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1 / 1)

准确的来说,是现在苏回的内心变得更加的强大了,不会把别人对自己随便的评价就放在心里边了,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过得更开心,更快乐,更无拘无束。叶正寒看见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并没有被刚才的会非所答,心里边还是为她感觉开心。其他这次之所以这么快就想走,就是害怕惠妃又说什么话惹得苏回也不开心。因为他知道苏回是个特别爱多想的人,所以不敢多做片刻的停留。

他们三个人见过之后,苏回心情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波动,而且还是继续说他们的笑,他们可开心了。可就是惠妃还有他的丫鬟们两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尤其是慧妃脸上的那种表情,就是绝望。因为他知道他自己已经和苏回拉开了差距啊,现在依照这种趋势来看,差距是已经没有办法弥补的,而且已经成定型了。

所以现在有一些失落,同时又好像确定了自己心中的那个答案是,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他必须把这些事情给放下。

因为自从上一次两个人见面之后,他心情就变得很不好,这几日之所以是没有出过门就是一直在给自己心理安慰,还有强大的心理建设,就是希望自己可以不要那么计较一些事情,可是始终有一些不甘心。可经过这次见面之后,他好像彻底的死心了。

香儿也站在原地,一会儿之后想要看他们有什么表情,于是便去提醒他。

“娘娘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您已经站在原地好长时间了,我们应该回宫去了。毕竟咱们出宫也已经有一会儿该回去休息了。”香儿这话把他从想象中拉到了现实,然后点了一点头便继续走了。他决定要放下,也决定要死心了。

其实香儿知道惠妃娘娘肯定是不愿意看到这种场景的,可他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刚刚明明可以躲避开了,却非要迎上去。虽然他心中也特别不理解,可他还是不敢说,毕竟她只是一个奴才而已。主子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问得一清二楚。

“香儿你心里面肯定特别奇怪吧,明明我刚才可以避开的时候却非得要迎上去,是不是特别的不理解?”因为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相处的时间长了,而且惠妃又是个特别聪明的人,他自然知道向内心里面在想什么,只不过听他没有开口,就知道香儿有一些害怕。

“确实娘娘您刚才的行为确实有一些不理解,不过您不用说的,想要怕问多了之后您伤心,所以您不用说了。”因为香儿知道成年人还是要有自己的秘密的,不能把什么事情都告诉别人。如果把自己说的秘密都告诉别人,就像没有穿衣服在别人面前说我一样,心里很不安。

“其实是这样子,我告诉你吧,之前其实不出门就是一直在想事情,虽然想放弃,可是有点不死心,好像总想再证明一下再挣扎一下,可今天看见这个样子之后,我本能的反应是迎上去,和他们交谈完之后我就彻底的死心了。可能这就是给我的最后一集吧。不过我觉得,从某个出发点来说好像是好的,让我对过去的事情做个告别。”

香儿听了这两句话之后,想想又开心又心疼,是因为娘娘终于下定决心要告别过去的恩怨,这样可以整理心情从新出发。又心疼,是因为她在宫中苦苦挣扎。要放弃肯定是特别不情愿的,现在被迫放弃,肯定心里面很难受。

“行啊,你也不用替我觉得难受,我觉得还挺好的,让我有机会和过去做个告别也挺好的,也算是拯救我自己吧,毕竟我不能整天活在那种事情里面,我还得继续坚强,向前看去享受当下的生活。就像之前一瓶说过的一样,现在我也终于可以理解是时候放下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惠妃整个人好像顿时轻松了,于是和香儿去回宫去了。他们带着太后来到自己宫里的时候,太后简直被眼前的这一切给惊呆了,这么大的两个器械竟然这么快都做好了,不得不感叹他们的速度和效率。

“母后您看这个惊喜吧,您快坐上去试一试,让叶正寒在旁边给您推一下,特别有意思的。不过皇上您可得注意,您的力气太大了,荡的太高的话,母后身体肯定会受不了的,你就轻轻的荡,就想让他脱离地面就可以了。”苏会害怕叶正寒没清没重的,所以在旁边耐心的嘱咐她,叶正寒当然也不傻了,知道母亲年纪大了受不了他自然会轻一些。

“母后您快坐上来试一试。”叶正寒迫不及待的想要母后坐上去试一试,好不容易把她扶上去之后,叶正寒让他抓住两边的绳子,然后轻轻的给它推起来,刚开始坐上去的时候,太后整个人眼睛都睁圆了许多,好像是很新奇,发现新大陆一样。而且那种感觉是久违的感觉,所以特别的开心。坐在上面就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母后,你看好玩吧,以后有时间您就多来我宫里吧。”苏回看见太后娘娘脸上洋溢的笑容才这么说的,而且他也替母后感到开心,说话的音调都比之前高了些。

况且从现在的行动当中确实能看出来,太后比之前开心多了肆无忌惮的笑容,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就连旁边的丫鬟和太监们都惊呆了,因为太后总给人一副特别严肃冷酷的样子,和今天的样子一点不一样。

其实仔细想想,太后也没有什么不同了,也和正常人一样会严肃也会开心大笑的,只不过是因为这个位置的特殊性,所以不能经常香别人展现笑容而已,私底下每个人都是特别可爱的人。

看见母后在旁边玩的那么开心,苏回小心翼翼的踩上旁边的健身器材,也开始玩了起来,叶正寒还在旁边给母后退,不过他也乐在其中。之前小的时候都是母后陪着自己玩,现在她终于可以陪着母后玩了,也算是了他之前的一个心愿了吧。这种角色互换的机会,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呢。叶正寒也觉得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