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气(1 / 1)

搞不清楚局势的人不知道,还以为是苏回强迫着叶正寒的,准确来说是叶正寒拉着苏回打扑克。所以才弄到现在这么晚了。其实苏回先是打了一会之后就有一些困意了,可是看叶正寒还玩的那么开心,她实在不忍心打扰他的雅兴。

“好吧,那今天一天就这么结束了,我们上床休息去吧,不过我半夜睡觉可能会不老实,如果踢到你的话,你可以忍耐一点,毕竟是孩子在作怪。”

苏回其实想想这个孩子的到来也是好事,毕竟之前很多不可以做的事情现在都可以做,借口当然就是说孩子想吃,孩子想喝,孩子想动。

可能他说这个理由的时候,别的人也不能拿他怎么办,因为现在她是孕妇呀,就是他最大的,所以一切都得听他的。

这会苏回坐在床上脱衣服的时候的动作也不像之前那么利索了,现在都是小心的一个一个解开扣子,而且现在的手比之前肿胀了很多,所以解开扣子确实是有一些难处的。之前它解扣子是非常快的,可现在一颗一颗的来,看的叶正寒在旁边都特别的着急。

“算了,你就呆着不要动了,我给你解扣子吧,这扣子太小了,而且你的手现在也开始肿起来了,肯定特别的不舒服,就让我来吧。我在陪你的时候,我尽可能做我能做的事情。”

苏回听到这句话之后还是特别的感动了,因为他又感觉到他是一个特别细心的人,能够观察到自己的一举一动。眼睛酸酸的,差一点眼泪就要流出来了。可他还是忍住。

他心想自己可不能这么的没骨气,因为这一点小事就哭了,丢人了。之前也不是一个经常哭的,甚至说根本就不会哭的人,即使遇到再困难的事情她也不会哭的。可是她自从怀孕了之后,好像变强了一样,动不动就会因为一些小事而会想哭。

“好吧,既然你都说这话了呢,就劳烦你帮我解扣子了。最近确实手肿的比之前都更加厉害了,所以解扣子都麻烦,我有时候穿个衣服,都要环儿萱儿来帮忙。其实我这个人是主要的,我是最不愿意麻烦你的,可是那是没有办法的。”

叶正寒听到这句话之后就冷笑了一下,心想这可真是个傻丫头,派丫鬟到他的宫里自然是来为他服务的,有什么不好意思。

“你现在在转变之前的想法,因为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有你一个人完成的,自然会需要别人的帮忙。所以你就放平心态,因为你对他们也很好,所以他们对于你需要的帮助自然也不会感到不耐烦了。”

像苏回这种妃子宫里面已经很少见了,,哪里有妃觉得麻烦丫鬟会不好意思的人。其他的妃子们都麻烦丫鬟们麻烦的都特别的顺利。总有一种也一点都不够的意思。

“行了,我知道,我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需要时间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赶过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叶正寒也一颗一颗的,认真的帮苏回解扣子。而苏回也是第1次这么认真的看着叶正寒的双手,虽然说是男人,可双手却非常的纤细,像女生一般。

甚至苏回会觉得这双手比自己的手都好看,比自己的手都保养的好。看着看着就像入了迷似的,低头就一直盯着叶正寒的手,她的手走到哪里,苏回的目光就跟随到哪里。

“你在盯着看什么呢?扣子都已经解开了好长时间了,你的眼睛怎么还一直在跟着我?是不是又发呆了?脑子又在想一些什么呀?”

所以苏回现在发呆的频率比之前高很多之前,只要认真的做一件事情是从来不会发呆,但现在很容易就会因为某一件事情而走思,甚至发呆好长时间。可能是因为想的太入迷了吧。

有时候宫女丫鬟们在旁边也不好意思打扰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什么时候等他回过神来了,环儿萱儿才会告诉他。

“当然没有,我就是在看你的手,我感觉你的手比我的手都好看的细致。如果张开手的话,会完全感觉不出来你是一个男生。”

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叶正寒就笑了,因为这已经不是第1次有人这么夸自己了,之前锦衣玉食的手自然也保护的非常的好。虽然之前叶正寒也练武,可这毕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手上的老茧自然也早已经没有了。

“行了,不要发呆了。赶紧睡觉去。如果你晚上有什么不舒服的,你要及时告诉我,你一动我就会醒的,实在难受了就不要忍。”

因为叶正寒知道现在的苏回肯定会有些不舒服的时候。可能会自己转不过来身又或者说难受的会睡不着觉。

“我知道,你怎么比之前还啰嗦呀,放心吧,虽然麻烦别人不好意思,但是麻烦你有肯定会特别好意思,你就放心的是。你晚上不要被我吵醒了才是呢,我睡觉不老实。”

然后叶正寒便让苏回躺在床的最里面,自己躺在外面,而且给苏回留了很大的空间,就是怕他转身的时候不方便。躺到床上之后,两个也没有说过多的话,停了一会儿之后就直接进入了梦想。

可能也是因为太累了吧,叶正寒每次和苏回在一起的时候都会睡得特别的踏实,特别的沉。而苏回则是完全相反,每次和叶正寒在一起睡觉,苏回总是很早就起床了。可能是因为觉得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很珍惜很宝贵吧,所以不忍心自己多睡一会。

夜深人静之后太后也进了屋里,想去看了一会儿书,可不久之后就觉得乏了,编就脱了衣服躺到床上酝酿睡意去了。可是睡意好像酝酿的比之前都容易了许多。

太后虽然坐到现在这个位置,可是对书本好像并不是很感兴趣。而且一看书就容易犯困,这是从年轻的时候就有的习惯。到现在老了,自然也是改不掉的了。

太后可从来没有把自己的这个缺点给说出去。如果要是告诉苏回和叶正寒,他们两个人肯定就要笑话自己了,到时候肯定会笑的上气不接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