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到(1 / 1)

苏回享受的这种待遇可以闻所未闻,前所未见。因为皇上从来没有这么宠幸过一个妃子,所以自然要给的都是最好的,况且苏回睡觉的时候皇上和太后都在外面守着,由此就可以看出来苏回在他们两个心中的地位之高了。

虽然苏回是伤着了腿,可是手还是非常灵活的,可叶正寒偏偏就是放心不下,吃饭的时候在旁边陪着也就算了,苏回要自己拿勺子吃的时候叶正寒也不同意,非得要喂他,苏回拗不过他,只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了。看见这场景,环儿和萱儿也不好意思在屋子里面了,于是就去门外守着了,从他们眼中就能看的出来,皇帝是真的很疼爱娘娘,要不然肯定不会做到这个份上。

有句话说的好,叫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过一会儿呢,伊嫔被太后娘娘惩罚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后宫,虽然伊嫔已经极力嘱咐自己宫里的人,不要声张此事,可这世上哪有不漏风的墙呢?

之所以被别人听到,是因为有个太监目睹了整个过程,而且还是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了,看见太后娘娘要回自己宫去的时候,便马上逃走了,于是乎,整个消息传遍了后宫,这让很多之前被伊嫔欺负的妃子,心中都出了一口恶气,其实有好多人早就看伊嫔不顺眼了,只是因为自己没有什么地位,只能藏在心里。看来太后娘娘的行为了从某种程度上说,也算是替别人伸张正义了。

“你听说了吗?伊嫔娘娘被太后娘娘处罚了,还是杖责三十大板呢?听说那哀嚎声可大了。”现在随便一个宫女都在讨论这件事,可有很多看笑话的人了。

伊嫔的贴身丫鬟从宫外拿药回来的时候,就听见他们在小声讨论这件事,于是就特别蛮横的说

“你们说够了没有?自己宫里的事情做完了?就在这娇别人家的舌根子?”如果说之前他这个态度说话的话,其他宫中的人肯定是不会说什么的,可现在从局势上看,伊嫔已经不会得到皇帝的宠爱了,自然也没有在对他们恭敬三分。这些个丫鬟们也都不好惹。

“你别一副不好惹的样子,你以为现在还和之前一样吗?你们家娘娘已经不受宠了,哪还有你说话的份。”

丫鬟们说完这话,没给他好脸色便回去了,现在他们可不怕他了。

伊嫔的贴身丫鬟听完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这丑闻被他们听见已经够丢人的了,可他们还这么对自己说话,就更加生气了。于是赶紧回宫通风报信去了。

“娘娘,不好了,现在宫里的人全部都知道这件事了,那些丫鬟们都疯了似得说。”伊嫔想过会传出去,但是没想到会传的这么快,他确实还没做好心里准备。

“这些小人,看见我不受宠,肯定会贬低我,不给我好脸子看。”虽然伊嫔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生气,可是他也十分的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让惠妃做的话,那现在受罚的就不是自己了,那他就可以取代惠妃的位置了,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这就是惠妃比他精明的地方了,其实他们两个同样都很好奇,只不过惠妃耍了一点小伎俩,借助伊嫔的手里办了这件事,真正的赢家其实是惠妃,他既可以不废吹灰之力得到苏回没有怀孕的时候,又趁机除了伊嫔这个对自己有威胁的人,真是十分高明。

可是伊嫔终究是道行太浅了,等到事情都已经做完了,才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晚了。

惠妃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反而很淡定,因为他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心里还在想着要不要去看伊嫔呢。

“娘娘,您这手段真是太高明了,一箭双雕。”惠妃就是那种看似不动声色,其实办大事的人。因为他的一喜一怒都不会表现在脸上,是个值得揣摩的对手。

“既然消息都传遍了,那你们最近说话也就不要在那么放肆了,毕竟宫中的人都是些势利的人,看见人不得意了,恨不得马上踩在你头上。”伊嫔也知道自己的丫鬟们说话放肆,毕竟平常他也不是个收敛的人。

丫鬟们只能点点头,然后便退下了,毕竟自己的主子不得意,他们也是没什么好日子过的。

“娘娘,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伊嫔啊?”这丫鬟正说中了惠妃心里想的事情。

“去看看吧,估计现在没人敢去看他,也没人敢去接近他的宫里,咱们去了肯定就更显咱们大度了。”

于是惠妃就带着厨房里做的好吃的还有补品,和治伤的药去伊嫔的宫里了。路上的丫鬟看见惠妃去伊嫔的宫里,也都会在背后躲的远远的,毕竟现在躲都来不及呢。

“回娘娘的话,惠妃娘娘来看您了,娘娘要见吗?”

伊嫔也还想见识一下,惠妃还有什么招呢,虽然说现在这个样子见人不太好,可还是让他进来了。“我的好妹妹,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都流血了。”惠妃一进来就表现的很惊讶的样子,就像刚知道这件事情一样。

“姐姐难道没有听说吗?不用表现的这么惊讶的,不过没关系,我肯定不会被打倒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能坚持下去。”

因为伊嫔从进宫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他知道相信自己的重要性,而且他也具有顽强的生命力。

“行了,我的好妹妹,正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才拿着东西来看你的,他们躲都来不及呢,就我一个人过来了。”惠妃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让伊嫔知他个人情。

可伊嫔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就是在向惠妃宣誓主权,自己不会轻易被打败,所以他永远不能小瞧自己。

“谢谢姐姐的好意了,妹妹心领了,如果没有什么事,姐姐就赶紧回去吧,我有点不舒服了。”

既然伊嫔都已经让自己走了,那他何必留下来呢?把东西放下就离开了,离开时还假模假式的说让他好生调理。

等到他们一走,伊嫔马上就把他带过来的所有东西扔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