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钱(1 / 1)

于是苏回起身去到厨房里让环儿和萱儿宣,给叶正寒做了营养餐,就是自己平常吃的那种。因为她知道叶正寒最近气色不好,所以便让她吃营养餐。而且在营养餐里面还有调理气色的药,肯定会非常的管用。

“行了,你等着吧,我刚刚已经和环儿和萱儿说了给你做饭吃,在稍微等一会。”

“果然今天和你说这件事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这让我的心里确实舒畅了不少,你可真是一个有神奇魔力的女人。昨天母后下午开导我的时候,我都没觉得有多管用也没有怎么听到心里去。”

“行了,你就不要夸我了。我说管用是因为这涉及到我自己的问题,我自己说出来你才安心呀,要不然我自己不亲口说出来,你肯定就会想一些别的,然后我要告诉你的就是身体首先是最重要的,是排在第1位的,其次就是国事,到最后才是我们的小家庭。”

叶正寒听到这种话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眼睛里有一些酸酸的,好像想流泪一样,不过在流之前,他马上就把苏回拥在自己的怀里,至少眼泪流出来了,可以不被苏回看着。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她怎么能因为这件小事就流泪了,不能让苏回看见。

如果他看到的话,肯定就又该嘲笑自己了。

“行了,你可注意点影响啊,这宫里可不就只有咱们两个人,还有其他的宫女,他怎么他们瞧见了该笑话咱们了。”

虽然苏回都这么说了,但是叶正寒还是没有要松手的意思,见自己摆脱不开了,就随着他去吧。可能像现在需要的真的只是自己一个拥抱而已。

“不说这些了,反正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我们来玩一些好玩的吧,你看这些泥是非常有弹性的,咱们两个可以比赛。”

“比赛?比什么赛啊?这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个,你之前怎么从来没有瞧见过?难不成你当做宝贝不让人看见了?”

苏回心想哪里有啊?明明这就是和他出宫了之后自己买的,然后偷偷带到宫里面的。

“自然不是啊,我们就比赛捏泥人,看谁捏得最像,然后就获胜,到时候我们就以一个东西为参考,然后分别让环儿和萱儿还有其他的宫女们投票。像的自然就获胜了。输了的就要听赢得了任何的要求。”

叶正寒怎么听着都感觉这个比赛规则好像对自己不是很有利的样子,况且捏泥人他一个人也不是很在行,因为小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做手工。因为模仿能力不强呀。可苏回已经提出来了,那只好陪她玩一玩了。

“行,那朕就勉强答应你吧,虽然听上去感觉对我不是很有利,但还是要陪你玩一会儿,万一我赢了呢,对吧,也是一次机会。”

于是趁着环儿和萱儿在做饭的时候,两个人也开始捏泥人,就找到了一个共同的人物,作为参考。这个做手工捏泥人可是苏回的强项,他自然是不能输的,而且之前也玩过很多次了,所以时间用的也非常少。整整比叶正寒还少用了10来分钟。

看见苏回弄完了之后叶正寒心里就开始慌了,可是他心里的安慰自己,冷静冷静。然后顺利的把自己的作品做完了。虽然说用的时间比较长,但叶正寒还是比较满意。相对于之前的那些作品来。

“行,那现在咱们两个算是弄完了,一会儿就找环儿和萱儿,还有其他的人过来评判一下,让他们看一看到底怎么样。

苏回刚想去厨房里让他们评判,可没想到环儿和萱儿就已经把饭菜做好。

“娘娘,饭菜已经做好了,给您端到屋里去还是在院子里边吃呀?”

“就端到屋里去吧。”

于是苏回陪着叶正寒屋里吃饭去。小泥人自然也就只能放在院子里面了。

“环儿萱儿,我在外面院子上方的那个小泥人,你们可千万不要动,那是我和皇上比赛捏出来了一会儿你们投票看谁做得像。”

环儿萱儿同时点了点头,因为他们两个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娘娘每次总能带来一些新鲜的玩意儿。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起来好像觉得对我更加不公平了,你想想这宫里可都是你的宫女和太监了,自然是向着你的呀。那万一其实我做的好,他们也不选我,那我不还是输了。”

“不可能的,你放心吧,他们可都是非常公平公正的,不可能说是因为我宫里的人,就对我放水。你这么说看来,表明你对自己的作品非常的不自信呀。那我感觉我赢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苏回说完这句话之后,叶正寒便对他瞟了一个白眼,然后便开始吃饭了。吃到了第一口也没有觉得有一些什么,可是越吃到后面感觉就越好吃。和平时御膳房做的那些饭菜的味道完全是不一样的。虽是清淡,可是却别有另一番风味。

“看来环儿和萱儿的手艺可以呀。表面上看着清淡,可这食物吃起来却别有一番清香,真的是很好吃呢。”

“好吃你就多吃点吧,今天可没人跟你抢这一大桌子,饭菜可都是你。”

然后苏回坐在叶正寒旁边,看着他吃。说说笑笑还挺热闹得十分的容易。

环儿和萱儿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一次就坐在院子里面看,皇上和娘娘捏的两个小泥人。其实仔细看的话,发现两个小妮儿的区别还是挺大的,因为相似度也不是很高。

但他们知道娘娘是非常擅长做手工捏泥人的,自然就能猜出来哪个是娘娘的。所以胜负自然也就非常的明显。不过在屋里的叶正寒他肯定不知道,外面已经在讨论其他们这两个泥人了呢。

“行了,不能再吃了,撑死我了。这营养餐可太好吃了,你可真是有福气。环儿萱儿做的菜感觉比御膳房做的好吃多了。”

“那当然了这呀,这宫女可是我带出来的,你可羡慕了吧,如果以后想吃的话,可以到我宫里面来蹭饭吃。我可不收你饭钱,我都是免费的。”

叶正寒心想还要什么饭钱,那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了,那是宫里的丫鬟们做的饭菜,自然也是不用收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