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1 / 1)

其实太后知道说感谢这两个字是有一些见外的,因为觉得既然是这么亲近的关系,其实是没有必要说这两个字的,可是他今天真的是打心眼里高兴,所以才会说出这两个字的,只是想着有一些可以给叶正寒弥补的方式而已。

“母后您看您这话说的,我可是你儿子,咱们之间可不用说什么感谢不感谢的,我能理解您的心情,您今天是高兴而已,您高兴我们也都跟着高兴呀,况且现在天下太平,都是我们想看到的局面。”

像叶正寒一样,这么有能力能管好自己国家的人其实是确实非常的少见的,况且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百姓,所以才可以看到现在百姓安居乐也没有像之前发水灾一样,那么民不聊生苦不堪言。

其实想到百姓叶正寒心中是有另一个想法的,他想等着苏回生完孩子养好身子之后,再带着他去民间里面转一转,微服私访看一看,毕竟也好几个月过去,还从未踏入民间的土地半步呢,他想看看到底现在的百姓生活的是什么样子,是否真的如自己想象的一样。

况且自己当时那样的政策实行了之后,确实是有一些好处的,许多大臣们都变得严谨了,上奏的奏折也真的比之前认真了许多,每一项数据都如实的汇报了,也让叶正寒对这个各部的分工有了更加明确的认识。其实有时候确实不想对他们那么严格的,但是不严不行。总有一些人想钻法律的空子。

“母后这个真的是太开心了,那要不今天你来我宫里吃晚饭吧,况且今天有新鲜的蔬菜还有鱼肉。昨天环儿萱儿给我做的鱼特别的好吃,所以我今天和他们说了让他们也炖一些鱼汤,特别的鲜美,您就留在我宫里面吧。”

环儿萱儿的手艺确实是长进了不少,而且两个人对菜品方面好像也更加的研究了,有时候也会研究一些新菜品出来,确实是打开了苏回的味蕾。

“鱼汤一说鱼汤想起来了,我确实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喝鱼汤,那今天就在你宫里面吃饭吧,不过这环儿萱儿的手艺可是深得我心呀,我真是恨不得把他们也挖到我的宫里面来了。”

“母后,那您的意思是香儿做饭的手艺不好了,那我以后到你宫里去的时候可是要告诉香儿,那肯定会特别伤心的。到时候他一伤心肯定就想来我宫里面了,那到时候可就没有人给您做饭吃了。”苏回这个小丫头又开起了太后的玩笑。

“你呀你呀,你这个小丫头可真是精啊,古灵精怪了还真是说不过你,不过如果你真把这话向香儿说,她肯定会伤心的,所以可千万不要说,我今儿个可算是有把柄落在你手里了呀。”太后说完之后便笑了。

“母后,这把柄何止是落在了回儿的手里,也落在我的手里呀,那以后等你对我不好的时候或者偏心的事,我也可以去和香儿说,您说他的手艺不好。到时候那可就来不及了,所以你现在可不能那么偏心回儿了。”这皇上也真是变精了不少呀,太后守着我的这个把柄在他手里边,也握上了这个把柄了。

“好了好了,我看你们两个呀,我是都舍不得,以后我还是离远点。和你们说话也得小心翼翼谨慎一些了,真是太害怕。不过以后如果你们要是把香儿给敲走了的话,那我可就赖在回儿宫里面不走了,正好我还爱吃环儿萱儿做的饭呢。”

说完这话之后咱们三个人一起笑了,现在估计他们三个人都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孩子吧,之前叶正寒和太后还说苏回像一个小孩子呢,现在他们好像是一起变回了小孩子一样。任谁听了肯定都不会觉得这是三个成年人说的话的。

“我发现咱们三个人是现在变得是越发幼稚。我彻底是跟之前不一样了,明明之前那么成熟了,现在却也被回儿给弄得整天嬉皮笑脸的,没有个正形。母后也是变了,之前也是特别严肃的,轻易不会在别人面前展露笑容了,现在呢,有一个严肃的脸都算是奇怪了。”

说完这话之后,叶正寒和太后倒是没有说话,不过苏回倒是一脸得意的表情。这好像可以从侧面证明他有一些能力。不过其实苏回知道他们内心里边就是那种人,只不过是自己来了之后,把他们内心的那一面给激发出来了而已,平常不太展现给别人的一面,现在释放了出来。

“对呀,这回来了之后我可是彻底跟之前的不一样了啊。我让宫里的丫鬟们看见我那个笑的样子,脸上都写满了惊讶的,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见我笑。现在肯定觉得我比之前容易亲近了许多。我前几十年营造的形象都毁于一旦了。”

“那可不怪我呀母后,明明就是你内心本来就有这一面,只不过被我给激发出来而已,况且这也证明你和我在一起特别的开心呀,我就是你的开心果,所以才让你们变得和之前不一样。难道遇见我你们不感觉幸运吗?我可是感觉很幸福。”

是叶正寒和太后都觉得遇见苏回来之后觉得是非常的幸福的,有这么一个开心果在自己的旁边在旁边安慰自己。有时候即使什么话都不说,可当你觉得有个人默默的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的时候,你就会感觉非常的幸福,非常的欣慰了。

“回儿,你怎么能把我们两个的想法给说出来了,我们两个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不过和你想的一样哦。所以以后我们三个人就继续陪伴彼此吧,往后愉快的时光还是特别多。”

说完这话之后,他们三个人便打算回宫吃饭去了,毕竟在这里坐着聊天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况且太阳现在快要落山了,正是宫里人多的时候,他们必须得赶上人多之前赶紧从这边走出去。要不然这秘密基地的位置可就不保了。

“母后回家咱们该出去了,要不然一会太阳下山了,宫里面的人就该躲起来了,所以我们必须趁人多之前赶紧走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