这人看着确实比之前精神了许多。”李妃的母亲自然是很喜欢的,因为女人都是希望变得越年轻越好看越好。

“母亲您喜欢就好,这证明我在宫里面这么多年也没有白待,还能给你弄个发型什么之类的。那以后这样吧,我在的每一天早上起来我都给你化妆,然后弄头发,你看着我怎么弄的,然后让下人们在旁边学一点,这样等我走了之后他们也可以给你弄。”

其实李妃的母亲是不愿提起来这个难受的话题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丫头在自己身边待的好好的,可是现在却要离开了。之前女儿忍痛得自己送着她走,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缓过来这个劲儿,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突然一回来你自己又习惯了他在旁边的生活,等到他走之后肯定又要适应好一阵子了。

“不了这个头发就你给我弄吧,也不要让丫鬟们在旁边学了。这才是独特的地方。要不然以后每次呀,还能给我画这个妆的,这个头发我肯定都会想起来你的,等你走之后我肯定就变得更加的难受了,所以还是不要了。”李妃的母亲说完这句话之后,好像要哭的样子,声音有一些哽咽,因为没有一个母亲舍得让自己的女儿留在自己身边这么长时间。况且下一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妃也沉默了,李妃明白他们之间不能提起的话题就是分别这两个字。因为已经经历过一次,可当下一次要来临的时候,他们就有一些害怕了,因为知道离别之后肯定会特别的痛苦,肯定需要时间去适应。

“好了母亲,你刚刚不是不让我提这个话题了吗?你怎么又主动提起来了呀?没事的,什么时候如果您真的想我了,我说不定就回来了,或者说就在梦里面和你相遇了,反正剩下的时间你总是会有见面的时候呀。你可千万不要再提到,您一提的话,我就会感觉更难受的。”

李妃说完这句话之后,李妃的母亲便抹一抹眼泪,因为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难受,所以把眼泪抹下去之后强忍了一个笑脸出来。其实都会难受的,只不过一个表达出来,一个不表达出来而已。

“好了母后我陪在您身边这么开心的日子,有生之年也特别少了,所以咱们就出去转转吧,况且现在天还没黑的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料子,做几身衣裳怎么样。就当女儿孝敬您的。从宫里拿回来的那些衣服你一定要穿,不要不舍得穿,然后咱们现在再去给您挑几身好衣服。”

果然真的是女儿长大了就是比较懂事,现在都知道孝敬自己的母亲。因为李妃其实知道,尽管她从宫中给母亲带了这么多好料子的衣服,母亲肯定是不舍得穿的,也就是现在你让他穿,所以母亲才强忍着换上了,因为他舍不得,更因为这是自己女儿送给自己的。

“好了,你不是已经给我拿了那么多衣服了吗?不用破费的。况且我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都比较节俭的,不用买那么多衣服够穿就行了。”虽然说李妃他们家也算是家大业大,但是李妃的母亲和父亲都是比较节俭的,不像是那种奢侈的人。

之所以这么节俭因为他们也是从那种穷日子过来的,李妃的父亲也是一步一步考上的,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家业,他们自然都是非常的珍惜的。况且做人也是不能忘本的,所以一直到现在节俭的这个习惯都保持的非常好。

“行了母亲,你就不要在推脱了,女儿给你买两身衣服也不算很过分的,况且这衣服总会有穿坏的一天呀,到时候留这穿不就好了吗?走吧走吧,我们出去转转哈,我也想拿回去几身衣裳了。这是咱们家乡的衣裳,所以就想带回去,因为跟宫里面的不一样。”

其实李妃也想带回去几次一场,因为他觉得这是在家里面做的,是家里面的气息,等到了宫里实在是特别想母亲的时候可以把这几身衣服穿上,就好像母亲在自己身边一样。

“好吧好吧,那走吧,反正他们两个也还没有买鱼,回来正好歇会儿,咱们两个可以出去转转,去那边丝绸庄子看。”其实江南是盛产丝绸的地方,所以这边的丝绸的工艺特别的精致,而且衣服也做的特别好,根本就没有破线的地方。

其实李妃的父亲现在坐在书房里面倒是很羡慕他们两个,毕竟女儿本就跟母亲走的比较亲近,况且母女之间也是无话不谈的,有时候李妃的父亲也特别想插入进来的,可根本就不知道该从哪插进去,所以还挺尴尬的,就在旁边听着。

其实他有时候也特别想在女儿面前表现自己对他的关心的,可是有些话就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而且李妃的父亲有时候表现的也比较的木讷,所以他很害怕女儿到底能不能知道他的心意。

但其实天下大部分的父亲都是这个样子的,可是女儿们都懂事,知道即使自己的父亲不爱表达,但是他们也能从他们的行动之中看得出来他们对自己的爱,有些东西并不是只有说出来才可以感受得到。

“父亲我和母亲一块去看衣服了,你要不要跟着一起去?”你在这些这么说,就是害怕父亲一个人在家里不觉得孤单吗?毕竟他们娘俩总是抛开父亲单独行动也是不好。

“我不去了,你们娘俩去吧,况且丝绸装的是女人们去的地方,我可不去,到时候会多不好意思呀,你们两个去吧,我就在那边等着你们。”其实他父亲的思想还是比较传统,而且也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也从来没有逛街去看过衣服,那些衣服都是李飞的母亲,量好尺寸之后让人家给做,然后送到福里面来了。

“好吧,既然你不去那我就跟母亲一起去了,我们一会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