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1 / 1)

确实给孩子起名字这个问题他们之前是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可能每个人心中也都想过吧,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对啊,不说还忘了给孩子起名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们之前怎么能没有商量过?让朕想一想。”叶正寒一边给苏回捏腿,一边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之前说笑的苏回也陷入了思考,因为她觉得给孩子起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必须得认真对待。

“这样吧,如果咱们以后的孩子是个男孩的话就叫做森儿。如果是一个女孩子的话,那么就叫做雨啊。”也不知道叶正寒是怎么想的名字,不过苏回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觉得还真的是挺好听的。

“这两个名字都还可以感觉,明天我们再问一下母后吧,然后把孩子的乳名给定下来。据说名字越贱越好养活呢。”苏回这个时候倒是开始迷信起来了,如果在她没有怀孕之前,她肯定是不相信这一套的,可是怀孕了之后又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毕竟这可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她自然内心里面是十分的重视。

“你这肚子越来越大了,以后如果有不舒服的地方,就一定要直接叫太医,不要想那么多。”听到叶正寒说的这句话之后,苏回就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了,毕竟他每天都对自己重复一遍这样的话,以至于苏回都能背下来他即将要说的。

所以叶正寒再说的时候苏回就一直翻白眼。他听这话都听腻了啊,耳朵都要都要长茧子了。

“皇上您就别再说了,你每天都说同样的话,我都能背下来。你放心吧,我比你会更疼爱这个孩子的,所以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他,也会保护好我自己。真是的,一天天烦不烦。”说话的时候苏回早就没有什么耐心了呢。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以后我都不说了,反正你自己多加小心就行了,不过朕今天要和你说一个事情,倒觉得有些奇怪。今天不是来你宫里了吗?可是后来回宫之后,李公公告诉我李妃和杏妃来我的宫里面了。当时还觉得有些奇怪呢,也不知道他们来我宫里到底是要来干嘛。”

叶正寒的习惯就是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苏回。从某一个瞬间开始,每天晚上到苏回宫里,叶正寒都会把白天发生的事情再和苏回说一遍。

“唉,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呀,无事不登三宝殿嘛,他们两个人找你肯定是有事情的呀。不过找的时间也不巧,那会正好你来我宫里了。如果你不来我宫里的话,估计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重要的事情他们肯定会再过来了,所以就不要想了。”

其实叶正寒还真挺纳闷的,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好多年都没有来过自己宫里面一趟,今天突然到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不过叶正寒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行了,我知道了,我就是和你说一声。给你按完腿之后有没有感觉好一些?”

叶正寒说这话就明显是求表扬呀,苏回了解他的心里,所以就对他说了几句好听话。

两个聊了一会儿天之后便躺到床上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一起,丫鬟们就把放到杂房里面的那些木头又都给拿出来了,因为他们知道娘娘现在特别想玩这个,所以每天干完自己的活之后,就会不约而同的到院子里面开始摆弄这些东西。毕竟越早弄出来越好。

而且他们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是很认真很专注,就像在完成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叶正寒上朝去之后苏回一个人在里面坐着也是无聊,所以又坐到院子里面,一边和他们聊天,一边浇花。

现在苏回似乎又有了一个新的任务,就是让后花园里的那些花朵,能够成功的在这个宫里存活下来,并且长得茂盛。毕竟这个是太后特地让丫鬟们弄过来的,苏回自然是要细心照料的。

不过因为肚子大了,所以苏回弯腰确实有一些吃力。环儿萱儿虽然看见这个样子之后,便马上便把苏回手里的水壶给夺回来了。

“娘娘求你了,你就安安生生坐着歇着吧,你现在肚子大了弯腰去接水自然是非常不方便的,就交给我们把,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可真担待不起。”

因为其实知道苏回现在的腰已经承受了很大的重量了,再要去接水的话,万一一个不小心跌倒了,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况且现在进入孕后期了,会有一些比较明显的生理现象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我这不是闲的无聊吗?况且这可是太后亲自让香儿弄回来的话,我自然要好好照料了。而且这点儿水也没有多重的,又不是好几个来回就只有两个来回而已。你们就认真去做自己的事情。”

他们两个知道娘娘肯定不会乖乖听他们的话,于是就从厨房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秘密武器。这是环儿萱儿还有其他的丫鬟们坐在一起研究出来的。因为他们知道娘娘爱花草,所以自然少不了花草的细心照料。

可是接水的地方特别的低,还需要弯着腰,于是他们就做了这个管子。

“娘娘您等着,奴婢去厨房里给您拿一个好的东西,这样就不用你弯着腰去接水。”

于是环儿就从厨房里面拿出来一个长长的带子,然后接到了有水的那一边。把水的阀门一打开,水就从另一头给流出来了。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苏回简直是满心的惊讶。

因为这就相当于现在的管子呀。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环儿萱儿能制作出这种东西来。

“你们也太聪明了,是怎么想的呀?而且这材质又是什么?怎么我在宫里面从来没有见过?不过你们是什么时候做的?”看到这些东西苏回自然有非常多的疑问啊,所以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环儿萱儿现在都不知道该回答哪个了。

“娘娘,等以后有时间了奴婢才给你慢慢解释,现在你就暂且先用这个吧。这样可就不用你弯着腰了。直着身子拿着管子的另一头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