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 / 1)

所以惠妃和伊嫔两个人从御花园走了之后就特别的愤怒,气不打一出来,可现在又不知道该对谁生气。因为现在这种情况真的是束手无策。

“妹妹你当真确定之前自己看清楚了吗?之前绊倒的时候确定他是没有怀孕的对吗?”现在惠妃反过来,又在怀疑伊嫔了。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如果怀孕的话,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姐姐,你现在就别怀疑我了,当时为了看的出来这件事情,我被皇上这样打了三十大板难道还不够吗?现在的这个结果你没有必要怀疑我呀,我又不是跟他一拨的框线,当时就真真切切的看见他摔倒在了地上。如果要是真的怀孕的话,肯定会流血的呀。”

虽然确实很难以令人置信,不过事实就是相信确实是怀孕了,而且肚子也是真真的鼓出来了,这肯定不会有半点作假。况且皇上和太后都知道了,那就一定不会是假。现在就是只有一种可能性。苏回早就怀孕了,只不过现在才告诉他们而已。

“姐姐您就别生气了,现在我也正生着气呢,已经没有办法了。而且现在肚子已经大了,就说明肯定不是最近几个月才怀上的,之前就怀上了,只不过在一直好好的做着保护措施而已。这样才不至于经常的摔倒或者怎么样。”

虽然这个事实很难令人接受,不过现在也只好这样。惠妃还真是小瞧他了,没有想到这刚进宫几个月就能怀上,可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其实之前每一次皇上来自己宫里的时候,惠妃都会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也是希望自己可以怀孕,可现在目的显然没有达到。

因为其实皇上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碰过她。没有接触任何肢体上的交流。因为皇上的原则他们是知道的。所以即使在穿得花枝招展,花里胡哨,皇上也不会动心。

“姐姐,看来咱们两个人是斗不过人家了,人家现在是一定会赢的。而且现在皇上和太后也知道咱们两个跟她不太对劲,如果孩子真的没的话,可能首先怀疑的就是咱们俩。所以现在我们也就只能安安稳稳的等着。要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其实现在这个时刻伊嫔反而更加的清醒,他分析得更加的透彻了,确实是这个样子。皇宫之中的第一胎,所有人都会好好的保护。虽然其他的妃子们会羡慕嫉妒恨,可是人家有本事能凭本事得到了皇帝的喜爱,这就已经够了不起的了。

刚刚遇见他们的时候,苏回就能看得出来他们脸上的表情难以置信。可现在苏回又觉得心里面特别的舒畅,因为他们现在肯定特别拿自己没有办法,苏回就想看见这种场面。又生气又拿自己没有办法的样子。所以等到惠妃和伊嫔走了之后,苏回都笑出声来了。

“回儿有什么好搞笑的,怎么笑的这么大声,快说来给我们两个人听听。”

“母后您不知道,之前他们两个肯定就看我特别的不顺眼,所以一直想方设法的跟我作对,那天去那边散步的时候也是伊嫔故意伸出脚来把我绊了一跤,幸亏当时脑子反应比较快,用手阻挡了一下才不至于流血出来。现在他们看我怀孕肯定是又拿我没有办法,又觉得很生气。”

其实他们两个跟自己不对头这事苏回早就知道了吧,因为这就非常的明显,三番五次的来自己宫里面找自己,确实十分的不对劲。虽说生活在现实里,苏回已经小心够小心的了。可有人要找你自己麻烦,你是挡不住的。

“原来你之前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啊,怎么从来都不告诉我们两个呀?我们两个才可以替你们撑腰的。”

因为之前苏回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这些事情,因为他觉得,这些事情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就可以,不必要再告诉他们两个。万一到时候一生气真的对惠妃和伊嫔下手那么重,好像也不太好。

“这有什么呢?反正这件事情都过去了,而且我这么坚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肯定是不会被这些事情给打败的,况且现在我还怀了孩子,在宫中的位置肯定就更加高了,对不对?”

苏回得意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太后和皇上都笑了,话糙理不糙呀,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自己地位高的人,应该也就这一个了。毕竟他在皇上和太后面前是十分放松的。

不像别的妃子,在皇上和太后面前十分的拘谨,表现的非常的不自然,其实也很正常,因为他们对皇上和太后都是非常害怕的。在害怕的人面前自然会表现得非常的不得体。

“好好啊,以后这些你可真就彻底不用担心了,皇上这边疆的事情也都解决完了,以后就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陪你啊,到时候我这宫里就又要剩我一个人了。有句话说的真是好,娶了媳妇忘了娘,这话一点都不讲。自从这回儿来到宫里啊,这皇帝是几乎天天往你宫里跑,都没来看过我几次。”

太后又趁这个机会有吐槽皇帝了,其实也是这个样子的,皇上本来就很少去太后的宫里,这下苏回来了就更加的少去了,所有的心思全部都放在苏回身上了,哪还有心思去管这个娘呀。况且他也是知道自己的母后肯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毕竟宫里面有那么多丫鬟太监。

“母后您这说的是哪的话呀?我可没有这么明显啊,况且不是你让我多去回儿的宫里吗?再说了,我是因为知道您会照顾好自己,所以才经常去回儿宫里。你现在可不能再这样吓唬我,要不然我可生气了。”

皇帝这语气倒是表现得十分傲娇,太后才不吃这一套呢,于是和苏回两个人就先去散步去,就留下皇帝一个人。看来在这种事情上面,女生们还是非常齐心协力。显然苏回是站在了母后这边,虽然没有言语,但是却用行动表示。

“哎呦,这两个女人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把我夹在中间,我现在搞的是里外不是人了,真是个甜蜜的痛苦。”叶正寒自怨自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