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1 / 1)

所以惠妃回到宫里面之后,其实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面坐了好长的时间,虽然在回来的路上他说是想通了,可是还是需要时间去调整一下自己的思绪。所以他暂时就一个人留在了宫里面,不希望别的人来打扰他。

丫鬟们自然也特别的听话,知道娘娘需要一个人的空间,所以他们都在那里默默的干活,而且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不去打扰他。因为其实他们知道如果你这次想通了的话,那以后的事情什么就都好说了。

“我和你们说咱们娘娘在里边思考,所以咱们干活的时候都尽量小声一点,千万不要打扰了娘娘。如果这次娘娘想开了的话,那对以后咱们就都有好处,所以我们就都要谨慎一些。”玉儿说完这句话之后,底下的丫鬟们也都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毕竟他们之前其实也在私底下讨论过这个问题。

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可能在今天貌似就要迎来答案了,所以他们为了自己以后的着想,也都小心翼翼的走路,也是特别的小心,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不只是为了娘娘好,也更为了他们以后自己能够更好。

惠妃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面,就呆呆的望着墙壁,其实虽说眼睛是在看着墙壁,可是脑海中却在想别的事情,可能在整理这么多年,他在宫里面的回忆吧。想着想着就出了事,还有两行泪从眼睛里边流了出来。可惠妃擦干眼泪之后,顿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看来脑子中是彻底的想开了,也不想去跟别人争斗那么多了,因为他觉得人还是要知足的还是要容易满足现状的,不能一直拼着命的往上爬。适当的休息也是非常的有必要。

“慧儿你可以,你一定可以从这里面走出来的,我相信你。”惠妃站在梳妆镜前鼓励自己。其实这需要一个时间过程的,但是想通了第1步以后的就都好说了,如果自己一直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走不出来的话呢,第1步走不好,后面就几乎是不可能的。

想通了之后惠妃一开门,院子中所有的丫鬟都呆了,然后怔怔的站在原地放下自己手中,所有的话就在那边站着。他们现在都特别害怕,是因为自己的声音打扰了惠妃娘娘。所以都低头看着地板,不敢望向惠妃娘娘。

“行了没事了,你们该干活就干活吧,不用特地的不发出声音的,我也想明白了,你们也不用害怕打扰我,今天起就该怎么干活还是怎么干活。过去我发脾气可能也有一些太过分了,希望大家可以原谅。”

丫鬟们一听到这话之后都特别的开心,看来娘娘是真的想开了,所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望着惠妃娘娘。

“娘娘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呀?奴才们还是愿意伺候娘娘的,毕竟也知道娘娘心里边难受。可是现在娘娘走出来了,我们作为奴才自然是什么也都开心了。”他们自然是不计前嫌的。所以说惠妃有时候会压榨他们,但是在某些福利上还是给的挺到位的。

比如他们知道有些宫女来工作里面时间太长了,或者说家里面贫困,有时候惠妃会给他们多发一点点的银子,让他们寄回家。他们不知道该通过谁给家里面传些,惠妃就帮助他们找到那个人,然后让他们把银子顺利的寄到家。所以说有时候丫鬟们有埋怨,可是大多数的时候心里边还是心存感激的。

“行了,过去的事情我就不提了,你们也就不要再提了,该干活干活去吧,快到上午边了就早点做饭吧,这肚子里是不是有一些饿了?”惠妃说完这话之后便背过身去关上了门,继续回屋子里面坐。

其实看到刚才丫环和奴才们脸上的笑容,惠妃是觉得有一点点的感动。其实他知道自己之前对他们态度很差,可没想到还是这么愉快的,不计前嫌,这个确实是挺意外的。因为之前有的时候惠妃也知道他们心里边是埋怨自己。可现在看完的埋怨已经烟消云散了。

“那你们几个就在这边打扫卫生吧,我去厨房里面,给娘娘做饭去,一会找个人过来帮我打一下下手。咱们以后的日子也算是轻松了,今天还真是值得开心呢。”

好像今天他们宫里的丫鬟太监们干活格外的卖力呢,每个人脸上都浮现着笑容,干起活来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一样,即使有汗了也不会停下来擦拭的。

这边他们三个人,差不多吃过饭之后,又开始喝起了那鲜美的鱼汤。可这鱼汤也真是奇怪,虽说上了这么长时间了,可里面的温度还是挺高的,鱼汤正是要趁热喝才好喝。

所以苏回站起来,首先给太后呈了一碗,毕竟三个人里面太后的辈分是最大的,自然要先呈给年长的,然后就是皇上,毕竟是自己的丈夫,最后一碗才是自己的。

“母后您说这也奇怪,看来这盛鱼汤的容器也是有讲究的,所以说这鱼汤上了这么长时间了,可里面还是热乎乎的,这一趟就是要趁热才好喝。”说完这话之后苏回也坐了下来。

“看这鱼汤冒着热气儿,喝起来特别的鲜美,就想赶紧喝。你们也都赶快喝吧,我就不客气了。”

吃完这话之后将他们三个人一起端起了小碗用勺子舀着鱼汤和喝到第一口,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特别开心的表情,他们都想不到鱼汤竟然能如此的鲜美。尤其是配上里面的葱花,还有香菜,简直是点睛之笔。

“母后皇上,这个鱼汤真的是太鲜美了。”苏回说这句话之后,太后和叶正寒也都跟着点了点头,特别同意苏回的说法,不得不说御膳房也不一定能做得出来,这么鲜美的鱼汤,好像在里边加了一种魔法一样。

按说御膳房中的厨子已经可以代表皇宫中最高的水平了,可之前叶正寒也喝过御善房做的鱼汤,味道虽然很鲜美,可是却比不上这儿的十分之一。

“看来这环儿萱儿做饭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真的是太好喝了,这手艺可比御膳房的手艺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