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1 / 1)

皇上在和李公公说话的时候,苏回自然也在认真的听着,其实她也明白皇上心里面想的是什么。不过即使不让他们回去,对于苏回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威胁,毕竟她和苏回不熟,自然是没有没有突然去他宫里的道理。不过回去了总不是坏事。

况且苏回还有一点同情他们的地方,进宫8年了,竟然才回过娘家两次,要是他他肯定就难受的不行,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能坚持到现在这么长时间,心里面由衷的对他们也有些钦佩的感情。

“回儿,你在想什么呢?朕都喊你好几声了,也不理这一下,难不成又生气了?”因为刚刚苏回在想自己脑中的问题,所以并没有听见叶正寒喊自己。当他听见他说了那些之后,他便马上就给叶正寒回应。

“没有皇上,臣妾就是刚刚在想一些问题,怎么了?您刚刚叫臣妾了吗?”

“当然叫你了啊,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嘛,所以在这看你脸色呢。不过现在看来你好像没有那么生气。”叶正寒知道女人们都爱多想,尤其是苏回更爱多想了,其实苏回也是比较爱多想的,关键是他想的很多,但他都不会说出来,只会自己一个人生闷气儿。到头来还是会自己难受。

“当然了皇上,你想呀,他们两个跟我又没有过什么关系,对在宫里来说对于我自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所以他们回不回家对我来说的结果其实都是一样的,您不用照顾着我的情绪。不让他们回家看看总是好的,毕竟进宫这么长时间也才只回过娘家两次而已。想想也还挺心酸。”

苏回的这个回答是叶正寒始料不及的,因为他本以为苏回会很高兴,觉得这是件好事,可没想到它是从另一个角度出发。不过更加坚信了苏回在叶正寒心中的形象。总是为别人考虑。

“行了,你也不用替他们觉得可惜,进宫都已经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了,不过两天看也是很正常。况且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些道理你都是应该懂的。不过话说回来,你看看我这宫里不知道怎么样。自打你怀孕之后,你还很少来我这宫里呢。”

叶正寒这话确实不假,因为苏回几乎不会主动来找叶正寒,他最多的时候就是会去母后的宫里陪着母后一起谈天说话。毕竟在皇上的这里很无聊,根本就不适合自己,所以还是去年有意思的地方比较好。

“这哪有什么好不好的,您觉得舒服不就好了吗?况且我也几乎都没有来过,我大多数时间都是陪母后在后宫呆着的,猛的一来还有一些生疏了。”

苏回这个人跟别人可真的是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想挤破头来宫里边儿找叶正寒,没想到她却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反而有机会来自己也不来。不要让别的妃子知道,估计心里面都会酸死,心想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你这个女人呀,可真是奇特,自打进宫以来就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都削尖了脑袋,想来我这个宫里呢,你可到好有机会你也不来,真是奇怪。”

“皇上瞧您这话说的,我要是都跟别的妃子一样了,你还会这么宠我,自然是不会,是因为我跟别人不一样,所以才会得到您更多的关心,如果我都和别人一样的话,放在人群之中,您怎么能找的见我呢?”

叶正寒听到这话之后觉得很不合常理,可仔细一想又挑不出毛病来。但总是觉得很不对劲。

“行了行了,你总是说一些,很没有根据,可是却又让我反驳不出来的。你快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一会儿咱们一块去你宫里。”其实本来他们两个也可以选择在这个宫里休息的,可是叶正寒怕苏回休息不习惯,况且宫里有环儿萱儿都在旁边,也稍微放心一些。

“皇上为什么非得去我的宫里呢?难道这个在您宫里面休息不行吗?还是说我没有这个资格?”其实苏回并没有想多,只是想和她开玩笑而已,因为她觉得逗叶正寒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尤其是看到他那些表情的时候。

“就算别人没有这个资格,你也是一定会有这个资格的,只不过我是怕你在我这宫里的不习惯,毕竟你宫里有你最习惯的丫鬟们伺候你,起来自然也会方便一些。不过你如果愿意在我屋里睡的话,那也可以,这样咱们两个还省着钱。”

叶正寒说也挺有道理的,苏回躺在床上仔细的想一想,可是他今天又特别想在叶正寒的宫里面,是因为他不想再花费力气走回去了。所以思考了良久之后,还是决定在叶正寒的宫里面带下来。

“好吧,其实你刚刚说的非常有道理,不过我认真仔细的思考过,还是打算今天在你宫里面休息。也算是给你个面子,要不你经常说在我宫里面,这次在你宫里面怎么样?”每次叶正寒和苏回说话的时候,叶正寒都在感觉和一个小女孩对话一样。不对,是没生气的时候,像一个小女孩,生气了可就不一定了。

“好好好,既然想在这里那就在这里睡就听你的吧。一会儿我让丫鬟们烧一些热水过来给你洗洗脚。然后今天晚上早点休息,今天咱们两个走了那么多人肯定也都累了。尤其是我呀,我还背着你走了那么长一段。现在我这腰都快疼死了。”

苏回就想叶正寒怎么可能没有反应呢?就算之前是学武的今天自己走这么长时间肯定也会有啥反应。本来叶正寒想隐藏自己来着,腰疼的实在受不了了,所以便嘟嘟囔囔起来。

“你看吧,我都说不让你逞强了,你还非得尝尝就知道你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如果你跟我说的话,我肯定不会就这么无理取闹的。关键你还什么都不说,就让我这么任性下去,所以就只有你这么宠着我了。我看你这么辛苦的份上,一会儿躺床上我可以帮你,按一按要论手法,我可是专业的。”

叶正寒难受,苏回自然也是非常的心疼,毕竟那可是自己的丈夫又不是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