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1 / 1)

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来每个人都在努力,似乎是早上的动员大会起了作用。

“皇上,看来您的方法起了效果,您看现在每个士兵的脸上都是斗志昂扬,看来这场战争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皇上心想,亲自来看看发现书信上写的还是比较靠谱的,不过自己亲自来看一看就更加放心,这样一来等战事差不多进入尾声的时候,叶正寒就可以快马加鞭赶回宫里去了。皇帝当然也问了和谈使者一些事情,上上策的方法就是和平解决了,但是问了之后发现和谈并没有任何效果,于是也没有办法。

因为皇上其实还挺精通兵法的,之前在读书的时候也会有意无意的读一些兵法书籍,所以对于三十六计这种书非常精通,自然也会根据形势去灵活运用,下午的时候,皇上和陈将军在商量策略,为了应对敌人的来站,商量了好几种不同的方法,根据敌人的进攻随机应变。

而在宫里面,苏回依旧是和太后娘娘一起吃饭,毕竟住在一个宫里面,自然什么事情都是一起的,因为两个人特别合得来,性格也特别相似,所以有很多共同点。不过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苏回今天不用再担心惠妃娘娘来拜访了,毕竟他都已经住在太后宫里面了,肯定不会再来了。

惠妃昨天说要去拜访皇上,到了宫中才听李公公说皇上身体抱恙,这几天都不会见任何人。惠妃就很吃惊,连忙问是什么时候的事,可是后来得知原来是早上的事,惠妃就非常的生气,原来有什么事情皇帝都会第一时间和自己说,可现在不但什么事情都不及时告诉自己了,还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这些事情。

惠妃越想越生气,所以他把这些都归结到了苏回的身上,埋怨是因为他来了,抢了自己的位置,皇帝现在才会冷落自己,想着想着眼神就特别的冷酷,所以惠妃打算抢回来属于自己的位置,不光要抢回来,还要让苏回在宫里消失。

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是真的狠,只要他们讨厌一个人,一定会想方设法去解决掉他,即使自己也遍体鳞伤。

“玉儿,你说皇帝突然身体抱恙是有什么事情吗?现在后宫是不是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只有我不知道?”因为这丫头很了解自己的心思,所以惠妃每次都会和他交流。

“突然生病也没什么征兆,那可能就是有别的事情吧,可能皇上也不想让人知道,所以没打算说,后宫肯定不止您一个人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他们不来的话,肯定也都不知道,而且皇上去哪自然也不会向他们报备。”

惠妃心想这是有什么事情非得瞒着自己呢?之前皇上几乎什么事情都会告诉他,可那也只是他以为而已,他口中的所有事也只是皇帝说的那些关于他家的事情而已,毕竟他们家在后宫有些权势地位,所以必须有的事情也得将就着点。

“娘娘,我们来给您换药了。”环儿萱儿拿着药便走了进去,因为膝盖的药是得一天一换的,这样好的会稍微快一点,所以他们两个一点都不敢怠慢。

“来吧,我的膝盖在你们的照料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再过个几日都可以来回走动了,真是多亏了你俩两个了。”

确实自打苏回进宫以来,被环儿萱儿好吃好喝伺候着,这小脸也圆乎了不少,白白胖胖的,况且苏回本就是一个爱吃的人,遇见好吃的东西自然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的。不过虽然脸略微胖了一点,可这身子还是和之前一样凹凸有致。

“娘娘您不知道,自从您只能坐着之后,咱这宫里就清静了许多呢,之前总能在院子里听见您的欢声笑语,现在这院子里可安静了呢!”

“那当然了,现在是在母后的宫里,自然不能为所欲为了,况且你们也该习惯我淑女的样子啊,毕竟我在外面表现的可是足足一个淑女呢。”

环儿萱儿两个人听到这句话之后都默不作声的笑了,然后就在安心的为苏回换药了,揭开膝盖上的纱布,里面还有有一些血肉模糊,不过比之前稍微好一点的就是有些地方已经结痂了,现在之所以还用纱布缠着也是因为怕感染,如果感染了那可就真的不好解决了。

“娘娘,您这膝盖比之前好多了,您看有的地方已经结痂了,看来下地走路指日可待了。”

换完药之后苏回便让环儿萱儿拉着他出去透透气,因为现在这个点几乎没有人会来太后娘娘的宫里,所以苏回也放心大胆的在院子里坐着欣赏花草树木。

太后娘娘这院子里的品种可比苏回院子里的品种多多关照,而且长得也特别旺盛,一看就是太后娘娘平日里悉心照料,所以才会长得如此旺盛。碰巧,苏回刚坐到院子里面,太后娘娘也从屋中走出来了。

“母后,您来的正好,我刚想问问您,您这品种都是从哪弄来的呀!这在宫中可不多见呢?”

“这都被给发现了,看来你对花草树木还有一些了解,平日里闲来无聊的时候,我就会去宫中各个角落走一走,其实那些偏僻的地方种类特别多,然后就派丫鬟们把这些种移到我的宫里来了。”

看着这花花草草,真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因为营造的氛围就非常的好,就像真正的接触了大自然一样,心顿时都平静下来了。

“你可别看他们长得这么旺盛,当时刚到宫里的时候都是半死不活的,为了好好养他们,我可翻阅了不少的书籍呢,所幸他们也没辜负我,现在长得这么好,你要是喜欢,改天也弄到你宫里点去,不过这真的很耗心思呢!”

其实太后娘娘说的这些他也都懂,想做好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非常不容易的,养花草自然也会费些功夫了。不过也都是值得了的。

“母后,这可是您说的,那等我走的时候,可就要移一些回去播种了,正好我在宫中也闲的无聊呢,还不如陶冶陶冶情操。”

苏回说完这句话,太后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