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1 / 1)

太后一夸苏回,苏回还有点不好意思了,竟然谦虚了起来,这个平常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母后您夸奖我了,是他们比较让人省心啊,所以我要管的事情自然也不多。”叶正寒听见这话就觉得很奇怪,明明之前自己又不是那种爱谦虚的人,怎么现在变谦虚起来了,还真是有一些不适应。

“回儿,你现在变得好奇怪啊,明明之前是不会谦虚的性格,可现在却变得谦虚了起来,真是让我有一些奇怪,我都怀疑刚刚的话到底是不是你说的。听到这,耳朵还都有一些不舒服。”叶正寒这不是明摆着找事吗?本来多么和谐的氛围突然被他这一句话给打破了,他没有理她,给了他一个白眼,让他自己去体会。

不过这白眼给的确实也管用,叶正寒看见她的白眼之后就赶忙低下头来了,好像认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一样一句话也不说,赶紧坐到旁边喝茶水去了。

“行了,刚才玩的时间太长,咱们还是坐下来喝一些茶,水润润嗓子吧,母后你快来。”叶正寒这不是明显的转移话题了嘛,然后就把母后抚到了座位上,给他倒了一壶茶。

这茶水是刚刚环儿萱儿刚烧出来的水,因为知道他和皇上都过来了,所以特地用的苏回之前一直不舍得喝的好茶。放在了院子里面。等到茶水的温度没有那么烫了,他们也过来了,不得不说环儿和萱儿放茶水的时机也真的是巧妙。如果早一些或者晚一些的话,估计就要被烫到了,或者说是凉到了。

“母后,您快品一品这茶,闻着茶就有没有一种醇香的感觉?我可是刚刚在玩的时候就已经闻见了。喝一口更是感觉不一样了,您快尝尝。”叶正寒迫不及待的向母后推荐这个茶,因为他也喝过这个茶,也知道这是好茶,所以特别想让母后尝一尝。

“那我尝尝吧,听你刚刚说的那么夸张的,我是必须得尝一下了。”其实母后对茶的了解虽然不算太深,但也还算是有一些了解,知道一些东西,喝茶首先要品它的香味,闻过一口之后然后再喝。不过他喝完之后觉得果然不一样,感觉那香味都已经跟着茶水进了肚子一样。

“这茶确实是好茶呢,跟宫中普遍有的茶还确实不太一样,其实宫中那些好茶和它相比起来也稍微有一些逊色,这香味就好像是沁人心脾一样,确实是好茶。”太后喝完之后忍不住评论了一番,因为他觉得确实是挺好喝。

“母后看来您对茶也有一些了解,不得不说这确实是好茶,不过刚刚皇上之所以那么吹嘘,是因为这是别人送给他的,他想显摆自己,所以才这么说的。”苏回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的,谁让他刚刚那么说自己了,他才不是那种不记仇的人呢,别人说他一句他是一定要还回来的。况且那个别人还不是别人,就是叶正寒,他自然要还击了。

“哦,这是怎么一回事呀?皇上怪不得你刚刚那么吹嘘这款茶。”

“其实是这样子的,母后之前西域进贡过来一些好茶叶,产量也特别的少,我尝过一口之后觉得这确实是一款好茶,于是便给回儿的宫里拿来一些让他尝一尝,因为他最近也在学习了解茶文化,所以想帮助他。”虽然刚刚苏回那么不仁不义的对自己,但是叶正寒自然也没有计较啦。

“哦,原来是这样,那怎么没有我的份呢?我对茶**了解的,为什么不把这好茶拿过来也让我品一品呢?”叶正寒和苏回肯定没有想到太后会来这一招,所以那一瞬间两个人就石化在原地呀,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太后。因为这个话题转变的实在是太快了,而且他们也没有任何的防备。

说完这句话之后,苏回看看叶正寒,叶正寒看看苏回,她们两个就一动不动的,好像只有眼神在交流一样,心想,都怪你先提这个话题,现在怎么办?

“好啦好啦,没事的,我就是和你们开个玩笑而已,不过,我也不能经常喝茶,毕竟这茶喝了晚上就睡不着觉了。所以不用给我拿了,我刚刚跟你们说也只是开玩笑而已,没有想到你们两个还真上钩。”

母后自然是不会去和苏回争夺宠爱的,因为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儿媳妇,况且叶正寒对她的好,她自己心里也特别清楚的,所以只是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啊,想看看他们两个是什么反应。

“母后你刚才都快吓死我了,刚刚那一瞬间我们两个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呢,不过您可千万不要认为夜正寒偏心。”苏回就是害怕母后今晚会觉得叶正寒有偏心的印象,因为老年人嘛就容易多想,而且越想的越多,后面联想的就越多。

“我当然知道啦,我都活这么多年了,自然是知道的,你不用和我解释的,我可不会想那么多的。现在我都想通了,我的任务已经很少了,每天醒来之后浇浇花浇浇草,然后看看书,喝喝茶之类的,非常的轻松,也不去想后宫那些一乱摊子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去。”

之前母后之所以那么紧张,是因为后宫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所以他一睁开眼睛就很忙,就是根本是因为没有皇后,所以这些事情都给太后一个人来处理。现在时间这么长时候发现这宫里特别的安静,也没有人惹是生非,只是有人惹了事太后也不会去管,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所以现在太后的任务可就轻松许多了,每天只要照顾好自己,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可以了。

“对呀,母后你早就该这么想来着,您看您现在多轻松呀,等到孩子出生了每天回家到宫里面逗逗孩子,玩完健身器材之类,这才是你每天应该做的事情,况且我们看你这么劳累也是很心疼的。”其实叶正寒无数次的都想母后好不要管后宫那么多的事,让他自己放松一下,不用管的话母后心里始终是不放心。

现在母后终于是想开了,所以也不管后宫的那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