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1 / 1)

“我一般下班回到家之后收拾一下,所以上线儿的话就是十点以后了。那宝贝一般都几点上线儿呀?”

其实秦回本来还挺生气的,但是看到卞宏钲很快便找到了自己,而且及时送上一个拥抱,

秦回本来在心里憋了好长时间的火,一下子便消失了,其实仔细想想也怪自己当时没有问清。

但是秦回随后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一般自己都是十点之前下线儿的,看来以后时间得改一改了。

“没关系的,我时间比较随意,跟你对上就行,那以后我就是中午上线。然后等到晚上10:00左右上线好了,那刚好就能对上了。”

“宝贝真好”

其实秦回也是第一次找情缘,谁也不知道情缘之间是怎么相处的,秦回只好努力的找话题,但是不得不说卞宏钲其实还挺不错的,跟秦回的感觉是很温柔而且很随和的那种,

秦回跟他相处起来虽然不是说,特别的激情,但是秦回感觉也很舒服,而卞宏钲的性格虽然不是秦回特别喜欢的那一种,但是秦回也知道和温柔的人在一起。

也会很好的,只是秦回不知道卞宏钲是不是那种中央空调。

“对了,宝宝你的战功够了吗,带你去换一下你的主武器吧,毕竟这些都是要换的,这样的话好像攻击力才会强一点。”

本来秦回觉得自己是一个新手,可能也教不了别人什么,但是秦回发现自己在青青和师傅的教导下,好像懂得,虽然不是很多,

但是在一些基础的方面还是知道一点的。而且卞宏钲似乎比秦回还要小白一点。这也是跟卞宏钲以前的师傅有关,

因为变红挣,以前的师傅是一个小姐姐,整天只交着变红挣游山玩水的,所以也就没有交什么实际的内容也是到后面秦回才知道原来卞红珍口中的师傅小姐姐也就是她的前情缘。

其实秦回能感觉到有一点有一点异样,因为,毕竟一个女师傅收徒弟的话很难没有那种想法,而且天天拉着她游山玩水,

秦回虽然也很想找一个师徒恋,但是秦回,也不愿意将就,除非遇到自己喜欢的徒弟的那种性格,自己才会那么对他,否则秦回对自己徒弟其实还是挺挺有当师傅的教养的,

毕竟你说自己的师傅很好,所以秦回也不愿意把其他的人耽误了,除了自己的徒弟,让秦回带着他打本的时候,其他的时候秦回也都是呈放养式的状态。

“我刚才看了看我的战功,好像还差一点儿,你个猪武器的积分好贵呀。”

本来秦回一开始听到自己的师傅说让自己换的时候前去查看的时候也发现好贵呀,但是后来秦回发现在战场里面其实很容易得积分的。

“没事儿,宝宝把队长给我,我带你去打几局,战场应该就够了,其实在战场里面积分还是很容易够的。你平时都打战场吗?”

因为你惹当时看变红中页面的时候便能发现变红中不是一个很注重修为的人,因为变红装和秦回的师傅等级差不多,

但是说实话这修为差的可是不少。虽然秦回知道这修为比自己的高,但是秦回本来就很懒,而且中间又卡级了,所以低一点很正常,再加上秦回又不氪金,

所以修为更是低一点儿。但是变红证就算是修为不够,身上的那些装备以极大的那些宝石,还有其他的方面也就能看出来他是一个新手玩家,

因为秦回本来就是一个新手玩家,所以对于新手玩家的一些特征还是十分的了解的。

“战场其实我平时都没有打过的,但是我平时打登剑阁和论剑比较多,所以也算是占了一点儿行,我把队长给宝贝了。”

秦回平时的时候自己无聊的话会打打战场,说实话,秦回打战场的次数虽然不少了,但是秦回,对于战场具体做什么也也算是有一点了解,就是抢火种,

然后杀玩家而已,主要是修为高一点才好,秦回进战场主要就是为了混分。但是秦回抢火种的话是一点儿也不会,

你就只知道要收集火种,然后点到哪里就不知道了,但是秦回的那个结义也就是秦回现在的第一个大徒弟莫小弟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抢火种小能手,

这也是秦回决议之后才发现的,莫小弟的虚位并不算是很高。但是每一次抢火种却很准,秦回发现抢火种是一个技术活,

除了修为之外,恐怕除了修为之外。除了修为之外,还是需要一些技巧的,而且秦回后来也发现,而且秦回后来才发现,

莫小弟上线的时间其实一点都不规律,因为莫小弟好像是在兼职打工,再加上刚刚高中毕业,所以有的时候经常是半夜才上线,

然后半夜上完之后就开始打一条,打完之后还有其他的游戏要佛秦回。就当时还嘲笑他,怪不得找不到情缘,毕竟像他这种时不时的在线时间,就算是有情缘了,

估计回头也得分了。不过如果是朋友的话,也就没有什么了。

“对了,宝宝其实打战场主要好像就是抢火种跟打。跟打架之类的,但是抢火种我也不会,反正到时候就跟着他们跑,

然后到时候就开打就行了。在战场上死是不会浪费那个装备的耐久度的,所以宝宝不用怕死”

“好嘞宝贝”

其实像一些高修的玩家和专门打战场的都知道,战场如果是赢的话和书的话得的积分还是挺大的,所以有的玩家就会专门的组那些会玩的人组队,然后匹配战场,

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匹配到一个组。然后就会单方面的开启虐呀模式,零中秦回角的自己也不会玩,所以觉得还是不要给大家添乱了,所以也就从来没有进去过,

看见世界上有人喊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进去过,而秦回着这一局很不凑巧,很显然时遇到了一组会玩的玄城。都是被人狂打的状态,甚至都被人打到家门口了。

“唉,其实这局也不用挣扎了,人家基本上每局火种都抢了,而且修为比咱们也高。况且都打到家门口了。”

实在不是秦回自爆自己实在是两方的差距太过于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