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甜(1 / 1)

每次吃过晚饭之后苏回都会觉得一脸的满足。因为其实仔细想一想,人之所以这么努力的工作,就是为了有一口饭吃。

“哎呀,不行了,不能再吃,都快撑死了。今天吃的太多了,感觉比之前都多。”苏回每次吃完饭都会说这样一句话,但因为现在怀孕了吃多很正常,不只是要给自己的身体输入营养,而且还要照顾到孩子,所以才会吃的比较多。

太后娘娘早都已经习惯她说这话,之前还会在旁边应和,说吃的不多不多,但现在直接就没什么反应了,因为知道他只是每次吃完饭都会感慨一下而已。现在就根本不是讨论胖不胖的时候,现在就是营养是最重要的,健康是最重要的。

“母后之前每次我说自己吃的多的时候,你还会在旁边说我吃的不多呢,怎么现在连个反应都没有了呀?”

“我都习惯了呀,每次吃完饭之后你都会吃,先自己吃的多,我发现这个规律之后,我也就不再说你了。发现只是日常感慨一下而已,没什么的。”

太后说完这句话之后,苏回和皇上都笑了,因为他就是有这样一个习惯,每次说要减肥,可是又管不住嘴,吃完之后又嫌自己吃的多,每天都是这个样子。太后和皇上也因为苏回的到来,宫里面多了很多的欢声笑语了,之前每天都是特别安静。

可是他们两个内心里都是不喜欢这种安静氛围的,本来就已经够安静的了,所以需要一些活泼的人来让气氛变得更加活跃一些。正好苏回到来就弥补了这个空白,所以她和皇上才会这么喜欢诉苦。

伊嫔回到宫里之后,也有仔细的想过惠妃的方法,除了有一点冒险之外,其他的可行性还是可以的,只不过他觉得这次不能再让自己去冒这个险了。因为之前他自己的牺牲已经够大了,所以这就需要换个人,但现在显而易见惠妃是肯定不会主动问皇上这个问题。

所以要解决这件事情的话,只能找另外一个人来了。其实宫中不受宠的妃子,还有很多那种不起眼的妃嫔也特别多,他们都想方设法的想在皇上的面前博得欢心,在宫中立住脚跟可从来都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最关键的是皇上也不会多看其他女人一眼。

所以现在伊嫔觉得这倒是个好主意,就是找一个不起眼的妃子去问皇上这件事情。反正在惠妃和伊嫔的眼里,这些辈子对自己来说不过是个棋子而已,生死也与他们无关。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内心会愧疚一场,但是这段时间过后他们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虽然他们脑子里是这么想的,但现在脑海中还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出现,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待定。必须得仔细的商量过后才能确定方案,要不然就会显得太鲁莽了,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

虽说现在所谓怀孕的事情已经昭告于整个宫里,估计也有很多的妃子又羡慕又嫉妒又恨,那个人为什么不是自己呢?很得宠的人为什么不是自己呢?可现在这些都是已经没有用的。但是苏回心里面知道自己还是必须得小心翼翼的。

因为这些妃子们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所以必须得自己小心一点,万一到时候又被他们使个小伎俩给摔倒或者绊倒了,那就不会像上次一样那么的幸运。直到现在想起来之前的事情,虽还觉得心有余悸呢。

“回儿,你在想什么呢?怎么刚吃完饭就开始发呆了,这可不是你的性格,难道是真的吃撑了?”

皇上和太后看着苏回一直在发呆,一直没有说句话,两个人对视了一下。

“没什么母后,我就是在想以后还是得处处小心。虽然他们现在都知道我怀孕了,而且也知道有你们护着我的,但又想方设法的害我。所以我自己还是得多加小心的。”

苏回的这种忧患意识是非常的正确,毕竟皇上和太后又不能时时的守护在他们身边,只有他自己保护好自己那才是最实在的。

“你这种忧患意识还是挺好的,当时我怀孕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可就没有像你一样这么有忧患意识,差点就被吓到惠妃给吓坏了,幸亏没有吃那个东西。到现在想想孩子都有一些害怕了,万一当时吃了的话,那可能就不会有现在的叶正寒了。”

毕竟他也是从苏回这个年龄阶段过来的,宫中的险恶他自然也是知道的,可当时他就是掉以轻心了一点,就差点让坏人得逞。幸亏当时的丫鬟们把那个东西给打翻了,没有吃着菜,顺利的生下了孩子。

“这宫中险恶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他们都想得到恩宠嘛,也很正常。不过你放心,如果要是有任何一个人敢伤害你,或者说有伤害你的妻子,我一定会严厉的惩罚他们,让他们不敢下手为止。”

叶正寒之前的时候还是心狠手辣的,可是苏回是个意外。在苏回到了之前,他处理的任何一件事情都特别的威风凌厉,而且也不会给别人第2次机会。因为他觉得这句话只有一次,如果你没有把握住的话,他是不会给第2次机会的。

“好啦,我知道了,我自己会多加小心,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吃别人给的东西的。对了,突然想起了之前惠妃娘娘还给我送我一些糕点。本来还想着到时候吃呢,可是也忘了。回到宫里之后,让丫鬟们直接给我扔了吧。”

其实之前苏回是没有想过他们会在饭菜里下药。可是现在能在宫里呆的时间长了之后,发现这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他便不敢再乱吃别人给的东西。

“对了,母后既然皇上回来了,那我也该搬回自己的宫里,在这麻烦您了也得给您一些私人空间的。”

“你这傻丫头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我这都老年人了哪还需要什么空间呀,不过托你的福,你在我宫里的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很开心。”

“母后您放心吧,虽然我不在宫里住,但我每天还是会过来看你的。”太后心想嘴可真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