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1 / 1)

皇上自从回到自己宫里之后,心里总觉得特别的不安,而且边疆动荡的这么厉害,这还是历年来的头一次呢,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已经布置好了战略和方针,心里面总还是有点怪怪的。

之前边疆虽然也会发生战乱,但是不会像这次的这么厉害。叶正寒还想去边疆,总是觉得不放心,于是脑海中就萌生了自己也要去边疆指挥打仗的思想。因为之前的时候都是派陈将军去的,但是这次比较严重,所以叶正寒就想跟着一起去。

不过想法归想法而已,他还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两天打算看清楚局势之后,叶正寒在做更加详细的决定。如果他走了的话,他最不放心的人就是苏回了,毕竟现在是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如果自己真的一走几个月的话。肯定会让他心里面很不安,很没有安全感。

可是现在边疆问题又迫在眉睫,真的是需要自己去的时候,他肯定也是义无反顾的要过去的。而且边疆动荡最重要的就是要先稳定民心。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支撑自然就是百姓。

“皇上,太医请过来了。”

李公公这次请过来的准确的说并不是太医,而是从宫外面请的江湖上非常厉害的医术高人。之所以不叫太医过来,是因为即使他一乔装打扮,消息也会暴露出去。

况且李公公最近正好听说宫外面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医术高超的人。治好了很多有那些怪病的人,所以现在江湖上传得这么厉害。于是李公公就偷偷的把他请进宫了,希望他能给皇上调理一下身体。

“哦,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皇上把她和李公公叫进来之后,发现只从他的着装并不像之前太医院的那帮人一样,即使乔装打扮也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身上多了一些宫外人的气息。

“李公公这太医是从他医院里请过来的吗?”

皇上的眼可尖了,见识过这么多的人和事,一眼就能分辨出到底是真的开心还是假的太医。

“回皇上的话,即使太医院的人乔装打扮,所以并不敢请宫中的太医来给您看病,恰巧最近听说这位王大夫治病非常的好,而且治好了很多有怪病的人,在江湖上的名望特别高,所以就斗胆请过来给您看病了。”

叶正寒点了点头,并没有排斥,因为他知道宫外面还是有很多非常厉害的民间高人,虽然没有存在于宫中,但是也非常的厉害。

“参见圣上,奴才叫王协。奴才并没有李公公说的那么厉害,只是碰巧而已。”言语之间能听得出来这个人还是非常的谦虚的,不会过分夸大自己的艺术。这一点叶正寒倒是非常的喜欢的,俗话说虚心使人落后,骄傲使人进步嘛。

皇上是起身之后,便伸出手来让王协给自己把脉。其实那个王协并没有自己说的那么不厉害了,他在江湖上的威望挺高的,况且也是饱读诗书,所有的医书他几乎都读透了,而且对医学也有一定的研究,所以对于有些病非常会治病下药。即使有些药方没有在遗书上写,但是他自己也会研制出来的,事实表明效果还非常不错。

把了皇上的脉就知道最近皇上身体确实需要调理,而且睡眠时间不够精神状态也不好,确实需要好好调理一番。

“回皇上的话,您最近龙体欠安,精神状态有一些不好,气色有一些虚,最主要的就是睡眠时间不够。所以确实需要开几副药,好好的调理一下。要不然的话,这种现象持续很长时间的话,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就会变得非常的不好。”

其实王协说的这话她自己也能感觉得到,因为毕竟是自己的身体。睡眠时间确实是不够,有时候晚上躺到床上确实会睡不着,脑子里面还会想别的事情。而且早上起的又早,需要上朝,白天要批奏折,总之时间一直被她充分的利用,这可是他就是忘了留给自己休息的时间。

“那依你之见,朕应该怎么调理呢?”

其实吃药是最没办法的办法,毕竟是药三分毒嘛。所以能不吃药就尽量不吃药。而且这个王协不像别的医生一样,遵规倒距的,他是一个思想比较活跃的,有很多奇怪的方子可以治好病。这也是他为什么出名的原因之一。

“其实奴才建议您出宫走一走。出去玩上个两三天,在精神状态自然就好,而且每天出游肯定也会累睡眠时间,和睡眠质量自然也就会提升上来了,等您在宫外游玩几天再回宫之后,气血什么的保准会比之前好。如果这还不见效的话,那最差的方法就是吃中药调理了,不过奴才最不建议吃药,毕竟是药三分毒,这个你也知道。”

王协说的这话他倒是很乐意听,其实他自己也很不愿意吃药,因为吃药吃多了之后自己的身体就会对这种药产生免疫了,再吃就没有什么用。虽说出游他也很向往,可现在正是边疆战乱的时候,自己怎么能放心出宫去玩。所以正好心里想到最好的方法就是先耽搁一下,等边疆战事处理完之后再出去游玩也不迟。

“行,你说的意见真听进去了。但对你还是比较赏识的,你有没有要留在宫里的意愿?”

从他的言谈举止之间,叶正寒就觉得这个人是一个思想非常活跃的人,恰巧她医院里最近正好也需要新鲜的血液活跃的思维注入,因为他觉得王协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选。所以有想把她弄进宫里的想法。

王协听完这句话之后,震惊是很震惊,可是听到这句话在一瞬间里眼里并没有闪过光,就说明他并没有被这句话所吸引,或者说是没有要到宫中来的意愿。虽然说很多人都想进宫见太医院,但她就不行。

因为他知道宫中比较压抑人,而自己就是那种天生活跃的人,是指不适合待在这种沉闷的气氛里。

“回皇上的话奴才不敢,奴才还是习惯了宫外的生活。况且奴才这人爱惹是生非,怕是会给宫里添麻烦,所以臣不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