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1 / 1)

叶正寒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之前苏回主动告诉自己,这个秘密基地的位置不能告诉任何人。可现在没有想到他居然先对母后说了,确实有些让人意外。

“对啊,怎么了?你没听错呀?秘密基地,咱们两个去过的难不成还有另一个吗?我是怕母后每次觉得孤单的时候可以去你那走走,那边多清静呀。而且也不会有人打扰咱俩,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呀。”

“哦,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之前你不让我告诉任何人,所以我才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的,没有想到又被你给先说了。不过这也算你尽孝的一种方式,自然可以原谅。”叶正寒说完这句话之后苏回给了他一个白眼,他才不听那么多呢。

“行了,刚吃完饭,现在就走动不太好,你现在在床上休息一会吧,刚刚看你眼睛都快合上了,而且头还一直来回晃动。就像那学生上课的时候睡着犯困的样子。所以就赶快休息一会儿吧,咱们不用急着这一会儿的,以后有的是时间。”

“哎呀,母后我刚刚犯困,你们怎么不叫我呀?”苏回像是撒娇似的说出这句话,因为他觉得好像有一些丢人。

“后来不是让寒儿叫你了吗?他是实在看不下去才叫你的,我们两个刚刚在那看的不亦乐乎,觉得可好玩了呢。行啊,什么都不要说了,你就赶紧去床上休息一会儿,我也回屋休息一会儿去。今儿早上来你宫里的时候走的太快了,现在还确实有一些累了。”

本来说吃完饭就想去的,现在也没有去上,后来苏回就在自己的屋中休息下,太后也自己的屋里歇息去了。因为今天太后的运动量确实是比之前大了,而且走路比之前快,肯定会消耗比之前更多的体力,自然吃饭之后会觉得困乏了,叶正寒也回自己的宫中去了。

午休这个习惯,好像是他们生下来就自带的习惯一样,每天吃过午饭之后都必须要睡一会儿,这样下午才会感觉比较精神。叶正寒之前是没有什么午休的习惯了,现在被他们两个带的中午必须得休息一会儿。要不然一下午都浑浑沌沌的。

“皇上今儿个上午的时候,惠妃在宫里发脾气。”

李公公是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自然对这宫里的事情都是非常的熟悉。而且这宫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也能第一时间听到消息。这不这个消息就是宫里的小太监告诉他的。

“发脾气,因为什么发脾气啊?”叶正寒自然也是十分的不解了,心想这宫中进来也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自然没有用得着发脾气的地方。

“回皇上的话,奴才听到了,好像是这样的,可能惠妃是觉得你好长时间不去她到宫里了吧。也有可能是瞧见今儿个您去苏妃娘娘的宫里,所以在宫里面大喊大叫。不过后来就没有听见任何动静了。”

叶正寒就知道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宫中的女人们发脾气,除了自己不去看他,或者就是因为嫉妒别的宫的妃子。他都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所以并不打算多么重视这件事情。

“行了,李公公以后这种让人心烦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他们总是想弄出一些动静来引起朕的注意,真是让人心烦。李公公你就继续在外面守着吧,如果有人要见证的话,就不让他进来。除非是大臣们有要事要商的时候。”

叶正寒一个人舒舒服服的去屋里面睡觉去了。其实他很讨厌以这种方式来博得别人的注意,因为他觉得根本就没有必要,甚至觉得有一些多此一举。

这样不仅在别人心中留不了一个好印象,而且也让叶正寒很反感。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负面情绪要一个人很好的消化掉,而不是通过这种方式让别人知道。即使惠妃有时候会变得无理取闹,他也只是让他发脾气而已,等到她发完脾气,叶正寒会送一些东西给他,然后安抚他。

其实叶正寒知道惠妃想要的当然不只是这些表面上的好处,而他只是想让叶正寒有时间多陪陪她而已,其实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份,可是叶正寒也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所以只能用一些物质上的东西,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可在外人眼里看来已经很好了,因为皇上不是会给每个妃子都送东西,而且有时候送东西也是,一年就那么几次啊。

可是对惠妃不一样啊,每次他发脾气的时候,皇上都会吩咐人给他送一些过去,然后说一些好听。可是长此以往惠妃对这些东西都已经免疫了,也已经不再相信叶正寒说的话了。可在外人面前表现的还是一副皇上很爱她的样子。

苏回确实是困了,躺到床上就睡着了。而且这一睡就是两个时辰。如果皇上虽然不叫醒她的话,估计还在床上睡。可是中午睡的多的话,晚上有可能就睡不着,所以环儿萱儿马上叫醒他。

“娘娘该起床了,你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再睡下去的话,晚上你就睡不着觉了。”苏回在床上躺着还是很不愿意睁眼睛了,因为他还没睡够呢,所以一直赖在床上不起来。

“娘娘您快起来吧,您看我们的秋千已经有雏形了,而且就明天一天时间就可以马上做好。”这话倒是让苏回来了精神的,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环儿和萱儿的动作可以这么快。本以为还得等个两三天呢,没想到明儿个就会好。

“真的假的呀?这才几天呀,你们就做好了,我以为还在,再等个两三天。快让我下去看一看。”环儿萱儿可真是太了解苏回了,知道她一提起来这些东西就会来了兴趣,果不其然。麻利的就从床上坐起来了。

看到院子里丫鬟和太监们在那么认真的在做东西,苏回都纳闷了,为什么在外面做东西的时候自己没有被吵醒?可是明明声音很大,自己却一点都没听着。

“环儿萱儿你们刚刚做东西的时候难道没有声音吗?”

“自然有了娘娘,声音是不可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