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1 / 1)

伊嫔既然遇上了苏回,就肯定就会向她炫耀自己,得到了皇上赏赐衣服的这件事情。其实这件事情苏回早就抛在脑后了,因为他觉得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多值得炫耀。

可没有想到伊嫔把这件事情当做宝贝一样,而且假装偶遇的衣服,穿的也是皇上赏赐给他的那一件。怪不得走起路来腰板都比之前直了许多。

“妹妹,你看我的这件衣服好看吗?”伊嫔便主动向他炫耀起了自己的这件衣服。

“好看呀姐姐,我觉得这个面料特别的特别好,像很少见呢。而且看起来就比较优雅大方,姐姐的眼光真好。”既然伊嫔都这么说了,苏回就说了一大波彩虹屁的,因为他知道这就是伊嫔想听的。所以什么话好听,她就捡什么话说。真是把伊嫔给哄得眉开眼笑。

“还是妹妹有眼光也分得清楚好坏,这是皇帝赏赐给我的,一直都舍不得穿,没想到今儿就被妹妹给撞见了,你也算是有眼福了。”伊嫔这话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一点也不收敛。

苏回心想,就这破衣服我才不惜的穿呢,你却当个宝贝似的,真是可笑。真是一点好坏的东西都没有见过。

“那也多亏了姐姐了。”

所以苏回觉得和伊嫔说话很别扭,因为什么都是特别假的。没有一句真心话,所以其实并不想很难教的。

“感觉最近妹妹的步伐怎么都和之前不一样了,好像慢了许多,也稳重了许多,之前走路可轻快了,蹦着跳着的现在却像是淑女般呢。”

如果伊嫔不说这话的话,苏回还不知道他对自己这么关心呢,想想也真是觉得可笑,其实他说这番话也就只是为了打探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身孕这件事情。

这个伊嫔真是不死心,纠缠自己好几天,而且还是同样的事情,就不怕自己先。真是把苏回给想的太简单了,他可不是那种一点心眼都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面,他思考的特别的清楚。

“看来姐姐平日里还是很关心我的,就连我之前走什么样,现在走什么样,都分析的一清二楚特别透彻。其实也没有姐姐想的那么浮夸了。因为今天你不是生病了吗?而且会有一些难受,不能再蹦蹦跳跳的了,所以就只能装作淑女的样子怎么走了?”

苏回自然也还是之前的借口了呀。因为他可不能在这件事情上露出一点点的破绽。比较舒服也是个心思细腻的。

“之前一直给我看病的太医,我觉得他诊断的就非常的不错,改天把他介绍到你宫里面,他医术特别高超的。而且很多病是不用吃药就可以解决的。等改天我把她介绍给你。”

苏回就点头笑笑,谢过他的好意。她最好别把这个人介绍过来,如果到时候真的要把脉的话,那岂不是就完了。

“谢谢姐姐的好意了,我最近一直在提示要调理呢,药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等过几天你就看见我蹦蹦跳跳的走路了。到时候估计就有好多人又要说我不端庄了,不过也没有办法,那是我的习惯。”

他们两个主子在前面走着,后面的宫女也在跟着环儿和萱儿,可是十分担心的,看着他们聊的那么开心,也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而且还会担心自己的主子到底是不是伊嫔的对手。虽说看着有说有笑的,可明显就能看得出来,娘娘的表情就是非常的僵硬。

“姐姐咱们就坐着歇一会儿吧,走这么长的路都有一些烦了。之前没进宫之前可没有穿过这种,有跟儿的鞋,现在猛一穿还有点不习惯呢。”

苏回说了这话之后,伊嫔觉得更搞笑的苏回是那种卑贱的命,穿个鞋走路都会觉得脚痛。后来伊嫔心想自己是不是把社会看得太过重要。其实他好像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可是伊嫔想的实在是太少了。他真的是被苏回表现的这种表面的现象给迷惑了,今天他表现的就特别的不端庄不优雅,可是真的到了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表现的非常的,淡定优雅,而且非常识大体的。比伊嫔和惠妃都有气质多了。

所以即使惠妃在宫里呆了那么长的时间,苏回还是轻易的就抢走了她在母后心中的位置。而且还略胜一筹。只不过是惠妃自己心里不清楚而已。

其实他们已经走了很长的时间了,苏回确实感觉有一些体力不支,而且走的也腰酸背痛的,所以他想找个机会趁机溜走。可现在好像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现在这个时间的景色可真美啊,之前还从来没有发现过。真是太好了,如果能记录下这一刻就好了。”

可能是伊嫔刚刚一直在聊衣服的事情,忘了这次他其实的目的就是想验证一下苏回到底有没有怀孕。于是她就想趁着所谓站起来的功夫,偷偷绊了苏回一下。

“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呀?走的我都有一些累了。”这话是伊嫔说的,不过苏回听到之后可开心了,因为她也正想着要走了,既然这话由他说出来了,再好不过。

“也是,今天出来的时间确实也不短了,也是时候该回家去了。”

苏回刚说完这话便打算站起来,没走一步呢,伊嫔突然刷一只脚就把书回给伸出来了。两个膝盖就直直的砸在了地上。那一瞬间苏回的感觉就是非常的痛苦,因为是夏天穿的又薄,膝盖就这样直接砸在地上肯定会出血。

况且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如果这样激烈的运动的话,不知道到时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那一瞬间他的脑子是空白的。

环儿和萱儿看到之后也吓了一大跳,就马上去把娘娘给扶起来了。而伊嫔也装作一副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哎呀,妹妹真是对不起,是我太疏忽大意了,不小心绊着你了,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环儿和萱儿把苏回扶起来的时候,他的表现还是那么的痛苦。那个脸上的表情自然也写满了愤怒啊,可是又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如果全部都说的话,那他们之前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现在希望的就是肚子里的孩子千万要没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