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错(1 / 1)

虽然惠妃在外人面前表现的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而且表现的很严肃很不好接近,但其实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是特别的温柔。他之所以把自己武装起来,是不想自己在这个宫里受到别人的欺负。所以必须从一开始就表现得非常难以接近的样子,这样他们才不会小瞧他。

可她也有头疼的时候,也有因为不受宠而难受的时候,这些时候他都没有办法去告诉任何人,因为这深宫里没有一个值得自己信任的人,所以只能宣泄自己的情绪,通过摔东西的方式来表现。一个人难过的时候他也会偷偷的哭,只不过没有人看见而已。

长此以往的这种积压坏情绪肯定会让心里变得特别难受,也会让整个人都变得比之前孤僻。所以惠妃才想着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出来。其实让别人知道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丢脸。毕竟他还是比其他的妃子高一等。

躺在床上的惠妃睡得特别香,可眉头还是紧锁,可能是做到了不好的梦,也可能是因为心中有痛苦。这些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因为他知道宫中的这些人都不值得托付。饭做好了之后,玉儿轻手轻脚的把那些饭菜都端进了屋子里。然后自己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建设,才有勇气走到惠妃的旁边把他给叫醒。因为饭菜只有趁热才好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娘娘醒醒吧,该起床吃饭了,再晚一会儿的饭就要凉了就不好吃了。”

惠妃隐约听见有人叫自己,于是便迷迷瞪瞪的从床上坐起来,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眉头这才有了一丝丝的放松。可能也是因为睡觉的时候一直紧锁着眉头,所以醒来之后她便赶紧用手揉揉自己的眉宇之间。因为一直皱着面部也会发力,自然会感觉到有些酸楚。

“玉儿是你刚刚叫我了吗?”

“对啊,娘娘厨房已经做好饭菜了,今天做的全部都是你喜欢吃的饭菜。如果不叫您起床的话,这饭菜凉了就不好吃。”听见玉儿说的这些话,惠妃心里还是觉得很暖心的,毕竟他还有勇气叫自己吃饭。如果换做是其他丫鬟的话,可能都没有这个胆子。

“好,你扶我起来吧。”于是玉儿轻轻的给惠妃穿上鞋,然后把他从床上扶起来扶到了桌子旁边。

惠妃一看这个菜确实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而且今天感觉到这饭菜格外的好吃,可能是因为颜色比之前鲜艳了许多。所以一时之间好像就突然有了胃口。

“玉儿,今儿这饭菜怎么感觉比平日里新鲜好多,颜色都和之前不一样。”

“回娘娘的话,今天这菜可是刚买过来的,所以十分的新鲜,做出来的颜色自然也比较好了,味道肯定也比之前好很多的,娘娘赶快趁热吃吧。”

惠妃果真是个细心的人,就连这菜平常和之前的颜色不一样,她都能看得出来。惠妃要吃饭,玉儿自然就先走出去了,屋子里只留下惠妃一个人在吃饭。

她拿起筷子首先尝了一口青菜,发现的青菜比之前,如果许多新鲜许多,然后又尝了几口其他的菜。真的是比之前好吃了很多,所以才吃了很多,饭也吃了很多。之前一碗饭他一个人都是吃不完的,可今天竟然把那一碗饭全部都给吃完了。

可能是吃饱了,都比之前的好。吃过晚饭之后,会不会觉得自己像一个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受。好像之前的那种消极情绪得到了缓解。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觉得吃饱饭真的是一件让人很幸福很满足的事情。

其实生活中有很多让自己感到幸福和满足的事情,只要你善于发现的话。你就会发现生活处处都是美好。可能是因为睡了一觉,也可能是因为吃饱了饭,惠妃也没有像之前一样那么难受。

现在的他在想起之前自己做过的那些过分的举动,真是觉得有一些不好意思。其实当时真的应该冷静下来再冷静一下的,如果冷静思考的话,就不会做出今天早上那种举动。现在这个丫鬟们都在怎么想自己。

可是既然都已经做了,自然是没有办法的。所以吃过饭之后,惠妃在屋子里招呼了一声,丫鬟们便把这些饭菜都给端了下去,自己一个人坐在宫中休息。

其实这也是惠妃的一个习惯了,每次有让自己特别不开心的事情他都会记录下来。因为这样才能最直观的体现当时的心情和处境。虽然后来惠妃每次翻看的时候都觉得,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用这种方式记录下来。

不过今天记录的形式更方便向于忏悔和后悔。因为他觉得自己遇到事情确实应该先冷静一下。然后在想事情的解决办法,不能每次都茫然的发脾气。发脾气的后果只会让丫鬟和太监们离自己越来越远。

吃过午饭之后苏回就觉得有一些困意,可是她不能睡,因为他说好了,吃过午饭之后要带着太后去自己的秘密基地,他可不能反悔。可是坐在桌子旁边,眼皮都已经快合上了,可还是一直强撑着头,就特别像上课的时候犯困的学生一样。

太后会意到这幅场面也没有说话,便给了叶正寒一个小眼神,意思就是看苏回。他们两个就一起看着苏回在那边犯困,竟然还觉得有一些搞笑,可是又不敢笑出声了。如果他们笑出声来的话,可就被苏回知道了,他们可就看不成。

叶正寒实在是看不下去,苏回的脑袋来回晃动着,看苏回困得不行了,所以便劝她去床上休息。

“回儿,你是不是困了呀?困了的话就先去床上休息一会吧,看你眼睛都睁不开了。”叶正寒说着话,苏回马上又有一些精神。眼睛也比之前增大了许多。

“不行呀,说好了吃过饭休息一会儿之后再带太后去我的秘密基地了,如果我一睡的话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咱们要不现在就出发吧,现在去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困了。”

“你是说要带母后去咱们两个的秘密基地吗?我没有听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