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1 / 1)

“那是当然了,毕竟都这么长时间没回家去了,你也肯定很激动吧。毕竟从小咱们两个一起长大的。”现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利儿便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这一去便是十几天,要是东西自然要很多,而且杏妃打算带给老母亲的东西也有很多呢。

叶正寒和苏回的话音还没落呢,李公公就回来了。“回皇上的话,皇上让奴才给李妃和杏妃娘娘带过去的消息,奴才也已经传到了,估计他们今天就可以启程出发了。”叶正寒点了点头。

“李公公你去太后的宫里问问他有没有吃饭,如果没吃饭的话就让他来我的宫里一起吃饭,如果吃饭了一定要把他请过来。”听了叶正寒说的话,然后李公公又启程去太后的宫里。

不过老实说李妃和杏妃离皇上的宫里还是挺远的,因为他们两个妃子的宫里,稍微偏一些。但是太后的宫里离皇上的宫里就非常的近。李宫宫走之后,叶正寒扶着苏回在这院子里面来回转一转。

“皇上,您别说您这院子里的花草还是挺别致的。比我那院子里的种类好多了,而且长得还都特别的别致。不过这院子肯定不是您在悉心打理吧。”

“当然不是了,你想想我整天那么忙,哪有时间打扫院子里的这些花草,都是丫鬟太监们帮我照顾的,不过有时候母后也会过来帮我看看。毕竟他对花草这些比较有研究而且也喜欢花草。所以有时候来我的宫里就会亲自浇水什么的。”

苏回就知道肯定是母后的悉心照顾。叶正寒这么粗心的人肯定是不会照顾这些花草的,他能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不过这院子里的风景是真别致,而且阳光也好,整个院子里几乎没有阴凉的地方。怪不得是皇上的寝宫呢。论位置和风景都是绝佳的。

“怎么?难不成你见过我这宫里的花草?我听说之前的时候不是母后也给你的宫里移栽了一些吗?怎么样?那些花草有没有健健康康的长大还是被你给蹂躏了。”叶正寒又开始开玩笑,苏回才不是那种移栽过来就不管他们的那种人。

“皇上,您又开臣妾的玩笑,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自己母后让人把他们移栽过来之后,可是每天都有在细心的给他们浇水呢。他们现在长得可比之前大多了,虽然没您这宫里长得好,但是也是不错的。因为环儿和萱儿有时候也会帮着我一起浇水,您就放心吧。等再过两个月绝对会赶上您的。”

李公公不一会儿便到了太后的宫里。

“太后娘娘,皇上让奴才给您传话。说如果您没有吃早饭的话,就请到皇上的宫里面去吃,因为苏妃娘娘也在那边等着呢。说如果你吃了的话也一定要过去。”

太后听了这话之后,心想反正今儿个早上也没有事情做,况且自己确实还没有吃早饭,因为今天早上确实起的有一些晚了。于是便起身去皇上的宫里。

“母后你来了,来的时间刚刚好,他们也刚刚把饭菜摆到桌子上去。快坐下来,我们一起吃吧。”

“本来我今天也起晚了,还没让宫里面的下人们准备饭菜了,你们就过来叫我了,还真是好,不用他们准备了。不过怎么这个你一大早也来皇上的宫里面了?真是稀客呀,一般不都是皇上去你的宫里面吗?”太后这话里透着一股酸溜溜的,苏回是自然能感觉到了。

“哎呀,母后您就别嘲笑我了。昨个儿叶正寒还听我使唤了一天,然后昨天晚上是在她这里睡的,因为我太累了,所以躺床上就直接睡着了。”

现在太后是越来越爱开玩笑。而且尤其是爱开苏回和叶正寒的玩笑,不过开玩笑的时候,也只有他们三个人在而已。如果要是有下人在的话,太后是绝对不会说出来这种话。

“行了,饭菜都已经盛好了,咱们就赶紧吃饭,快饿死了。”

吃饭的时候三个人一边吃一边愉快的聊天,气氛确实很融洽。“昨个听说李妃和杏妃想回娘家看看去了。”太后的消息倒是灵通嘛。叶正寒都还没来得及和她说,太后就自己先问。

“对啊,母后他们两个就说,因为进宫8年了才回家两次,所以这次就特别想回家。况且现在不正好赶上了回儿快要生孩子了,所以我就变给他们放了假,让他们回家去了。”

进宫之后不能回家是很正常的,有些妃子一进宫就从来没有回家去过。进宫容易出宫难,进宫之后哪能那么容易就回去呢?况且皇上一般也是不会同意妃子们回去的。毕竟是有自己的考虑和担心在里面的。

“也是。他们两个在宫里倒是挺安稳的,也没有惹什么幺蛾子出来。就让他们回家看看去。也真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也都进宫8年了,刚进宫的时候也是和苏回一样还是个小不点儿。而且现在回儿也快要生了,也没有时间去照顾他们两个。”

不过李妃和杏妃回去了,对于惠妃和伊嫔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情,毕竟之前他们两个还拖李妃和杏妃去问过皇上的问题呢,现在看来,遥遥无期。所以后来惠妃伊嫔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有一点失望和生气的,不过好像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他们两个也没有那么傻,不会完全按照自己的主张去做事。所以开始的时候惠妃和伊嫔就没有抱着多大的心态,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而已。没有想到这事情果然没有办成。

“姐姐,我看咱们俩就不要费这个劲了。李妃和杏妃进宫这么多年了,自然也不傻。咱们就算了吧。现在整个宫里可都等着苏回的孩子出生了,咱们现在要是闹什么幺蛾子出来一定是要人命的。”

伊嫔自然也能分得清现在的局势了。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就把自己的脑袋给丢了,他还想在宫里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即使不受宠,每个月有俸禄也就够了。她和惠妃的追求可是不一样。

“行了妹妹,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