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1 / 1)

太后娘娘是看着伊嫔杖责完毕之后才走。走的时候也没有给伊嫔留下一句好。于是伊嫔的丫鬟们赶紧就把他从板凳上给扶起来了,根本就已经走不成路了。脸上就是血和泪。如果他要是知道欺负苏回是这个后果的话,他肯定不会去选择欺负他的。

“娘娘,您没事吧?”两个丫鬟边扶着他走边说,脸上也满是恐惧。这是谁也都没有想到的结果。

“快去找她太医,快去找太医。”伊嫔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喊着的,而且可以看得出来她已经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

杖责三十可不是轻易一个人就能受得了的,况且他还是一个女人。自然就更加的难受。就连丫鬟扶着她走,她也颤颤巍巍的使出全身的力气。

太监看见这个样子,马上去太医院请太医过来了。伊嫔一个人躺在床上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有眼睛默默的掉眼泪。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苏回后面会有太后和皇帝替他撑腰。

可是后来伊嫔又觉得很不公平,自己明明进宫的时间比苏回长了很多,可为什么太后和皇上就是不喜欢自己,偏偏喜欢她?越想越觉得生气,于是对苏回的憎恨就更深了。

可即便是这样,有皇上和太后在后面替他撑腰,他又不敢有什么动作。准确的说是不敢明目张胆的有什么动作,只能暗地里搞一些小花招了。

“娘娘,太医来了。”

太医院里的太医对这种场面自然是见怪不怪了,毕竟经常会有人因为犯错受责罚。所以这血淋淋的场面太医也见多了之后,便也没有感觉那么受不了了。反而是非常淡定的从医药箱里面拿出来外敷内服的药。

“娘娘,这是我根据伤势给您开的药,每一天要喝三次药,也要一天三换。这样好的稍微快一些,每次抹药的时候尽量不要涂抹的那么厚,而是抹的要薄一些,比较容易吸收。”太医说这话的时候。伊嫔只是慢慢的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毕竟他觉得这还是一件挺丢人的事情。

“娘娘,奴才先给您开了五天的,要等五天之后应该就会好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奴才会过来复诊的。”

“行了,那就谢谢王太医了。”

因为男女有别嘛,所以太医自然是不会给娘娘上药了,只能命令她的贴身丫鬟过来给娘娘上药。所以他开完药之后便马上回她医院去了。

太医虽是见过那么多学着模糊的场面,等再见到血的时候,心里面还是要做好准备。自然也是可怜娘娘被打的这么惨,可同时心里默默提醒自己,千万不能犯错误。要不然就不是这样子这么简单的事情。

说实话在宫里杖责算是最轻的惩罚了,轻的就是可能就要掉脑袋,株连九族的。和那些相比起来,肌肤之痛好像就不算些什么了。

“娘娘,那奴婢就给您上药,你先忍着一点吧,可能会有一些疼。”

于是丫鬟们在给娘娘上药的过程中,娘娘真的是鬼哭狼嚎的,即使特别努力的人,可也还是忍不住会想要喊出来。丫鬟们听到这喊叫的时候,心里面自然也会感觉很疼。可没有办法呀。

苏回还没有睡醒呢,所以自然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的,等他睡醒之后便觉得有一些口渴。手刚要触到旁边桌子上的杯子就不小心把杯子给打碎了,听到这动静,皇上和太后马上就走进屋里去了。

“回儿怎么了?”

“嗯,没什么皇上,就是口有些渴了,又够不着杯子,不小心把杯子给打碎了。”

“你要喝水就说一声啊,我们都在外面守着呢。”

苏回这种人的性格就是不愿意麻烦别人。

本来皇上是想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让苏回也开心一下的,可是太后给拦住了。因为觉得现在说这件事好像不太合适打算,等到她稍微恢复一点过来了再说。

“皇上,母后你们刚刚一直在外面守着了吗?我睡了多长时间呀?”

可能是苏回感觉睡觉起来头晕晕的吧。

“也没有一直在外面守着,就是我和母后不放心你,所以在外面坐着聊了会儿天。也是怕你醒了之后看不见我们没有安全。你睡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了。”

“我就感觉睡觉起来头晕乎乎的,可能是因为睡多了吧。我想下地走走了。”

可能是因为苏回忘了自己膝盖受伤了,但他刚准备动弹的时候就发出了一声呻吟。因为碰到了膝盖,所以会有一些疼痛。

“你这个傻子是不是忘了自己腿受伤了,现在自然是不能下地走的呀。如果非得要走的话,只能弄一个带轮子的椅子。要不然走着腿肯定会很难受的,而且也不好恢复。”

“哎呀,你瞧我晕晕乎乎的,一觉睡醒都给忘了这件事情,那看来我只能在老师在床上呆着了呗。”

苏回肯定是不乐意在床上一直趴着的人,况且多无聊啊,只能坐着什么事情也不能做,而且关键他还特别好动。这对他来说可算是个考验。

“听见你说这话我就有点放心了,看来是渐渐的恢复过来了,心情也没有那么不好。行了,那我就先走了。我也会回宫歇一会儿。”因为太后也一直在这坐着陪他们来着,所以他也有一些乏了,看到苏回没事他就安心了,也是打算回宫睡觉去。

“真是辛苦你了,母后还要在这陪我这么长时间。”

“傻丫头,咱们两个之间就不用说这种话了啊,我先回去了,然后皇帝在那陪着你,我就放心了。”

太后走了之后,皇上和她说了许多话。而且也告诉了他们伊嫔宫里的这件事情。

出乎意料,就是苏回的反应没有那么激烈,而且也没有说不能去他的宫里,可能替自己报完仇,苏回的心里面也比较舒坦。毕竟是摆明了就是欺负自己,是该有人给他点颜色瞧瞧。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之后,环儿和萱儿去给他们做晚餐了,因为苏回是不能下床的,而且生病期间也不能吃那些特别油腻的东西,所以晚餐就比较清淡。而且还把桌子挪到了床的旁边,方便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