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1 / 1)

因为太后知道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苏回哭个痛快,哭完了之后心里边就没有那么难受了,也会好很多。哭完睡一觉起来,心情就会和之前不一样。

“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一点,我知道你心里面委屈,现在这个屋子里面就咱们两个人,不用担心别人。坚强的哭吧,哭完睡一觉醒了就会好很多了。”

太后一边说话,一边在安抚苏回的情绪。时不时的也会用手轻轻拍拍苏回的背,让他感觉到一点温暖。这个宫里确实很大,而且他也很难觉得在宫里面,可以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组建一个家庭来说就更加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些委屈积攒到一块儿,终于在现在爆发了。

可能伊嫔欺负他的这件事情也只是一个导火索,让他把之前的那些委屈不痛快全部都说出来了。渐渐的哭了一会儿之后,苏回的哭声就比之前小了很多,啜泣声也小了很多。

“行了,不哭了,现在哭完了,应该好受一些了。”

然后拿出自己的手帕给苏回擦了,然后让她躺在床上。

“哭完了应该也累了,现在就稍微休息一会儿吧。不要觉得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苏回这才放心的睡过去了。

看他睡得这么安详,太后也就放心了,也是轻轻的关上门之后。刚走到院子里面皇帝就走过来了。

“现在躺在里面也已经睡着了,你在里面陪着他吧,我去伊嫔的宫里瞧瞧去。看他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无法无天了。”

皇帝也没有阻拦,便轻轻的走在屋子里面,就坐在苏回到床边静静的看着她。

下午伊嫔把苏回撞到之后,伊嫔心里边还有一些得意洋洋的呢。这简直是变相的欺负苏回的。回到宫里面他心里面可算是放松,而且还在跟宫女们炫耀这件事。好像显得自己有多厉害呀。

“娘娘,你刚刚真的是太厉害了,竟然把他给绊倒了,这样又欺负他,还证实了你心中的猜想,一箭双雕真的很厉害。”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他的丫鬟和他本人一样,都是坏心眼。

“你看他那个样子,即使摔倒在地上,脸上一脸的痛苦,还是什么话都不敢说,还不是只能任我欺负。看来之前我真的是太把他看作对手了,没想到他也不值得一提。以后竞争对手就少一个人了。”

伊嫔应该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惹得皇上和太后娘娘这么生气。如果他知道的话,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这么做。

“回娘娘的话,太后娘娘过来了。”现在宫门口的丫鬟看见,太后娘娘走过来之后便马上进屋给伊嫔通风报信去了。

“太后娘娘怎么过来了?之前可从来没有来过,咱们宫里怕不是有什么事情。”

于是伊嫔便马上出去迎接摆出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好像刚刚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变脸的速度也真是太快了。偏偏不巧的是,太后看见他这副面孔就更加觉得讨厌。之前虽然不太喜欢她,但是也没有到那种讨厌到无法忍受的地步,现在看来是发展到这一步。

“参见太后娘娘,不知道太后娘娘来有什么事情。”

太后直接没有让他平身,而是自己坐到椅子上。

“今天你做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吗?非得让我直接和你说清楚是吗?为什么现在还装作一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要脸的样子吗?”

太后可是非常的直接说出这句话,听完句话之后,伊嫔的脸色马上就变得很难看,心想肯定是上午绊倒苏回的那件事情。他肯定没有想到这些,苏回他会找到太后娘娘来给自己撑腰,真的是失策了。

“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妾真的不知道您说的到底是哪一件事情,还请太后娘娘说清楚。”因为它不能盲目说出这件事,他还有一丝别的想法,就想万一是别的事情。相当于给自己留了一线生机。

“还在那给我装,不知道刚才你做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苏妃腿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呢?你现在一点都不清楚吗?为什么装作根本就不是自己做的事情。”

太后娘娘真是一点情面就不给他。说完这句,伊嫔的脸色更加苍白,而且整个人都呆住,立马就瘫到了地下。

“太后娘娘,臣妾真的不是故意要绊倒苏妃的。真的是不是故意的。”这话说出来恐怕谁都不会信吧,太后听完这话之后就更加生气了。做错了事情还不承认还狡辩,真的是个让人讨厌。

“不管故意还是不故意,你自己比谁都清楚。既然你一点都没有要承认错误的想法。那就拉出去给我杖责三十。”

伊嫔听完这话,马上跪着走到她后面旁边,拉着他娘娘的腿。

“太后娘娘,臣妾真的知错了,求太后饶命。”太后才不管怎么回事,便马上让奴才把他拉出去,就在院子中行刑。而且他们俩就没有离开,太后看见杖责完毕之后才离开。

“今天这个杖责三十还算清的呢,也就是给你长个教训。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的话,我要你的项上人头。你要清楚自己在这后宫之中的位置。”

撂下这句狠话,然后太后娘娘就走了。就去了苏回的光临。

因为这事皇上坐在苏回到身边陪着她。生怕他又有什么情绪起伏之类。看见太后回来之后,皇上便马上起身。

“母后回来了,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这还用说吗?我刚刚让伊嫔杖责了三十大板,让他摆正自己的位置。你也要管好你手底下的这帮人。在后宫还没有受宠的,就开始明目张胆的耍心机去伤害别人。”

看见母后惩罚了伊嫔,皇上心里面也就松口气了。也算是给苏回报仇。他们两个说话的家伙功夫,苏回也还在床上睡着。他今天是真的很累。

这两个人也并没有在屋里面说话,而是走到院子里。在院子里面坐着。两个人就好像这个院子的守护神一样。因为他们现在真的是不敢离开半步,只能寸步不离的守在这个院子里,生怕有什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