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1 / 1)

可能叶正寒刚刚说话的语气确实有一些不耐烦吧,毕竟本来是在熟睡着被吵醒了,肯定会有心气不顺的地方,不过把苏回惹生气了,还不是得哄着他吗?这可是他的小祖宗,现在什么事情都要依着她了,要不然生气了就真的不理他了。

“你可别理我,我以后可不敢打扰你了,你就赶紧回你自己的宫里面睡去吧,明明是我的床,我翻来覆去的还得被你给说一顿,这哪有的道理?真是太让人伤心了,你可赶紧走啊。”苏回这个人有的时候对于一些问题的处理上,本来就是比较磨磨唧唧的,其实也是喊道过歉了,他可能也会再唠叨两句,可能是心里边儿心气儿不顺吧。

“行了,我都承认错误了,你就别再埋怨我了,我真的知道错误了,下次我绝对不会这样了,可能是因为刚才睡的太香了,猛的一被吵醒自然会有些不舒服的。不过看在我已经知错就改的份上,你就原谅了我吧。”

苏回看着叶正寒态度这么诚恳认真,虽然脸上的表情是很不愿意,不过也还是点头答应了,意思就是原谅他了。

“现在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以后你可不能再这样了,要是再有一次这样的话,你就直接不要在我宫里面睡了,我到时候肯定不会愿意收留你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苏回又很不情愿的躺到了叶正涵的旁边。

看到苏回顺势躺到了自己旁边,叶正寒就知道苏回已经原谅自己了,于是便侧过身去抱着它,就像抚摸小孩子一样拍打着他的背,好像是让他快点睡着的意思。

“你不是说让我陪你聊天吗?聊什么呀?看来今天中午肯定是睡不着觉,不过如果今天中午睡不着的话,估计晚上就会睡的比较早。一般都是这个规律。这样相比起来的话,我之前有一段时间岂不是中午睡的也多,晚上睡得也早嘛。”

“对呀,有一段时间你睡眠时间可充足了,中午能一觉睡到下午,吃过晚饭之后停一会儿,晚上你又特别的早早睡,当时我还怀疑你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呢,不过后来母后说怀孕的时候孕妇嗜睡是很正常的。现在可能就恢复你正常的作息了。”

因为叶正寒也不是很了解,况且他还是个男生,尤其自己的妻子第1次怀孕,他肯定不知道那么多的注意事项,好多都是从母后那边听过来的,学过来的,如果不请教母后的话,他自己心里根本不清楚的。到时候肯定会很慌,然后乱了阵脚到处求医的。

不过还好,随着母后给自己灌输的知识,叶正寒懂得也越来越多,而且他也会翻看关于这方面的书籍。还写到了孕妇在怀孕期间,情绪比较容易有大波动,所以不能惹她生气,所以叶正寒在苏回情绪最不稳定的那段时间一直都陪在她身边,他想做什么事情,叶正寒也绝对不会说不同意。

时间长了之后,苏回的心情比之前沉稳了很多,而且也没有那么严重的现象,几乎就是和正常孕妇的生活一致。

“可能是吧,不过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心脏里面跳的可厉害了,搞得我好像以为自己有什么病似的,有的时候突然就心跳的特别特别的快。可停了一会儿,它又恢复原来的样子。”

“这个你就更不要多想了,之前咱们不让太医检查过身体了吗?她也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心脏心率也都是很正常的,如果你猛一下心跳快的话,可能是因为你侧着躺身上心脏压迫的神经,可能就会跳动得比较快。以后有什么问题你记得及时说呀,不能等过了之后你才告诉我。万一真的有什么问题,那可怎么办?”

不知道的,还以为叶正寒现在是半个医生了呢,只要苏回给出的问题叶正寒都能给出解答,看来叶正寒这段时间里面没有少看关于这些的书籍。知识吸收的也不错,全部都印到脑海里了,不用看书就可以知道。

“现在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了?不过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呀。之前你比我还慌乱,后来看了你就慌乱的样子,我就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可现在我抛出什么问题你都能给出解答,看来私底下是默默的做工夫了。”

“那是当然啦,我不得时刻注意着呢吗?万一出现了什么问题那可怎么办?所以就找李太医要了几本书籍,每天有时间就看,有时间就看,不过这次是最好吸收的也不错,你问的问题我还恰好都能回答对,不过可能你再问别的问题我就不知道了。”

叶正寒只是谦虚的说法,其实它除了脑子比较灵活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记忆力比较好,一般看过的书全部都会印在脑海里,什么都不会忘,所以也不轻与别的搞混了。脑袋无论何时都是异常的清醒,所以对于学习非常的有帮助。

“行了,你就不要谦虚了,我这不是夸你了吗?让你在现在了解更多的,这样我就会少吸收一些知识,有什么不会的直接问你就好了,况且我看书还容易犯困。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了。”叶正寒听完之后就笑了,还以为是因为心疼自己才说的话,没有想到是想给自己省事儿。

“你这丫头也太聪明了,我本来还以为你是真心疼我的,现在看来,只是为了自己以后可以省一点事儿,真是太过分了。不过我可以看,但是别的书你也要一直看啊,毕竟你之前不是说过要不断学习不断丰富自己吗?现在可能就是好机会。”

其实人只有在每天都学习到收获到新的知识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是最充实的最有动力的,因为每天都有新的知识注入你的脑子里,见多识广,了解的就更多,就越想了解的更多,久而久之整个人都会变的比较知识渊博。不是为了那么功利考试或者应付别的东西,只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学到一些东西而已。

“行了,我开玩笑的,你还真信呀,放心吧,我不会一直依靠着你的,我也会逐渐丰富自己,不能被你给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