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1 / 1)

惠妃和伊嫔看着丫鬟在那摆弄了半天,也不明白他们到底在搞一些什么。

“不过妹妹你这是在弄一些什么呀?貌似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宫中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玩意儿呢。对于我来说可真是新鲜呀。”惠妃说完这句话之后,伊嫔也在旁边应和着。

“姐姐们就别好奇了,等这玩意弄好了之后,自然会让姐姐们瞧上一瞧的,估计到时候你们也就喜欢上了。现在用语言也是形容不得的。”

苏回故意绕了一个弯不和他们解释,因为她觉得即使解释了他们也听不懂,可能还会觉得苏回总是出一些幺蛾子。后来惠妃伊嫔就一直在旁边看着,也没有说要离开,苏回自然不管他们,而是该忙什么就忙什么。

可能他们两个看的时间长了,不好意思了,就会主动离开吧。

“姐姐们在旁边看累了可以坐下来的。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忙了,妹妹就先不管姐姐了。”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带着环儿去了侧房。

其实宫里除了这件事情也没有别的事情,只不过他不想看见惠妃一直在自己宫里啊,于是就把他们两个晾在外面,自己回屋去了。惠妃和伊嫔才不舍得走呢?生生在这看了老半天才舍得离开。

“那也就不打扰妹妹休息了,我们两个就先走了,妹妹不必出来了。”说完这句话之后惠妃伊嫔就走。

出了宫门之后,两个人嘴里边嘟嘟囔囔还在讨论一些东西呢,因为毕竟不知道是什么,所以脑海中肯定有千种万种的猜测。不过如果苏回不告诉他们的话,他们两个就是猜破头也是猜不到的。

看到他们两个人走了之后,苏回才从侧房出来。其实本来就是想在院子里面一边和丫头们说话,一边看他们弄的,可没想到他们两个突然横插一杠子出来,搞得苏回只能躲在侧房。

苏回心里也真是纳闷,两个人有事没事都会到自己宫里面转转,有时候虽然不进来,只是在宫门口看着,可以被眼尖的丫鬟们发现告诉自己。他真的是不明白两个人为什么要整天来自己宫里,隔三差五来一次就算了,几乎天天从宫门口经过,生怕这里又出现什么新的事情。

两个人都好像在提防别人一样提防着自己。苏回也真是替他们觉得累的话,毕竟每天都这样,难免会觉得厌烦。可从两个人的表情上看,丝毫没有看出任何厌烦的迹象,反而乐在其中。

估计他们也想从苏回的宫里发现蛛丝马迹,然后去告诉皇上,让皇上对苏回的宠爱慢慢的消失。可是他们想的也太多了,叶正寒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动的人,也根本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别人的一己之见给左右了。

和李公公说完话之后,叶正寒便回书房去了。与之前相当鲜明对比的是,今天这桌子上也只有几本奏折,可虽然只有几本,但这也是叶正寒最信任的大臣交上来的作品。

所以看奏折的时候特别的认真和仔细。当然啦,说信任的大臣也只是相对于别人来说,但并不是完全信。每次叶正寒看的时候也只是抱着一种审视的态度而已,并没有强加任何的色彩,不会说因为信任他们,就完全相信作者你所说的事实,还是要留个心眼儿。

可从这几天呈上来的奏折来看,发现民间普遍的是比较的安稳。没有什么新的事情发生,之前的那些贪官污吏也都被处决了。其实民间有贪污叶正寒一直是知道的,只不过他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不到了现在,朝廷加强了防范,所以把这些贪官污吏全都给查出来了,轻的就是杖责,重的则是株连九族。等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当然也已经晚了。毕竟叶正寒一定忍着他们的时间已经够长了。

不过这个举动也是在给其他的官吏们以警示作用,就是希望他们以后好好做官为民做事,不要总整一些贪污**的事情。到时候不仅连累自己,整个家族的人都会被连累被瞧不起。

香儿从苏回到宫里,回来之后便告诉了太后娘娘。告诉太后娘娘苏回娘娘收到这个东西很开心的样子。太后听了之后自然是非常的满足。

“回太后娘娘的话,苏妃娘娘收到这个之后特别满意的,脸上都开花了,还说明天要亲自过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隔了多长时间没有见面呢,实际上,这几天几乎天天都有往来。不是太后去苏回的宫里,就是苏回去太后的宫里。

“这个丫头怀着孩子也不消停,挺着大肚子还到处走。真是辛苦他了。”

嘴上这么说,但是太后还是希望苏回过来了,毕竟能和自己聊聊天,陪自己解解闷。老了老了就是比较害怕孤单,就是希望有人可以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他现在又明白,孩子们都是留不住的,总是要有自己的事情去做。所以他后总是有意的隐藏自己对他们的思念之情。不过还好,苏回比较懂太后的心思,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看看太后娘娘。

“娘娘,您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可开心苏回娘娘可以来咱们宫里来吧,毕竟他每次过来的时候你就特别开心,而且咱们宫里边也好些热闹。”

行了,说完这句话之后,太后娘娘笑了笑没有作过多的解释,意思就是内心肯定了他的这种说法。

“你这丫头看来是跟我的时间太长了,现在不用说都了解我的心思。看来以后得让你离我远一些了,要不然心中所想的事全都被你给看透了,那也不行。”

之前的太后是个特别严肃的人,可是现在她发现偶尔开开玩笑也挺开心。而且还能缓和自己与他人之间的关系,简直就是一箭双雕。所以现在太后娘娘开玩笑开的也可溜了,不过他也是有原则的,和自己不熟悉的人是不会轻易开玩笑。

况且这宫中能让太后和自己开玩笑的人,也没有几个,况且妃子们都离开太后娘娘特别的遥远,而且还很害怕太后娘娘,因为太后总给人一副不好接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