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1 / 1)

看见这个场景,其实叶正寒就想到了一句话,学习是不分时间场合和地点的,只要你想学任何时候都能学着不现在,在品茶的过程中也可以学到关于茶的,就是茶的文化。不得不说苏回把这句话践行得特别的好,终生学习,学习没有尽头。

“回儿,现在什么都能支持起你求知的**了,不过看到你这样我还是很开心的,我还真是有一些了解有一些讲究,通过今儿个我可以让你知道一个大概。”叶正寒也不是吹嘘自己,他对这方面有研究,是宫中所有人都知道了,所以自然不必谦虚。既然是苏回问自己,他肯定不会不说了,只能说是倾囊相助。肯定会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告诉苏回。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面,他们一边品茶一边给他讲关于茶的知识,茶的文化会听得津津有味的,而且眼睛里面全部都是关于知识的渴望。如果说之前的话苏回是肯定是会犯困,但是现在不知怎么,即使上午走了一上午,精神都还是特别的足。所以听的时候也特别的精神。

“原来是这样呀,皇上你懂得真的也太多了吧,远远超乎我的想象,通过您今天给我讲解,我对茶有了有了更多的认识和了解。真是挺开心的,只是希望我不会轻易把这些知识给忘了。毕竟每天都要学习的东西,总是害怕把前一天都给忘了。”

这种情况的话只需要温故而知新就可以了,每一天在学习新的知识的时候复习一下前面的知识,这样时间越长的知识就更牢固,从而形成一种记忆下是不会轻易忘记的。不过还有一种就是要多问。多问多回答的话,也可以加深自己对某一个知识的印象。

“回儿,你现在怎么和之前不一样了?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爱学习了?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不过我觉得你这个发展趋势和方向是好的,照这样下去你肯定会成为一个才女。”叶正寒还是很看好苏回的,也很清楚他对知识的掌握能力,更很清楚它的通透。对于一件事情总是三言两语,苏回就可以了解到其中的重点,并且记得很牢。

“皇上是这样子的,之前的时候我反思了一下自己,之前我确实不爱学习,只能说是没有做到主动的学习,而是被动的别人给我灌输一些知识,可现在我觉得我既然成为了一个母亲,那我就应该掌握更多的知识,万一到时候孩子问我一些五花八门的问题,我解答不出来岂不是会非常的尴尬。所以为了防止以后尴尬的场面发生,我才觉得从现在开始选。”

也不知道苏回什么时候想这么远,不过听到这个叶正寒还是很开心了,以后可以给孩子讲解更多的知识,而且还可以丰富自己,简直是一箭双雕。

“回儿,你的这个想法很好。今天开始一点都不晚,每天学点,每天日积月累,积累的就会越来越多了。如果再加上每天看书的话,效果肯定会更加的显着。”叶正寒能给他讲的这些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可是书本上的知识是无穷无尽的。无论任何时候看都能从书中吸取到知识和营养。所以看书是根本。

“行了皇上,我知道要看书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想好从哪个方向开始看起。况且我也是知道的,让我静下心来看书是很难的,况且现在这孩子还没有出生,我肯定是静不下心来的,总是有各种的琐事。所以打算等孩子出生以后,我养好了,然后再开始看书的,到那时应该也不迟吧。”

“不迟不迟,只要你想学习什么时候都不会晚的。”

后来他们两个又继续在屋中品茶,可能是因为这茶太好喝了,喝光了第一壶之后,便让丫环又去上了第二壶。喝第二壶的时候和第一壶的茶感觉又完全不一样了。又多了一些别的滋味。

太后在自己宫中转了一会时,后来只好便回屋坐着去了,可是他好像没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干。于是又拿起了之前打算看的书开始看书了。之前有一段时间太后每天规定自己一定要看书半个小时,可总是因为别的事情给耽搁了,放到了一边,所以现在书本上的书长久不分开之后都有一股尘土的味道。

其实对于太后来说看书也是需要下定很大的决心的,毕竟对于一看书就容易犯困的他来说确实是一个挑战。但是迈出去第1步之后,以后的路就会好很多了,总是一个渐渐的熟悉的过程。然后太后就端坐在书桌面前,认真的拿起了书本开始看。

可能是因为岁数大了吧,有一些老花眼,有些字是需要很认真的看才能看清的,所以看不了一会儿之后太后眼睛觉得也有一些疼痛,因为眼睛一直在用力,自然会疼了。看了一会儿之后便把书放下,就抹了一揉眼。现在他觉得不服老是真的不行了,看一会书之后就开始头疼,而且上面的字也看不清。

想到这里太后还有一些心酸的,几十年前自己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可现在没想到已经步入老年阶段,而且还开始老花眼。想到这里,他好就叹了一口气。毕竟变老是他们没有办法阻止的过程,所以即使有那么多的感伤,也不会起任何的效果。

“太后娘娘您在里面吗?到了吃饭的时间了。”香儿轻轻的推开门,对着太后娘娘说。

“现在几点了?怎么这么早就开始吃饭了?”可能因为母后这一上午过得有一些快乐,毕竟他从苏回到宫里回来的时候,也已经10:00了。

“回太后娘娘的话,现在已经到了晌午了,是到了该吃饭的时间。您觉得时间过得快,可能是因为您从苏妃娘娘的宫里回来的时候就比较晚了。不过难道你怎么一直揉着眉头呀?”香儿是一个观察力非常非常细致的人。

“哦,也没什么,就是刚刚在屋中看了一会儿书,可有些字看不清,就得使劲的去看,这不没看了,一会儿眼睛就开始酸疼。看来不服老是真的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