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一问(1 / 1)

听见外面那么热闹,叶正寒和苏回就知道丫鬟们肯定已经醒过来,在院子里面开始忙碌了,让他们现在这种宁静的氛围自然是会被打扰的了,毕竟外面真的是太热闹了,给他们一点说私密话的空间都没有了好像。

“好,咱们两个不能再说下去了,外面丫鬟们都已经睡醒了,说不定一会儿就该来我宫里面看我了呢,毕竟这桌子上的饭菜还没收拾呢,一会得招呼他们过来收拾一下,幸亏还用盖子盖住,要不然肯定会招苍蝇的。”苏回这话题倒是转变得很快,叶正寒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已经猝不及防的转向另一个话题。

“好吧,虽然说还是觉得有点不足的,不过我们今天能像这样交谈也确实是特别开心,而且是非常的难得的,平常的时候就是因为太热闹了,没有那种说话的氛围,所以才说出知心话来的,看来以后我们要人为他营造这种宁静的情绪了。”

“好了好了,我会的,以后有时间我肯定会多跟你说一些知心话的,也不能像整天这样掉眼泪了,那我的眼泪太不值钱了一点。在你面前经常哭经常哭你都免疫了,以后我哭你肯定都不会来哄我了。”如果现在的想法也让他觉得特别的幼稚,就像小的时候小孩哭了,就非得吵着嚷着让爸爸妈妈抱自己呀,其实就是想博得别人的注意力而已。

“好吧,那我就扶你起来吧,现在外面阳光正好呢,刚刚我自己在院子里面喝了两壶茶之后就顿时清醒了,所以中午也并没有睡午觉,我现在起身,咱们一起去外面走一走,然后让丫鬟们来这屋里把饭菜给收拾一下。”苏回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叶正寒就扶着她出去了。

不得不说这肚子越来越大之后,苏回走的都比之前缓慢了许多,而且一只手还必须得扶着一样,因为在前面的重量实在太重了,有时候腰会受不了,所以必须得扶着他们,不感觉到那么的疼痛。

“环儿萱儿,你们两个来屋里把这饭菜给收拾一下。”

“好的娘娘,你睡醒了就到院子里散散步吧,然后他们去把这饭菜给收拾了去。一会再往你屋里面喷一点香水,要不然肯定满屋子都是饭菜的香味儿了。”

然后把那个下边拿着东西去苏回到屋里面收拾去了,收拾利索之后还换上了新的茶具,然后在屋子里面放了一些香薰,因为现在这屋子里面弥漫的都是饭菜的香味,时间长,因为我肯定会不好玩的。所以在里面放一些消息还是非常的有必要的。

他们在外边收拾的时候,叶正寒慢慢的把苏回抚到秋千的这边儿,轻轻地荡着他。不得不说苏回这个人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感觉特别的开心,现在坐在秋千上,笑的就和一个没心没肺的孩子似的。这条线好像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无论是多少岁的人坐上它之后就会一秒回想起之前的孩童时光,笑的那么开心和灿烂。

“皇上您不用帮我退了,您做这个秋千吧,咱们两个一起当多好轻微的就可以了,还可以说说话真的就像小时候一样,不过如果我们小时候就认识的话,那该多好呀。”

现在这些也只是说说而已嘛,毕竟他们两个还是处在不同时代的人们,可提起来这个话题之后,苏回就不得不多想了,因为他想着毕竟她是从现代过来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抓回去了,想着那天他其实希望不要到来,因为好不容易能遇见一个自己特别爱的人,他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和他分开。

况且如果真的到那个时候的话,苏回的不辞而别,肯定会让叶正寒心里面十分的难受的,所以他现在特别不愿意经历这种场面。想到这里苏回的表情都暗淡了许多。

“如果咱们小时候的认识的话,那不就更好了,感情就更加牢固了,也不会产生那么多误会和不理解了。那肯定就会结婚的更早了,毕竟我是那种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就肯定会早点结婚把她拴在手里边的那种人。”叶正寒兴致勃勃的接着苏回的话,说可发现苏回并没有理会他,而且好像在想别的事情一样。

“回儿,你在想什么呢?你又在听我说话吗?”叶正寒喊着大声一说话才把苏回从想象中拉回了现实世界,看在眼前笑得这么开心的叶正寒,苏回真的是不忍心问他这个这么残酷的问题。可是他觉得好像趁这个机会还是有必要说一下的,比较可能什么时候就没有机会了。

“皇上我听着呢,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你一定要如实的回答我。”苏回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谨慎,叶正寒看苏回的神情那么紧张,于是整个人也紧张起来,表情非常的严肃。

“你看是这个样子,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不辞而别的,那你会不会非常的恨我?”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叶正好整个人的神情就变得慌张了许多,因为之前苏回从来没有提出过这个问题,现在提出来这个问题好像变得有一些突兀,让叶正寒也确实有一些接受不了,而且还是好没有头绪。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两个现在相处的这么好,我也会突然离开呢?

“回儿,你在说一些什么没头没脑的问题啊,我们两个现在相处的这么好,你怎么会突然离开了对吧?况且如果你突然离开的话,我肯定会特别的恨你的,但如果你提前和我打招呼的话,那我可能会跟你一起走了,毕竟现在已经到了离不开你的地步。况且分离是件特别痛苦的事情。”

其实分别是每个人都不愿意提起的话题,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很难很难,已经习惯了有一个人的生活,所以就并不习惯另一个人突然离开你。而且你甚至都不能想象那个人离开你之后,你会经历怎样的事情。不是说在逃避,只是不想去经历那份痛苦。

“好啦,我开玩笑的,你不要这么认真,我只是脑海中突然蹦出了这个问题,所以才想问一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