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1 / 1)

叶正寒还在为自己刚刚的那个举动沾沾自喜。其实本来苏回的意思就是不想打扰母后,因为母后睡觉比较浅,所以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但是叶正寒不死心,非得去看一看,结果母后正好就起床了,也是赶了个巧。如果换做是别的情况的话,肯定不会像今天一样这么巧合的。

“好好好,都是你的功劳,都是你的功劳行了吧?我可不和你抢。今天肯定是个巧合啦,因为平常母后睡觉就比较浅,我害怕打扰他,所以才想走的。不过你可千万别忘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苏回就是害怕叶正寒忘了咱们这次来到底是要干什么,所以赶紧提醒。像他们这次自然是想让太后知道她们先找的那些东西了。

“对了,你要不说我还真忘了,母后咱们进屋去说吧。”他们两个刚刚说话的声音还是特别小的,因为整个院子里面都特别的安静,如果发出一点声响的话,估计其他人就要被吵醒了,为了不吵醒其他人,他们进屋说去了。

“对了,母后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肯定特别的开心,之前你还记得说苏回想坐的那个秋千还有健身器材吧,今天竟然就已经给整好了,而且我上午还在那边试了试特别好玩的,所以我们下午过来就是想让你也过去玩一玩。”叶正寒说这话的时候特别激动,简直比苏回整个人都还激动,当时苏回在旁边显得特别的镇定。

“这么快,明明记得是一周之前才说过的,没有想到今天就给弄好,我看看你们宫里的人,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确实让我挺惊讶的。不过竟然上午就已经弄好了,那看来下午是有必要去试一试,也不知道我这把老胳膊老骨头了,还能不能玩的动啊?”现在母后总是把自己老了这个话题挂在嘴边,其实身上更多的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老了吧。

“母后您又来了,之前不是说过了吗?不让你把老这个字挂在嘴边的您又开始了,下午您去玩玩就知道了,到时候会觉得自己宝刀未老。况且这个还可以起到锻炼的效果呢,以后你每天来我宫里边锻炼锻炼多好呀,我们还能每天见面每天聊天,只要你不嫌我烦就行了。”

这个健身器材确实有非常好的效果,就是可以帮助强身健体,尤其是有针对性的对于某一个关节,所以就会觉得这对于太后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而且他会每天来自己宫里边儿,苏回也不觉得孤单了,毕竟环儿萱儿每天还有他们的事情要做,不能总是麻烦他们的。

“那完蛋了,那岂不是你们两个又不需要我了,你看你在宫里面可以玩,母我后来苏回宫里面可以锻炼,到时候你们两个整天聊天,又忘记我了,有什么重要的事肯定也不会通知我。哎,太让人伤心了,现在我无论去到哪里都是那个多余的。”

叶正寒估计觉得也很失望的,毕竟之前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被别人需要的人,可现在好像她成了多余的那一个有了,和母后之后他们两个就玩到一起,完全不带叶正寒。所以有时候叶正寒真是觉得自己简直是多余的呀。

“行啊,才不是呢,你也可以参与进来呀,况且这个你也不是特别喜欢玩嘛,母后在旁边玩健身器材的时候你就可以在旁边的秋千,我在院子里边坐着陪你们说话多么和谐的场面呀,想想就肯定很开心。如果等以后孩子出生了,我就抱着她坐在椅子上,然后你们两个才好锻炼,你荡秋千多好。”

现在孩子还没有出生,苏回就已经可以想到以后有孩子的那种场面了,虽然肯定会头疼,但是肯定也会特别的开心,看它一点一点的长大。

“对啊,那等以后孩子出生了,那岂不是就更其乐融融了,况且这一家有老有小才算比较和谐嘛。现在我都有点期待了,真希望这个孩子赶紧出生呀。”叶正寒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苏回的肚子,那孩子好像真的和父母有心灵感应一样,叶正寒一摸他就知道,他会踢肚子表示知道了呢。

“行了,你们两个怎么又转移话题了?那现在先在我这边坐一会儿,等一会儿再去你们宫里玩吧,现在他们估计都在午休呢,去也不合适,而且玩也不开心,倒不如在我这宫里边儿坐一会儿。休息一下。不过你们今天中午睡午觉没啊?”太后几乎每次见到他们习惯性的就会问他们,这个因为午休其实还是挺重要的保障你一下午的精力。

“母后你别提了,我今天中午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不小心把叶正寒给吵醒了,他起来之后就说了我一顿。太难受了,一点都不给我面子。”叶正寒还没说什么,苏回就恶人先告状勒,表示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其实确实是这样的,当时叶正寒说了之后苏回差点就要生气了。

“哎,你可不能这么说啊,你把这些太夸张了,我当时可没有劈头盖脸的说你对我只是语气有一丢丢的查,你现在就在母后这告状真的是太不公平。把我的行为夸张了10倍。后来我不是还醒了陪你聊天,然后你又睡着了,我自己没睡着。”

看着他们两个在旁边拌起嘴来,谁也不让她样子,太后就觉得真的是太搞笑了,明明两个都快要已经为人父母的人了,却还像小孩子一样在这拌嘴。太后可不想去掺和,这种事情就在旁边一边喝茶水一边看笑话。脸上都是笑容。

本来他们两个都想让母后为自己做主的,可吵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他并没有参与进来,是坐在旁边悠哉悠哉的,看他们两个吵架,两个人顿时都开始撒娇了。

“母后明明是想让您帮我做主了,你怎么坐在这儿看起了热闹啊?您可不能这个样子呀。你要是这个样子的话,那谁替我做主?”苏回又发出了他的绝技,就是撒娇。

“对呀,母后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我们两个在旁边闹得不可开交,您这样坐在这悠哉悠哉的看,真是太让人伤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