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义(1 / 1)

之前这些花儿刚栽种到后宫里的时候,太后娘娘总害怕它们不成活。所以每天都细心的照料着它们,虽然也只是一天浇一次水而已,可是早上中午晚上太后都会去花园旁边观察一下花儿的变化。

每天早晨都是这样,常年以来就形成了生物钟。眼见着花儿在后花园里面找的越来越好,太后就放心了,可是他心想她的宫里面必须找一个懂得爱护花草的贴身丫鬟过来,这样可以帮自己打理自己,也可以少一些负担。

于是这个时候香儿都出现了。其实香儿是太后从别的宫的妃子中淘得的呀。

当时也是去那个妃子的宫里玩,看到香儿在认真的给花儿浇水。而且嘴里边还一直在说着一些关于花草的知识,太后当即就表示特别的喜欢。一看那副长相也是讨喜的模样,所以太后就从那个妃子的手中要过来了。

刚开始香儿到宫里的时候还是非常拘束的,因为对他也不熟悉,而且比较有距离感,所以做什么事情都是蹑手蹑脚的,可时间长了之后,发现太后给自己的印象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之前的时候就是严肃认真,可是后来发现他也是个特别可爱的。

渐渐的香儿就慢慢从公众一个普通丫鬟的位置变成了太后的贴身丫鬟,而且后来太后也放心的把那些花草交给香儿,一个人去打理。所以现在这花草长得是越来越茂盛。足可以形成一个十分优美的景观了。

“想想这些年来咱们宫里的花草也是多亏着你细心照料啊,现在长得这么好,仔细想想咱们两个也是因为花草结缘的呢。”

确实呀,一说这话就把他们都带回了过去的那段日子里,可是到现在已经大约有七八年的光景。仔细一想就觉得这时间过得真快呀,一年一年的就是转瞬即逝的事情。

“太后一提这香儿就想起来了七八年前的事情。这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我都已经成了一个老丫鬟。”

确实,香儿刚到太后的宫里的时候,也不过进宫才一年而已,正是青春年少的时期。

“行了行了,不说了,时光催人老啊,我们两个人都比之前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太后一个人转身便回屋去了。下午在院子里站的时间太长了,身体有一些乏了。坐到床上又丝毫没有困意,所以太后只能呆呆的坐在床上。除了发呆太后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事情。

等到下午的时候,天色也稍微有一些黑,苏回让丫鬟太监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把那些原木材料放到了一个杂房里面。毕竟晚上有露水,木头会变得特别的潮湿。

“行了,天色都已经黑了,你们也不要做了,一会儿就看不清了,看得眼睛都会疼的,所以现在就把那些原材料放到那个杂房里面吧,明天早上再继续吧。”

说这句话之后,丫鬟们就把那些原材料放到了杂房里面,而且是一个都不漏的。不过这其中环儿和萱儿可没在里面帮忙,因为他们两个还要做厨房的事情,而且还要给说娘娘做饭。

“娘娘饭做好了,该吃饭了。”环儿萱儿说完话之后,苏回一个人走进房间里面,等着他们两个给自己端饭菜。

其实苏回对每一天的饭菜都是抱有期待的,因为他们两个每天都会变着花样的给自己做,所以每次我都在想,明天的饭是什么样子吗?

环儿和萱儿还没把饭菜端进来,苏回就已经闻见饭菜的香味了,鼻子还一动一动的,特别可爱。

“好香啊,今天你们又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苏回现在说话的这个样子像极了一个小孩子,脸上都洋溢着开心呢。好像他现在除了吃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今天当然是娘娘没有见过,但是肯定会喜欢的饭菜了。这些饭菜我和萱儿可是费足了功夫。所以您可一定要喜欢。”

苏回看他们端上碗放在桌子上,他就感觉特别有食欲,因为颜色很鲜艳,而且香味也很浓郁。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便先尝了一下蔬菜粥。

虽说是蔬菜粥,可在这里面吃出了肉的鲜美,简直是回味无穷。

“哇塞,这个蔬菜粥这也太好吃了吧,本来还以为是只有蔬菜呢,可现在居然可以在里面吃到肉的鲜美的味道。你们两个也太厉害了吧,如果不到我宫里面,估计就可以去做专业的厨子。”

说话苏回每次都不会吝啬对丫鬟们的赞美,因为他觉得这是在培养他们的自信心,让他们以后更加有信心去做好别的事情,而不只是做饭。

“娘娘您就别说笑了,我们两个的功力还差得远呢。行了,您就好好吃饭吧,我现在就先出去了。”

环儿和萱儿厨艺高的另一个体现就在于他们两个管着宫里的饭菜。每次他们吃的饭菜也都是花了功夫。其他的宫女丫鬟们吃了之后也觉得特别的好吃。虽说每天也会进行体力劳动,可明显的就是发现其他每个人的脸上都稍微有一些圆润。这也可以从侧面证明环儿和萱儿的饭菜特别的好吃。

然后太后坐了一会儿之后,天色也渐渐的黑了,丫鬟们也便是端上了晚饭的食物。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吃的尤其的香,而且吃的也比之前多了很多,虽然旁边没有另一个人在。不过太后也吃得特别香。脸上是不是会洋溢着吃到食物那种开心的表情?

太后正吃饭的功夫也正好推门走进来。

“皇上怎么晚饭的时候过来了?快坐下。”他知道叶正寒肯定是没有吃晚餐,所以吩咐丫鬟再去拿一副碗筷过来。

“这不是想来多陪陪母后吗?就知道你肯定是一个人吃晚餐,所以就过来了呀。这不被我给猜对了。你看吧,我还是很关心您的。以后可不能再说我偏心苏回了。”

“怪不得,原来你是想用你陪我吃晚餐这件事情来收买我呀,那你可就想多了。你母后走到现在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收买的人哦。”

“那我这个做儿子来陪我吃顿饭,岂不是天经地义的。”叶正寒满脸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