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1 / 1)

苏回这小嘴可甜了,每次都能把太后娘娘逗得开心得合不拢嘴。当然太后娘娘和皇上也都吃这一套。毕竟他们心里都明白,苏回是一个没有心眼儿的人,只会一心一意的对别人好,不会去算计别人,也不会有这些小心思。

所以让苏回留在他们的身边,他们两个都感觉到特别的放心。从来都没有任何信任过任何人,苏回是第1个。

“行了,你也该回去了,毕竟你在我宫里肯定也有不习惯的地方,没有在自己宫里住得舒服,所以明天早上就让丫鬟们送你回去吧。你得把宫里好好收拾收拾,这好长时间不在宫里面住估计都落灰了呢。况且你的小丫鬟太监们可能也都想你了。”

太后娘娘这话算是说对了,苏回不在的这几天里面,太监和丫鬟们都可想她了。苏回在的时候,每天都会和娘娘说说笑笑的,而且也会做游戏,就会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每天也不是很辛苦。

可是苏回不在的这几天里面,丫鬟们都感觉可无聊了,每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可都在一心一意的盼着娘娘回来。毕竟娘娘回来了,他们的宫里就会有一丝的生机。

“对啊,也是啊,我这小丫鬟太监们肯定都想我了,我在您宫里住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和他们说要什么时候回去,估计明天早上看见我回去就可开心了。”

伊嫔都不是一个谦虚的人,在这方面他从来不会迁就,因为他觉得自己对他们已经够好了。

吃过晚饭之后自然不能一直在屋里面坐着呢,这样胃会不舒服,而且还会导致积食,所以停了一会儿之后,皇上便推着苏回去院子里面散步去了。因为现在膝盖好几次伤,所以还不能完全的站立起来。

“皇上,您说我膝盖的伤是不是快好了?现在也感觉一点都不疼了,可是你们还让我坐着轮椅,我都感觉不舒服死了。我都快做了一个星期的轮椅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都忘了该怎么走路了。”

苏回这话可真是太搞笑了,逗的皇上哈哈哈大笑,笑得肚子都疼,眼泪都出来了。

“你也太夸张了,不会的,明天再让太医来瞧一瞧,如果说真的没事了可以想走的话,那自然会让你下地走路了。况且也不能整天坐着,毕竟孩子在肚子里面也是需要运动运动的,你这样一走也会带着孩子运动,两全其美。”

苏回听到这话就有些不乐意了,本以为他是为自己好,可没想到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你这话也太让人伤心了吧,合着你对我好不是因为爱我,而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真是太过分了,这几天张口闭口的就是孩子孩子,怎么都不想想我呢?我也很辛苦的。”苏回这明显是撒娇呀,叶正寒明显也能听得出来,便赶紧去哄她。

“当然也是为你好了,没有你哪来的孩子对不对?在我心里面你是第1位的,孩子才是第2位的,可这孩子不是已经来了吗?咱们真要对她好一些了。”

苏回嘴甜,叶正寒嘴也更甜,每次都是对苏回糖衣炮弹的攻击,搞得苏回都心软了,之前的那些严厉的气势也都完全没有了,简直变了一个人。

之前的时候见到叶正寒就会对她摆出一副非常严厉的气质,而且脸上好像写着几个字别惹我生气,可是经过这么长时间以后,每次见到叶正寒都会撒娇,完全像一个小女生一样。

“回儿,难道你没有发现你自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吗?之前对我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而且每次我来找你的时候,你都是皱着眉头。你好像我欠你多少钱似的。可是最近几天你见到我之后,每次都会撒娇,完全是一个小女人的模样。不过也没什么关系,这两个我都是非常喜欢的。”

叶正寒说这话简直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呀,明明一个女人为他做出了很大的改变。

“怎么没有啊?我自己的事情我能发现不了吗?真是被你给弄的服服帖帖的,我也太没骨气了。下次我可不能这个样子,不对,生完孩子我可不能在这个样子,要不然只能任你指挥了,我一点地位都没有。”

苏回说这话好像什么事都听叶正寒似得,但其实叶正寒每次遇到事情都会找他商量,自己也不会独断专横。所以在他们这个小家庭里面还是比较民主和谐的。

“哎呀,你可不能这么说话,之前每次有事情我可都是找你商量,咱们两个商量着来的,你同意我才会去实行了,现在可不能说这种。我可不是一个独断专横的君主啊,我是一个非常民主的君主。”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之后说不完的话,虽然每次都会拌嘴,但也是那种甜蜜的伴最幸福的吧。毕竟是小夫妻嘛。所以每次他们两个搬走的时候,他会都会主动离开。可能也是因为年纪大了吧,听不了他们说那些肉麻话。

“行了行了,该回去了,今天晚上好像有一些冷了,赶快回去睡觉。那你今天晚上是要在太后的宫里面试还是会自己宫里面?”

所以问了这话其实心里把自己已经有了主意,就是想叶正寒还陪在自己身边吗?可是又不好意思说,只能故意问出来了。

“你这个小丫头可真是拿你没办法,明明想让我陪着你,还不好意思了。我今天肯定会在这陪着你呢,毕竟在我们边疆那么多天我也想你了,有你在我身边我才睡得踏实。”

叶正寒说完这话时会不禁老脸一红,还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夫妻之间我说一句甜言蜜语也是非常好的,可以调剂生活,增加情趣。

“我可没让你主动留下来,我只是问一问而已,好吧,既然你非得留下来,那我就勉强接受了。不过你可不能有什么小动作,现在肚子已经非常大了,你知道吗?要是有,我会一把把你给踢到床下去。”

“哎,我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你亲丈夫了,每次对我都是心狠手辣的,也太心疼我自己了。整个后宫估计只有你对我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