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1 / 1)

好像现在除了苏回之外,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非常的开心。所以我觉得还真的是跟别人不一样,如果换作宫中其他妃子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估计都要开心死了。

俗话说母凭子贵嘛!这话还是非常有道理的,尤其是在宫中,能为皇上生下个一儿半女的,自己的地位也可能就非常的稳固。

“谢谢太医了,不过这件事情就先不要说出去了不要被其他的人给听。”

“好的娘娘,奴才知道了。奴才这就给您开一些安胎药,前期的时候保胎是非常的重要的,所以一日三餐一定要按时喝。可能会有一些苦,但是对您的身子是非常有好处的。”

苏回只得点头答应了,他最不爱干的事情就是喝药了,想起来自己之前有一次发烧,没有打针,只能喝中药那中药真是苦到人心里去了,喝完之后,苏回的眼泪就从眼眶中流出来了。

从那之后得喝药便产生了一定的阴影,只要能打针输液的事情,他就从来不会喝药。可偏偏到了古代,他们这里只有一些中药熬的汤水,并没有西方的那些药物。

虽说很不想要这个孩子,可是这个孩子居然来了,那就说明是老天爷的安排,就该诞生在他们这个家庭里面,所以似乎也打算坦然接受了。

“皇上的这件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别人吧,就咱们几个人知道,我真的害怕前几个月他还不跑呢,会受到别人的陷害。”

皇上点了点头,前几个月还是先不要让人知道,因为先把胎给稳住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前三个月。可是一想,终于有自己的孩子要出生了,也叶正寒非常的幸福。

因为他也是只第1次当父亲,难免会有些激动。更关键的是因为苏回是他最喜爱的女人能为他生下个一男半女,这孩子还是开心的。

就像环儿萱儿在旁边听到这个消息也十分的开心了。

“娘娘,这是奴才给您开的安胎药,从今天开始一日三餐,一定要按时吃。那奴才就先告退了。”

郎太医走之前似乎也是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不要告诉别人这件事情。

“环儿萱儿接下来的日子,可有你们忙的,一定要照顾好娘娘。”

“皇上您就放心,环儿萱儿一定会非常认真的伺候娘娘的。”因为环儿萱儿也是打心眼里开心。

“皇上你还不走吗?是不是该到了下午批奏折的时间了?”因为叶正寒仔细想想在他自己的宫里待的时间确实有些长了,从吃完饭到现在。

如果可以不批奏折的话,叶正寒还真想一直就在宿舍里面呆着,可现实情况就是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解决,他必须得离开。

“也是,在你宫中待了也好几个时辰,该回去批奏折了,今天外面又发生了好多事情了。都等着朕去解决了。”

苏回还是不想皇帝因为自己的事情占用了处理正事的时间。他还是非常的懂事。

“那行,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开口,我就先去忙了。”

和苏回告别之后,叶正寒马上起驾回宫去。每一天呈上来的奏折足足有一大堆,所以叶正寒也是每天批奏折批到很晚。因为总是有各种事情等着他去处理,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

不过下午回宫之后,他连批奏折都是十分的开心的,时不时就会嘴角上扬。脑海中也会常想到,以后的时光应该想着有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生,她就很开心。

“皇帝,您已经连续批奏折批了两个时长的,快喝口茶,歇歇吧。”

确实皇上维持一个姿势也已经完成了好长时间,如果李公公不提醒的话,确实是有一些乏了,于是便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端起茶水也喝了两口。

“李公公最近后宫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最近觉得这后宫异常的太平,反而心里面有一些慌张呢。”

“回皇上的话,没有,最近这段时间他们都非常的和谐,奴才也暗中观察了各宫贵人的情况,发现也没有什么一样的,你就放心吧。”

确实自打上次皇帝回宫之后,宫里面是比之前安稳了许多。之前后宫总有几个爱出幺蛾子的妃子,这次竟也没有出什么意外,反而是暗暗的做自己的事情,安安稳稳的呆在自己的宫里。

皇帝心想,如果以后要是都能像现在一样太平的话,该有多好呀。何况是像他一向是不屑于管理的,大部分都是交给自己的母后去管理,因为毕竟现在后宫也没有一个主子,所以难免会有一些妃嫔以下犯上的事情出现。

不过究其根本还是希望皇帝会注意到他们,因为每个人都想做这个皇后的位置,皇后母仪天下,自然他们都想享受荣华富贵了。

可是叶正寒还是完全不吃这一套的。他就觉得皇后只能交给自己最心爱的人去做这个位置,虽然凭后宫的妃子怎么搞的他都会找人去摆平这些事情。

而且已经再三警告了自己这几年之内不会离皇后的,就是让他们死了这份心。

“皇上今日与以往有一些不一样。就连在批奏折的时候,也时不时的会嘴角上扬。”

李公公是皇帝的贴身太监,皇帝的一举一动他自然会注意得非常的清楚,况且皇帝批奏折时他就在门边站着,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叶正寒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笑了一下。其实本来这么好的事情是应该昭告整个宫中呢,可是苏回先说了不能告诉别人的,自然就不能说出来了,因为可能会有潜在的危险。

可是后来皇帝觉得自己的母后还是有必要知道这件事情的,因为母后盼着这件事情已经办了很长的时间。

“李公公,移驾去太后娘娘的宫里。”

于是皇上便马上去了太后娘娘宫里,去告诉他这件喜事。

“母后儿臣过来了。”

“皇帝过来了,这个怎么有时间过来呀?”

“你们都下去吧。”

皇上把宫里面的丫鬟都给赶到外面之后,屋里面只有两个人,才告诉太后娘娘这件事情。

“真的呀,苏妃真的有喜了吗?”

“当然了,母后这还能有假呀,下午太医刚去把脉了。”